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末世有套房 > 第六十五章 软弱的一面

  依旧是傍晚。
  站在夏诗雨的家门口,江晨准备抬手按下门铃,却突然有些尴尬地僵住了片刻。
  似乎每次来的时候都是晚上......
  甩了甩头,将那古怪的念头抛在脑后,江晨伸出手按下了门铃。
  然而在等待了片刻之后,却并没有人来开门。
  灯是亮的,应该在家啊?难道是嫌我每次晚上来太烦了吗?
  江晨苦笑了下,他还真不是刻意这样的,只不过每次时机都太好了。下午陪孙娇和姚姚呆了一会儿,江晨和她们一起吃过晚饭后马上就赶回了现世,拿着U盘向夏诗雨的家赶来。
  因为办公室还在装修,而且员工目前也就夏诗雨这位总经理一个人,所以目前她都是在家办公的状态。
  在门口踌躇了片刻,江晨抓了抓脑袋。来都来了,就这么空手而归又不是他的性格,思索片刻之后,江晨掏出了手机。
  “打夏诗雨电话。”
  “好的主人。”话音刚落电话便拨出去了。
  还没多久江晨便已经习惯上了这个机灵的小白,只用动动嘴皮子就能帮完成手机的任何操作。
  铃声响了约莫20多秒,电话总算是接通了。
  “喂?”电话那头传来虚弱而沙哑的声音。
  “你没事吧?我怎么感觉你的声音有点不对劲?”江晨皱了皱眉头急忙问道。
  “没什么,咳咳——,可能是有点累了。嗯,抱歉......我刚才睡着了,可能没看到电话。”夏诗雨抚着有些滚烫的额头,有些含糊地说着。
  “我就在外面,你快给我开门,我带你去医院。”江晨不容置疑地说道。
  “怎么又是晚上来?”夏诗雨那虚弱的声音带上了些许困惑与警惕。
  “当然是有事......正事先放一边,你的情况我很担心,赶快给我开门,别问了!”江晨有些着急地说道。
  这要是晕在里面可就麻烦了。
  好一会儿,门背后才传来了慢慢腾腾的响动声,接着是把手旋转的摩擦音。然而看到夏诗雨的江晨却是被她吓了一跳。此刻她那苍白的脸色,丝毫没有了那女强人的风采,整个人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
  “你这是怎么了!”江晨赶忙扶住了几乎快要倒下的夏诗雨。
  这才一天没见,怎么就病成这个样子了?
  夏诗雨轻咬着嘴唇,神色有些复杂地瞟了眼江晨扶住她的手。本来她是不想开门的,自己现在的状态几乎是“毫不设防”,如果江晨想要图谋不轨,她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
  然而她没考虑到的是,如果他真想要图谋不轨的话,就算她状态再好也没用。
  或许是冲动,莫名的情绪战胜了自我保护意识,促使她打开了门。当看到江晨脸的那一刻,不知为何她突然感到安心了起来。
  “卧槽,好烫!”江晨伸手摸了下她的额头,那高温把他吓了一跳,“不行,你这状态肯定有问题!我带你去看医生。”
  “太晚了,我吃点药,然后睡一觉就好了......”虽然很讨厌粗俗的词汇,但她已经没多余的力气吐槽了。
  “不行!听我的。”江晨不由分说地拒绝了她的提议。然后在她诧异地目光下,他将她一把抱起,就这么以公主抱的形式将她抱下了楼。
  夏诗雨轻咬了下嘴唇,感受着环绕她侧身的温暖,有些不甘心地看向了一边。她原以为自己会反抗,但很奇怪的是,她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却竟然是安心?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在她的潜意识中,她并不排斥这强硬的举动。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具,不过是一层蹩脚的保护色罢了。当江晨强硬地将她抱起的那一刹那,非但没有引起她的排斥,反倒是让她产生了一种小鹿乱撞的慌乱感。
  亦或者说,是安全感?
  这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夏诗雨不甘心地闭上了双眼。
  -
  -
  江晨抱着夏诗雨下了楼,无视掉周围人或好奇或怀疑的目光,将车门拉开,扶着夏诗雨坐在了副驾驶上,并替她拉上了安全带,然后才自己坐在了驾驶位上。
  “你买的新车?”夏诗雨虚弱地靠在驾驶座上,胸口微微地起伏着。
  “迈巴赫S600,买房送的。”江晨很随意地答道,然后发动了汽车。
  “......”买什么房子会送百万元的豪车?夏诗雨虽然有些好奇,但却没有什么精力开口询问了。
  “真是的,我不是说了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吗?你都病成这个样子了。”江晨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道。
  “这点小病吃药就能对付了,何必大惊小怪。”虽然嘴上语气很无所谓,但此刻她的心里却是被一种暖洋洋的感觉所包围。
  “呵呵,你这还叫小病,都晕过去了都!你一个人住,又没个照应,我看要不是我今天刚好有事来了一趟,只怕你晕死在公寓里都没人发现,等臭了才有人来给你收尸。”江晨恶狠狠地说道。
  【你这不是来了嘛】夏诗雨微微嘟了嘟嘴,然而马上却是一愣。她被自己如此少女般的举动吓了一跳。
  看来自己真是烧糊涂了......
  夏诗雨有些疲惫地伸出手,扶了下自己那滚烫的额头。
  车窗外的景观飞逝,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虽然新车到手没多久,但江晨却开的非常的熟稔,或许这也与他那29的反射神经有关系。不过因为在市区内,以望海市的路况而言,车子也开不了多快。
  “我病倒了......有和你有关系吗?”良久,不知怎的,夏诗雨有些突兀地开口道。
  “废话,当然有关系。”你病倒了,谁来干活儿?
  江晨可一直是奉行着以甩手掌柜为核心的领导主义。要是她病倒了,他怎能不着急?
  当然,或许也有其它因素在里面,不过是他自己没有发现罢了。
  然而闻言的夏诗雨却是做出了另一般的误解,并因此陷入了沉默。
  或许是因为高烧,她的脸颊红的有些不自然。
  车很快就开到了附近最大的医院,江晨把车停在停车位上后,马上打开了车门,帮夏诗雨解开了安全带。可就在他准备以刚才的姿势抱起夏诗雨时,却被她制止了。
  “我可以自己走......不用你帮我,那样,太丢人了。”夏诗雨后面几个词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微弱。那张平时一直都是冷若寒霜的冰山脸,此刻却是布满了血红,这让从未见过这般景观的江晨不禁看得呆住了。
  被江晨那“火热”的目光所注视着,夏诗雨只觉得一阵“耻辱”,以及一阵莫名其妙的得意?狠狠地白了江晨一眼后,夏诗雨轻咬着嘴唇,拖着有些晕乎的步伐,向医院门口走去。
  然而他哪放心她这“飘渺”的步伐,只怕任她这么走下去,还没看出毛病就在医院门口摔出毛病了。
  苦笑了声,江晨还是走到了她边上,扶住了这位倔强的小妞。
  虽然有些忸怩,但夏诗雨似乎也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所以也就没有阻止江晨扶住她的手,只是低着头,将不自然的表情掩藏在发髻之下,随着他一起走进了医院中。
  医院中值班的护士见到夏诗雨的状态后,立马便上前帮忙。江晨将夏诗雨交给了护士mm之后,便去前台办理了相关的手续。接下来就看医生怎么诊断了,他这个医学门外汉也是无能为力。
  老实说,夏诗雨的状态很让他担忧,这可完全不像是一般感冒发烧的样子。是不是因为把所有工作都压在她一个人肩上,才以至于让她积劳成疾?关于这一点,江晨多多少少也是有些自责。
  尤其是想起买房那会儿,她似乎就有些身体不适了,然而自己却没有立即带她去医院看看,反倒是玩起了......
  以后是不是该收敛点了?
  将胳膊撑在膝盖上,他陷入了沉思。
  虽然担心,但干等着也不是个事。坐在医院的椅子上无聊了片刻之后,江晨叹了口气,掏出手机玩了起来。
  打开微信看了看,柳瑶那小妞似乎又给他发消息了。对于这个活波开朗的三线女星,江晨也乐得和她聊上两句。如果没事的话,他也不介意“约约”,只不过最近实在是太忙了,他还是婉言拒绝了那略显直白的诱惑。
  当然,答应这小妞的电影还是会给她拍的,反正他不差钱。
  不过说真的,和这小妞聊天倒是挺有趣的。心中的自责与担忧之类的情绪很快便被冲淡了,江晨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手指戳着屏幕,时间不知不觉地就过去了。
  “您好先生,请问您是夏诗雨女士的先生吗?”一位医生推开了门,走到了江晨的身边。
  “不是,我是她的......呃,朋友。”江晨收起了手机,起身道。
  “是这样的,夏诗雨女士她只是普通感冒发烧,不过由于拖得太晚,所以病情现在有些严重,我建议您现在去前台办理住院手续。”医生很简洁地说道,然后将一并票据递到了江晨的怀里,接着示意江晨到指定的窗口缴费,便招呼护士给病人打点滴。
  医生很随意的态度让江晨皱了皱眉头,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还是拿着手上的单据走到了前台办理了手续。医药费零零总总花了大概一千块,江晨苦笑了下,这病还真不是一般人能看得起的。大病小病上来就让你住院,点滴都按最贵的给你挂上,有意见?那你还看不看病?反正天朝人多,你不看病总有人要看。
  不得不说,其实比起房子,医疗和教育才是更为刚性的需求。如果真要将这种福利当成一种产业来做,只怕比房地产还要暴利。
  当然,这点钱对于江晨现在的资产来说不过是个零头罢了,所以刷卡的时候他自然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接着,江晨来到了病房中,随手从一边搬来了个椅子,然后坐在了夏诗雨的床位边上。
  “......真是麻烦你了。”夏诗雨微闭着双眼,从唇缝中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看得出来,她身体现在应该很难受。
  “不客气,体恤下属是本董事长的职责。”江晨挥了挥手,很关切地说道,“饿不饿?想吃点啥就告诉我。”
  “体恤下属吗?”然而夏诗雨却是没有回答江晨,只是自顾自地呢喃了句。
  “我还是第一次从你的脸上看到迷茫的表情。”江晨突然噗嗤地笑了笑,揶揄道。
  夏诗雨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开口道,“只不过你没看见过罢了。”
  “哦?说起来,我有时挺好奇的,为什么你明明长得这么漂亮,却非要冷着一张脸呢?”江晨道。
  “......我困了。”夏诗雨彻底闭上了双眼,无视掉了他的提问。
  江晨苦笑了下,然后放弃似得耸了耸肩。看着夏诗雨渐渐平复的呼吸声,江晨瞅了瞅悬在上方的点滴,然后叹了口气,替夏诗雨盖好了被子,走出了病房外。
  看来今天是回不去了,这小妞一个人呆着怎么都不像是令人放心的样子。
  这么想着,江晨掏出了手机,拨通了阿伊莎的电话。刚回国不久,他就给阿伊莎配了个手机,以方便联系。
  “今晚我有点事,回不来了,你一个人的话可以照顾好自己吗?”
  “嗯,你忙吧,我没事。”
  电话那头传来温柔的回答,令江晨心头不禁一暖。
  虽然那个半大不大的少女在外面的时候,总是一副比夏诗雨那小妞还要冷酷的表情。但每当面对江晨时,却一直都是那副比绵羊还温顺的样子。
  就像狼狗一样......呃,似乎用来形容一位少女似乎有些不妥。
  “晚安。”江晨随口答道。
  “嗯。晚安。”电话那头传来生涩的发音,江晨不禁一愣,随即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居然是汉语,看来这小丫头普通话有点进步嘛。真期待能和她用汉语交流的那天,在天朝还用英语对话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打过电话之后,江晨伸了个懒腰。夏诗雨已经睡了,待会儿只要注意下提醒护士来换药就行了。
  总之,先去泡杯咖啡吧。
  打定主意的江晨向医院的休息区走去。
  

Ps:书友们,我是晨星LL,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