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末世有套房 > 第三百四十章 敲诈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当然,由于施工并非在敏感地区,工程方也就没对这座海上平台的用途做过多的询问,在收到了定金之后很快便派船过来干活儿了。
  
      这个海上平台占地面积约为两个足球场,形状呈三角形。如果是在远海,这工程的难度几乎是难以想象的。若是用普通的钢铁,光是海水的潮汐力便能将这个大家伙给肢解。若是用上钛合金,这个工程造价将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但如果是在水深也就是十几米的浅海施工,工程难度就要小了不少。钢筋混凝土底座可以直接打进海底岩壳,就相当于造一座三角形的人工浮岛。
  
      四艘船在新月岛的附近下锚,放出小船开始对工程地进行勘探。
  
      与此同时,星环贸易公司的轮船也放下了快艇,向着这些施工的轮船靠了过来。登上猛犸公司的轮船,伊万、巴卡里和托马斯打了个招呼,确认了工程事项之后,三人便坐在了甲板上吹起了牛。
  
      一名乌克兰人,一名尼日尔人,还有一名澳大利亚人,三个人坐在一起颇有副联合国的感觉。三人中以伊万年龄最大,话也是最多,毕竟苏联时代就参军了,这老家伙一直从东欧剧变吹到了乌克兰内战。
  
      就在三人聊的正火热的时候,远方却是开来了三艘中型小艇,并伴随着几声刺耳的鸣笛。
  
      “那是什么?”伊万皱了皱眉,摸出兜里的望远镜看了过去,不过却是认不出那红蓝旗究竟是哪国的国旗。
  
      巴卡里也认不出来,只是眯着眼睛瞅了两眼。倒是托马斯见多识广,一眼便认了出来。
  
      “是菲国的国旗,应该是他们的渔船。”托马斯皱了皱眉。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妙,向着船头走了过去。
  
      三艘渔船停在了轮船的旁边。很快,一位皮肤蜡黄。敞着胸前衣扣的东南亚人从渔船的船舱中钻了出来,大声冲着托马斯叽里呱啦地嚷嚷了几句鸟语。
  
      然而托马斯虽然认得菲国国旗。却听不懂菲国语,只得拉来了船上的翻译和他理论。
  
      “这家伙在说什么?”伊万皱着眉头走到了托马斯的边上。
  
      那菲国人见到船上又是一名鬼佬钻了出来,当即凶悍地瞪了伊万一眼。然而毛子出生的伊万哪里会怕他,枪眼子都见过不少了还怕人眼子?当即就是瞪了回去。
  
      这菲国人也是吃软怕硬的主,见伊万不好惹,下意识地就想缩。可看着另外两艘渔船跟了过来,他顿时又壮起了胆子,硬着脖子瞪了回去。扯着嗓子向着轮船吼了起来。
  
      “他在说这里是他们捕鱼的海域,我们的施工船吓走了他们的鱼群,他在向我们索要赔偿。这帮该死的混蛋就是不要脸,每次被他们黏上工期都得耽搁。”托马斯骂骂咧咧地说道。
  
      “菲国的渔船?可这里是新国的海域。”伊万皱起了眉头。
  
      新月岛距离菲国最南端的棉兰老岛约一千两百多公里,两国领海主权可是不存在半点争议的。
  
      “法理上是,但这帮混蛋根本不*理。哪怕他们曾经来这里撒了一趴尿,就是你家后院都也算是他们世世代代打渔的渔场,完全是被他们那个智障总统给惯的。”托马斯骂道。
  
      毕竟是干军事承包商这行的,哪怕退伍很久了,托马斯的脾气里依旧是带着一股子火药味。只不过多年的从商的经历。也是磨去了他的棱角。他明白,光生气是没有用的。如果把这些土著给惹毛了,这工程也就别想继续进行下去了。
  
      深呼吸了几口气。他的情绪也是渐渐稳定了下来,和翻译说了两句,准备和这些渔民交涉。
  
      然而站在一旁的伊万却是另一个反应。
  
      听闻这帮猴子纯粹是来敲诈闹事的,只见他眉毛一挑,干净利落地向巴卡里打了个手势。
  
      巴卡里会意,那张黑脸咧嘴一笑,转身便跳回到了游艇上,向着星环贸易公司的轮船驶去。
  
      “现在只能请示新国政府了,这里是他们的海域。他们应该会派海警船过来,只不过就算把这些讨香蕉的猴子给抓起来送回国。他们基本上也会被他们的政府马上放出来。”托马斯恼火地说道。
  
      “新国政府?请示他们做什么。”伊万眯着眼睛,看着那只菲国猴子。
  
      托马斯愣了愣。不解地看向伊万。
  
      只见伊万摸出了手机,没有打给张亚平,而是拨出了一个号码。
  
      【江晨】
  
      ......
  
      室内的装潢很时尚,暖色调的墙纸颇有几分温馨的感觉。各种家具电器一应俱全,兼具着舒适与美感。看得出来,屋子的主人也是个挺懂得享受生活的人。
  
      站在玄关换上了脱鞋,江晨环视了一眼屋内的布局,随口向夏诗雨问道。
  
      “说起来,你还在租房子吗?”
  
      “嗯。”
  
      “为何不买套房呢?上个月才公司分红,买套房的钱不会拿不出来吧?”江晨疑惑道。
  
      未来人科技于今年三月份召开股东大会(虽然只有两名股东),一共拿出了40亿美金进行分红。夏诗雨持有未来人国际1%的股份,由于走的是新国的税务流程,所以她几乎没有缴纳个人所得税,现在她身上的少说也有四千万美金的巨款。
  
      “我感觉你不会在这里常住。”脱掉了帆布鞋,那对黑丝包裹着的细足踩进了棉拖鞋中,在一旁看着的江晨条件反射地咽了口吐沫,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夏诗雨话中的深意。
  
      “先随便坐吧,我帮你去倒杯热水......对了,你的行李呢?”夏诗雨看着江晨空空荡荡的手,不由困惑道。
  
      汗!早知道就在机场的厕所里把行李箱给拿出来了。
  
      江晨当然带着行李箱,但总不能告诉夏诗雨行李箱在储物空间里吧?
  
      “呃,我习惯在当地买。”江晨硬着头皮扯谎道。
  
      夏诗雨的柳眉皱了皱。
  
      “这也太浪费了......算了,晚上我带你去一趟铜锣湾好了,至少得买两件换洗的衣服。还有出席正式场合的正装,对于一名商务人士来说这都是必须的。”
  
      “好好好,听你的。”江晨汗颜道。
  
      擦,早知道就坚持一下住进宾馆了。衣服和洗漱用品他当然带着,只不过不方便当着夏诗雨的面拿出来罢了。这下好了,一时鬼迷心窍,顺着夏诗雨的话住进了她家里,啥都得重新买一套了。
  
      倒不是心疼那些钱,完全是因为他是个怕麻烦的人。
  
      望着夏诗雨走向厨房的背影,江晨松了口气,靠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鼻尖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很像是夏诗雨的体香。
  
      那香味很淡,还带着一丝属于丁香花的端庄,然而江晨却是感到了一阵口干舌燥,只能说都怪这荷尔蒙乱作怪。
  
      很快,夏诗雨便端着水从厨房中走了出来,将盛着温水的玻璃杯递到了江晨手上。
  
      江晨猛地一口便将水喝了个精光,借此压下了心头那古怪的感觉。
  
      “这么渴吗?要不我再给你倒一杯?”
  
      “咳咳,不用了。”
  
      夏诗雨点了点头,然后坐在了江晨的边上,取过了茶几上的那叠文件。
  
      “这些都是工程招标方的资料——”
  
      然而就在这时,江晨兜里的电话却是响了起来。
  
      “抱歉,我先接个电话。”说着,江晨站起身来走到了窗边,摸出了手机。
  
      伊万?
  
      是新月岛军事基地出什么事了吗?
  
      看着联系人的名字,江晨按下了接通键。
  
      “喂?”
  
      “老板,新月岛附近海域出现菲国渔民闹事,说我们的海上施工妨碍了他们捕鱼。”
  
      菲国渔民?
  
      听完伊万的解释后,江晨先是一愣,随即眉毛便是一挑,怒极反笑。
  
      操你大爷的,早看你们这帮啃香蕉的猴子不爽了。现在倒好,竟然惹到了小爷我的头上?在老子的后花园里盖房子还得向你们上贡?反了你们!
  
      “就这屁事你还向我请示?海盗闯入了国门,你倒是和我说边防军该怎么做?处理不好别来见我!”
  
      ......
  
      从老板那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伊万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狞笑。
  
      那抹狞笑很愉快,他等的就是老板这句话。
  
      “是!长官。”(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晨星LL,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