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末世有套房 > 第六百五十七章 回家
    议会大厦前的广场。
  
      江晨站在大厦前的演讲台上,亲自为每一位功勋至骑士的士兵佩上勋章,并对所有有功之士论功行赏。台下士气高昂,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自豪。
  
      能被领袖亲自授勋,对于他们这些小人物来说,是无上的荣耀。
  
      而那些已经将热血挥洒在赣江边,无法站在这里领赏的士兵,则由后勤部派出慰问人员前往其亲属家中,将勋章、奖金以及抚恤金发放到他们手中。
  
      战争必然会伴随死亡。
  
      物质上的补偿,虽然不足以抚平逝者亲属心中的痛,但至少能让他们下半辈子好过些。
  
      凯旋仪式结束后,江晨随楚南来到了执行官办公室内。
  
      推开办公室门的第一眼,他便瞥见了那桌上摞的足足有一头高的纸片。
  
      “这些是?”
  
      “军费账单,刚寄过来的……无需在意这些,只是看上去很多。拍卖金溪湖农场的土地凭证已经让我们赚回了票价,不过给每一张纸条签字的工作量还是挺大的。”楚南将雪花般的纸片扫到一边,从办公桌上取出了一张文件,递到了江晨的手中。
  
      拿起这份足足有一指厚的文件,江晨随手翻看了下。
  
      “这是?”
  
      “法律文件。”听到江晨的询问,楚南略有得意的笑了笑,“我参考了部分泛亚合作遗留下的法学书籍,在咨询了前律师以及经济学专家的意见后,对原先的法案进行了较大幅度的修改。包括设立证券交易所,将证券、期货、土地凭证的发行与交易从银行系统中剥离,以及更规范的市场监管条例,麻烦您过目下。”
  
      看着楚南,江晨赞许地点了点头,合上了手中的文件,“辛苦你了。”
  
      “哪里,这是我的职责。”楚南微笑道。
  
      “最近发生了什么好事吗?”江晨随口问道。
  
      楚南微愣了下。脸上很罕见地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摸着鼻子问道,“您是咋看出来的?”
  
      “都写脸上了,不打算和我分享下吗?”江晨笑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家里……”将拳头抵在鼻子下面咳了咳,楚南语速飞快地开口道,“我快要当父亲了。”
  
      ……
  
      我快要当父亲了……
  
      坐上了直升机,从第六街区返回鱼骨头基地的这一路上,江晨一直在心中捉摸着这句话。
  
      老实说。楚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着实吓了他一条。他一直认为,这家伙比他大不了多少。
  
      然而从一年前楚南和周晓霞结婚,到现在他的夫人有了身孕。他的身份也从一名落魄的柳钉镇飞行员,变成了一名准父亲。
  
      从楚南的身上,江晨看到了岁月流逝的痕迹。
  
      “……该要个孩子了吗?”
  
      江晨喃喃自语着,然而这么想着的同时,手却是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了那个血清。
  
      深呼吸了一口气,他将瓶子重新丢回了储物空间中,使劲摇了摇头。
  
      还是等以后再考虑这问题吧。他还没有做好承担起父亲责任的准备……
  
      运直-51很快抵达了基地,在鱼骨头基地的停机坪上停稳。
  
      跳下了飞机,江晨见到了前来接机的程卫国。
  
      在返回别墅的路上,江晨同他聊起了基地的近况,意外地从他那儿听到了不少好事。
  
      比如上个月,嘉市西北部新开启了一座避难所,程卫国已经派出第一兵团的士兵,赶在掠夺者抵达之前将他们接到了第六街区,并向他们说明了地表二十年后的情况。
  
      据说,那些搞不清状况的蓝皮们还闹了不少笑话。比如站前某个住在第六街区原址的人,见到自己的房子被推平了,气冲冲地找上门去讨说法,结果被直接从屋子里丢了出去。
  
      经过检查。避难所中并不存在观察者,也就是表明这座避难所是真正意义上的避难所以保存人口为目的,不附带特殊目的的那种。这种避难所通常都是以休眠仓为主,所以对于这些幸存者而言,从和平年代到末世,只是一眨眼。
  
      这种感觉就好像上午穿着西装提着行李箱。乘坐悬浮列车抵达避难所,排队验号后进入那个铁门,然后躺进休眠仓里睡了一会儿。一觉醒来,外面的世界已经变了个样。
  
      如果放任他们不管,他们中一部分人可能会死掉,或背奴役。另一部分人则抛弃文明人的矜持,沦落为废土上随处可见的流浪者。
  
      当然了,因为nac的存在,他们自然是无需再蒙受这些痛苦。
  
      收容,“义务教育”,最后放归社会,nac需要他们的知识和能力。尤其是金融学家和科学家,这两类人才在第六街区非常抢手。另外,精通计算机技术的人,也能在军事区找到不错的工作。
  
      告别程卫国后,江晨站在了别墅门口。
  
      拉开门,还没站稳,一道熟悉的身影便撞入了他的怀中,狠狠地堵住了他的唇。
  
      良久,唇分,孙娇红着脸盯着他的双眼。
  
      心中虽有千言万语诉不尽,但重逢之后,最终出口的只余寥寥几字。
  
      “……坏蛋,怎么不早点回来。”
  
      江晨噗嗤地笑出了声来。
  
      “笑,笑什么!”孙娇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没,没什么。对了,小柔呢?”
  
      孙小柔在下飞艇之后便乘直升机返回了基地,并不算军人的她,既没有参加凯旋仪式的必要,本人似乎也没有那个兴趣。
  
      “她还在办公室……告诉了我你下午回基地后,她就让我先回来了。”孙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从外面回来的妹妹才刚放下行李,就跑到办公室去替她处理政务,这让她这个做姐姐的很是不好意思。可在想到小柔她已经与江晨独处两个多月了之后,孙娇心中的那点惭愧顿时消散了。
  
      赖在江晨身上好一会儿,孙娇才松开了环着他脖子的手臂,将剩余的思念之情留给了六小时后的夜晚。
  
      站在旁边的姚姚噘着嘴,眼巴巴地望着二人,手指已经在裙角边把玩了好一会儿了。
  
      见孙娇总算是松开了江晨,小姑娘立刻松开了纠缠在一起的手指,双手背在了后面,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那小嘴微微开合着。
  
      就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看着姚姚可爱的举动,江晨不由笑了出来,伸出手宠溺地在她的头上揉了揉。
  
      “为什么要闭眼睛,不想见到我吗?”
  
      “才,才没有!”姚姚立刻睁大了眼睛,与江晨对上视线后,很快又红着脸看向了一边,糯糯地接着说道,“就是有点期待……啊,当然啦,如果没有的话也没唔唔!呜……”
  
      最初的惊讶,尔后是喜悦,再到幸福,最后姚姚轻轻地合上了那会说话的大眼睛,享受着那顺着唇间传来的感情。
  
      良久,唇分。
  
      松开了姚姚,望着那红扑扑的俏脸和水汪汪的大眼睛,以及那任君采摘的模样,江晨的心脏突然猛地跳了跳。他莫名地感觉到,自己的萝.莉控之魂正在觉醒。
  
      而此刻姚姚,那抹羞红之色已经从白嫩的脸颊,一路爬到了脖子下的领口。
  
      “欸,欸嘿嘿,姚姚先去煮饭咯。今,今天就做红豆稀饭好了。”
  
      还没从幸福的余韵中回过神来,姚姚一边傻笑着,一边晕乎乎地晃向了厨房。那样子,真让人担心她会不会摔倒。
  
      在旁边看着的孙娇抿了抿嘴。
  
      “变.态。”
  
      “我还什么都没做好吗?”
  
      这时,江晨察觉到林玲不断飘向这边的视线,于是接着将目光投向了她,笑着调侃道。
  
      “你也要吗?”
  
      林玲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像是被踩了尾巴的松鼠一样跳了起来,冲着江晨叫了起来。
  
      “谁,谁会想要!真,真是变.态的发言,毫无逻辑……哼!”
  
      【我想要……】婷婷在举手道。
  
      【你,你闭嘴,别捣乱!】
  
      眼中红芒闪烁,林玲胡乱地压制住了体内毫不掩饰欲.望的婷婷,狼狈地逃回了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门,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二人。(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晨星LL,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