笔趣阁 > 鬼妃不好惹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惩罚二女
风凌雪不分三七二十一,为这些无知的众女感到同情,被眼前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给彻底激怒。
  
  她把那些无知的众女弟子纷纷用银丝捆绑,对着眼前的江陵愁则是鞭打的让她无路可逃。
  
  她大声喊道:“大师伯!娘亲快来!有人擅闯医仙谷!”
  
  风凌雪听罢,见她四处逃窜也就收手,因为她听到她口里求救的对象是自己想要见的人。
  
  冷芯站在当场,听到她无能的呼喊,怒道:“真是一群废物!”
  
  说完想要逃走,被风凌雪一记银丝给拉住道:“孩子还小!一定是被你蛊惑,你还想逃,本来我心情不错,却被你无缘无故破坏,冷芯你是在挑战的我的底线,不是每次大师兄出面都能让你轻轻松松过关,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立马去见阎王?”
  
  风凌雪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脸色的怒色足以让在旁边跌坐在地上的江陵愁吓破胆。
  
  她从小就被娇生惯养的没有见识过外面的险恶,因为缺少父爱的关系,母亲则是对她溺爱,所以她被风凌雪这样的气势吓破胆了。
  
  她根本没想象到她一个那样柔弱的女子,功夫竟然高深莫测,就算刚刚小优被毒死都没那么害怕,她吓得哆哆嗦嗦的抱着膝盖发抖。
  
  冷芯也是被她的气势吓到,因为她不断的找风凌雪麻烦,今天又鼓动江陵愁来这里找茬,都是自己擅自做主的结果。
  
  风凌雪刚要灌输内力,废掉冷芯的武功,就听到一声怒吼道:“是谁这样胆大妄为,竟敢在我医仙谷闹事!”
  
  话音刚落,就看见一名从天而降的白衣女子,看上去岁时上了点年纪,但是样貌依然俊美绝伦。
  
  满脸皆是怒色的看了眼风凌雪以及她带的手下,虽只见她看上去身形苗条,长发披于身后,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一袭白衣,一映更是粲然生光。
  
  待她转过身看来,才见她方当韶龄,不过十六七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匹,容色绝丽,不可小觑。
  
  在看一地的狼藉还有蹲坐在地的女儿,还有大师兄带来的婢女,虽然她不喜这个女子进谷之后便嚣张跋扈的样子,但是毕竟是他带来的人。
  
  江陵愁一见自己的靠山来了,便又仗着胆子道:“娘亲!这个水性杨花的女子害死了小优,还要打伤女儿,现在竟然还想要大师伯手下的性命,娘亲你快出手教训教训她!”
  
  风凌雪一见来人,手下也就松懈下来,两眼泛着泪光,眼前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前世的二师姐江婉月!
  
  刚要上前相认,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是原身的那个小师妹了!
  
  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便想解释,便见江婉月听后柳眉倒竖,指责道:“大胆贼人,竟敢来医仙谷撒野,看我来好好教训你!”
  
  说完提着宝剑便迎着风凌雪的方向刺了过来。风凌雪一摆手阻止了萧烈等人的援助,自己亲自来和师姐比试。
  
  风凌雪故意施展卧蚕功,因为这是师父的独门绝学,也只传授了自己,她希望自己施展独学之后,能够让师姐有所察觉。
  
  果然,江婉月一眼就识了师父的武学,立即收手诧异的问道:“你是谁?”
  
  还未等风凌雪开口说话,她的女儿便站出来喊道:“娘亲!她说她是战王府的王妃叫风凌雪!娘啊!咱们医仙谷素来和江湖上还有朝廷没有来往,所以我才想赶他们走?不想她们到了这里就出手伤人?”
  
  风凌雪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道:“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医仙谷,时隔多年竟然让你们闹的乌烟瘴气,堂堂的诸葛瑾教出来的二徒弟江婉月,威名远播,没想到会教导出这样蛮横无理的女儿!仗势欺人不说,还视人命如草贱,若是自己管教不好,我不介意代劳!”
  
  江陵愁听到她想代劳,身子便是一颤,她是从心里惧怕这个女人,竟然和娘亲在短短的时间里没有败下阵来,就说明她的武功远比自己高出数倍。
  
  江陵愁听她提到战王府,便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眼睛上下不住的打量着眼前的陌生又熟悉的女人。
  
  颤抖的声音问道:“你就是名满京城那个战神府的战王妃?大师兄已经交代过了,里面请!”
  
  江陵愁见状,母亲这是一百八十个转弯,突然变得客气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仇还没报,就这样轻松的把人让进去了吗?
  
  “娘亲!娘亲!你糊涂啊!这马上就是师公的寿辰,你把外人放进去那不是添乱吗?万一他们是朝廷派来的鹰犬怎么办?”
  
  “住口!这些话是谁教给你的,以后不许再在战王妃面前提,小心我对你家法伺候!”江婉月扭头训斥着自己的女儿,然后对着冷芯的方向看了看,没有再说什么。
  
  风凌雪见状便知,孩子还小,涉世未深,若不是有人挑拨,不会这样肆无忌惮,看了看师姐,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时候,从谷内又走出一人,冷芯一见,脸上顿生喜色,爬起来迎上前道:“主子!她……进谷就……!”
  
  “退下!”一声严厉的呵斥,让冷芯身子就是一抖,主子生气了,一定是怪罪自己擅自在这里兴风作浪。
  
  内心不断埋怨风凌雪,这个妖女何德何能,竟然能让自己眼里最优秀的两个男人为她着迷。
  
  不敢反驳的退后,两眼却怒目圆睁的瞪着风凌雪表示愤恨。
  
  风凌雪也不惯着她,来到白化羽身前道:“大师兄!你的手下可是越来越放肆了,竟敢在医仙谷里撒野,就是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知不知道?还有二师姐家的宝贝丫头,我们医仙谷的一世英名,难道就是拿来被她们两个戏耍的吗?”
  
  白化羽眼神凌厉,但是看见风凌雪依旧的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气,光采照人,虽然已经嫁为人妇,但是任然一副少女般明艳绝伦,神色间却多了一份温柔。
  
  那似笑非笑的容颜和话语中透露着对冷芯和江陵愁的不满,字字珠玑的压迫着他不能轻易让这两只臭鱼烂虾腥了医仙谷这锅粥。
  
  他今日一袭白衫,一样的温文儒雅,身如玉树般,差点让风凌雪误以为自己那个明事理,辨是非的大师兄又回来了。
  
  依旧是宠溺般的一笑,回头却冷若冰霜的对着江婉月厉声喝道:“师妹!江陵愁不小了,不该这样惯着她,人虽不是他杀,但却是她的暗器间接造成的,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今天就罚她们二女跪在谷外一晚,你没有意见吧!”
  
  白化羽言下之意说的明明白白,人不是风凌雪有意杀的,但是却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变相的解释了风凌雪没有随意出手伤人。
  
  江婉月现在还沉浸在风凌雪就是自己小师妹的误区里,一时间难以转变,但是想到师父他老人家医术精湛,又专研奇门遁甲之术,就算是灵魂出窍也是不足为奇。
  
  听到大师兄要对女儿亲自管教,一点也没有犹豫,开口回道:“派两个人监督,直到明早惩罚时间结束为止。”
  
  众女弟子中,有专门惩戒的弟子,应声“是!”之后,便站立两旁,开始监督。
  
  风凌雪也不管他惩罚的结果,她只想要要个态度而已,至于执行的力度,她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被迎进了会客厅之后,二人便亲热的攀谈起来,虽然别扭的看着风凌雪的容貌,但是说话的语气和身上的品性还是和之前一样,让她忽然觉得不就是换了一张脸吗?只要还是自己惦念的那个小师妹就好,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风凌雪左右观看,眼神迫切的寻求着找人,白化羽坐在桌前,不疾不徐的开口说道:“雪儿!我有话想要单独和你谈谈?”
  
  大家听了,萧烈和随风立马警觉起来,江婉月不知道刚刚气氛还很融洽,为何现在却剑拔弩张起来。
  
  风凌雪嘴角含笑道:“二师姐!我的丫头们赶了一天的路,你把他们带到客房休息吧,我也好久没有和大师兄好好聊聊了!”
  
  江婉月见状,这才释然道:“也好!你们先聊,等休息好了,我在来待你们去见师父,他若是知道你来贺寿一定会高兴坏了的!”
  
  风凌雪听了,眼神闪现出一丝喜悦,对着她道:“麻烦师姐!”
  
  江婉月便带着随风等人走出了会客厅。
  
  风凌雪看着花奴等人不舍的离开,才转回身看着多日不见的白化羽问道:“不知道师兄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白化羽抬眼,端着茶水不慌不忙的答道:“谢谢你能来参加师父的寿辰!”
  
  “不用你谢!来参加师父的寿辰是我应该做的,不需要你来感谢!”
  
  “雪儿!你一定要和我这样生分吗?以前我对你一心一意,你对我那是多么信赖,我们为何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若不是师父的原因,我们之后见面会不会就只剩剑拔弩张啦?”
  
  白化羽有点激动,手上的茶碗因为自己的激动而散了一桌。
  
  风凌雪见状,从容淡定的说道:“大师兄!我对你从来都没有变过,变得只是你而已!如果你不及时改正,我们以后真的回不到从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