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妃不好惹 > 第三百四十章 乌骓和亲
风凌雪没有为他们开脱,最近一连串的事情多多少少都与他们宁王府有关,难道是自己发现了他的一些不法行径,对自己的报复?
  
  墨景轩和风凌雪二人骑着马,平平安安的回到原点,对着小公公道:“这匹贡马甚得本王王妃的欢心,就要这匹了!”
  
  小公公心下才稍稍安心,对着战王爷毕恭毕敬的说道:“王妃喜欢就好!那奴才便回去复命了。”
  
  言婉这时候也停止了哭泣,蹬大了眼睛看向他们夫妻二人。
  
  此时马场上二人成功的驯服了贡马,赢得了在场人的赞美和拍手称快。
  
  墨景轩对着风凌雪道:“咱们回去吧!”
  
  风凌雪点了点头,转身的功夫,低声对着言婉道:“上次对你心慈手软是看在孩子的份上,这次你对我做的事情我会记在心上!”
  
  言婉听到此言,心里顿时一惊,身子也是微微颤抖,她是见识过她的身手,本以为这次接机会把她摔的粉身碎骨,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心里还是很羡慕风凌雪,嫁了一个如此爱护和疼爱的夫君,若是宁王也像他一样对自己专情,那么自己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回到大帐,墨景轩便对着风凌雪又是一阵细微仔细的检查,发现她真的没有磕伤碰伤之后,才容她坐下。
  
  “为什么你去马场,不和我交代一下我去陪你,训练贡马是有专门人训练,你怎么不随便挑选一匹应付了事,幸好我恰巧去马场看望你。”
  
  风凌雪知道,他是担心自己,昨日为了自己的安危,他便有些自责,今日看见了自己在那里和野马僵持不下,吓得魂都飞了。
  
  风凌雪小鸟依人般撒娇道:“王爷!别担心了,依着我的功夫,我有信心,驯服不过我会放弃它的,现在不是好好的,就别生气了!”
  
  墨景轩伸手,一看她为了不让自己生气讨好的样子,心里就是一阵发酸,道:“下不为例!若是再有这样的事情,一定要通知我知道吗?”
  
  风凌雪嘴角上扬,会心的频频点头。
  
  墨景轩把她搂在怀里,轻轻的揉了揉她的秀发,心里暗暗发誓,绝对不让她再在自己面前受伤。
  
  有了这匹棕红马,风凌雪更是耀武扬威了一回,借着上次的经验,她的身边便带着萧烈、初一和十五还有一队战王府的官兵。
  
  收获颇丰,得到了皇上的不少赏赐,十公主和宁王的人,再也寻不到陷害她的机会。
  
  因为接近年关了,又有乌骓小国前来进贡和和亲,所以墨子渊急着返回皇城,大队人马便浩浩荡荡的从西郊皇家猎场回到了京城。
  
  乌骓小国属于游牧民族,国土虽然不大,但是草原辽阔,毛皮和马匹是进献上供的主要物品。
  
  十里长街上,便成了大家争先恐后相看地点,乌骓国的阿雅公主,听说是那里长的最美最好看的女子,那里的女子豪放泼辣!长的还有异域风情的女子,让男人见了便会无法自拔。
  
  风凌雪带着阿精走在大街上,被拥挤的簇拥在人群之中。
  
  由于这次接待的是自己的夫君,所以走在队伍最前方的便是骑着自己的夫君战王墨景轩。
  
  只见他笔直的坐在马上,目不斜视的样子,帅气又俊朗。
  
  阿精拉着风凌雪道:“小姐小姐!您看咱们家王爷多神气,战神王爷的名号不是白当的,就是为咱们府里争光。”
  
  风凌雪微微的笑了笑,为坐在马背上的墨景轩高兴又担心,皇上把接待的任务交给他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想把和亲的事情推到他的身上,用来离间他们夫妻二人的感情?这个老狐狸,一心想要对付他这个儿子,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他这个皇上日思夜想妃陷害亲子。
  
  突然,阿精有点失落,对着风凌雪有点犹豫道:“小姐!这话本不该说出来,但是我憋在心里还怕伤了小姐心!”
  
  风凌雪听了,微微一笑,对着她道:“我的阿精什么时候还会有话憋着不说啦?你说吧!我不伤心!”
  
  初一和十五在一旁给她使眼色,不让她说,阿精本想着不让说便不说,但是看着小姐一脸想听的样子,便道:“哎呀!我实在憋不住,这次这个乌骓小国的公主和亲的对象会不会是皇上内定的咱们家王爷呀?”
  
  初一和十五听见她说完,一个个有点扶额的样子,让风凌雪看了淡然一笑。
  
  “好了!你们就别瞎操心了,你们不就是担心王爷会被那个公主选中,娶回府吗?放心吧!王爷心里有数!”
  
  风凌雪在劝导他们三个,其实自己心里也有这样的担心,她担心的不是别的,是皇上那里会施压,又会起什么幺蛾子。
  
  可是就在乌骓公主进宫的第二天,百姓们便流传乌骓小国的国主有话,说若是娶到了公主,公主的嫁妆一定会非常的丰!
  
  富可敌国的嫁妆谁不垂涎?
  
  风凌雪听到这个消息,淡淡一笑墨景轩从身后搂住她道:“笑什么这样高兴?”
  
  风凌雪回身,两眼含情脉脉的看着他道:“这个消息是不是你散播出去的?”
  
  墨景轩会意的点了点头。
  
  “就是为了躲避和亲?”
  
  他又面带笑意的点了点头。
  
  “傻不傻呀?娶个公主会给你带来不可估量的利益!”
  
  “但是娶了一个她会让我失去一个这样完美的你,不值!”
  
  风凌雪听了,心里乐开了花,踮起脚尖,把自己的香吻送了上去,温柔的对他说道:“有你真好!”
  
  二人深情相拥,吻的昏天黑地,直接被墨景轩抱到了床上,又是一阵亲热。墨景轩低头捧着她的脸,连绵的吻到耳边,在她的耳里吐着浓重呼息……
  
  第二日,一大清早,二人便换上了盛装出席乌骓国的献礼宴会,宴会咋午时举办,等到风凌雪夫妻到达宴会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差不多到齐,只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些无关紧要的话。
  
  抬眼看见宁王和侧妃言婉站在一处,风凌雪低声对着墨景轩说道:“王爷!最近缸窑岭有没有什么消息?”
  
  “快了!最近一切事情都和他们有关,我想很快就会有结果了,不要担心!”
  
  墨景轩牵着风凌雪的手来到大殿,不失礼节对着宁王施礼,道:“宁王爷来得早啊!今天这位阿雅公主听说可是貌美如花,到时候王爷可千万不要让其他人捷足先登啊?”
  
  言婉闻听此言,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自己的男人心里的想法,但是看着风凌雪那得意的神情,就想给她添点堵。
  
  笑着点了点头,对着风凌雪道:“王妃姐姐!听说父皇的意愿好像是中意战王爷,你想想为何不要别人偏偏会让战王爷去接待,这不是明摆着想让战王爷近水楼台吗?”
  
  风凌雪也不急不恼,接着她的意思说道:“接您吉言,若是这样那我家王爷还真是有了先天条件,我会让他尽力争取的。”
  
  宁王墨景宁看了看自己的女人,这是在提醒别人和自己争势力吗?自己怎么会娶这样愚笨的女人。
  
  甩着袖子对着她道:“会不会说话,不会说的话还不如让月娥来!”
  
  言婉本想用话挤兑一下风凌雪,怪她多嘴多舌的提醒自己男人娶小。没想到自己的反驳却成了鼓励别人的意思,让宁王爷讨厌自己,真是偷鸡不成蚀倒把米。
  
  “王妃姐姐这怎么变化这么快?不是说不让王爷娶小,这么快就改了主意吗?”
  
  “这么好的乌骓国做靠山,就算是回家供着,也不吃亏啊!言婉妹妹还是赶快去哄哄王爷吧!您刚才的话还真是伤了王爷的心!”
  
  “不要你多管!”说完一扭身气冲冲的离开了。
  
  风凌雪掩面偷笑,被墨景轩逮了个正着偷偷问道:“怎样?解气吗?”
  
  风凌雪得意的笑了笑道:“报我在马场上的一针之仇?谁让她在我的马屁股上扎了那致命的一针,若不是你及时出现,我还不知道要和那匹贡马奋战多久?”
  
  “只要你高兴就好!”墨景轩宠溺的牵着她的手,继续前行。
  
  风凌雪嘴角含笑,对着他说道:“你说若是太子殿下和宁王在大殿上相争,会不会更有趣?”
  
  墨景轩伸手挂了一下她的鼻尖,道:“随你高兴就好!”
  
  正在二人走着的时候,风凌月突然站在二人面前,没有让路的意思,风凌雪心里好笑,本想接机让他们互相伤害,她却自动送上门,那就不能怪自己这个做姐姐的无情。
  
  “大姐和战王爷还真是恩爱,竟然在这大殿上公然秀恩爱,真是让人……!”
  
  风凌月有点嘲讽的意味,惹得在旁边听见的官宦家的女眷有点不好意思,眼神带着嫉妒和鄙夷。
  
  风凌雪不在乎这些,不惯着她那臭毛病,回道:“我和王爷是正大光明的夫妻,又不是小三妾室上不得台面,为什么不能当众秀恩爱?哦对了!难怪妹妹会这样介意,我竟然忘记了你是太子的侧妃,随时随地要注意这些,怪我没有顾虑周全,妹妹不要介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