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末世有套房 > 第九百零八章 小冰河期
    “尊敬的元帅先生您好,”孔谦恭敬地行了个礼,“我代表杭市商人联合会,向您献上最高的敬意。”
  
      早在一年多前,杭市商人联合会就以经济区的身份并入到了nac之内,但是江晨一直以来都给予了这些商人高度的自治权,除了保持驻军维持治安外,只是派驻在杭市象征性的设立了办事处和执行官,向孔谦这样的商会会长,依旧是由他们自己选举产生的。
  
      江晨很好奇,这时候他鱼骨头基地究竟是为了干什么。
  
      “客套的话先不多说,特意来找我有什么事吗?”上下打量了孔谦一番,江晨开门见山地问道。
  
      孔谦没有答话,只是微微颔,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信递到了江晨的面前。
  
      “这是?”江晨微微皱眉,拆开了信封,向着那一行行字看去,眉头愈的紧锁了起来。站在旁边的韩君华仿佛猜到那封信会是什么内容一样,只是扫了信件的第一行字,便收回了视线。
  
      【尊敬的杭市商人联合会会长,我仅代表北方联统区全体幸存者,向贵方献上最高的敬意。我们在贸易上往来多年,无论民间官方,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合作关系……】
  
      【……我们拥有的武力,绝非匪徒草寇之流所能对抗,伪政权必将粉碎在吾等坦克负重轮之下。若负隅顽抗,只有毁灭一途,望汝等三思。】
  
      【北方联统区第一军军团长方远泓敬上。】
  
      虽然措辞礼貌,但依旧难掩字里行间那股傲气。
  
      简而言之,这是一封招降书。
  
      “绝非匪徒草寇之流所能对抗……吗?呵呵,看来我们还真是被小看了。”江晨笑着摇了摇头。
  
      第六街区的工业能力虽然比不上战前任意一座工业园区,但若是以废土作为比较标准,找遍整个地球恐怕都找不出产能如此高的工业基地。北方联统区虽然掌握战前装备,但战争从来都不只是单纯的比科技含量,同样还考验着后勤能力。
  
      就算一辆徘徊者能换走十辆猎虎II又如何?徘徊者爆一辆就少一辆,而躺在第六街区军工厂流水线上的猎虎II,却还有很多。
  
      将信封叠了回去,江晨看向了孔谦,只见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看来你们做出了明智的选择。”江晨微笑道。
  
      孔谦微微躬身。
  
      “在我看来,政权更迭就如日月轮替,并无所谓正统之分。对于我们商人而言,谁能为我们带来稳定,谁就是这片土地上无可争辩的主人。”
  
      在这些商人们的眼中,相比奉行自由贸易之道的nac,北方联统区的人才更像是匪徒草寇。
  
      “我会记住你的话,还有你们的忠诚,”江晨随手将信放在了一边,看着孔谦接着说道,“那么,你这次来就是为了将这封信送来吗?或者还有什么别的事准备和我商量。”
  
      “确实还有一件事。”孔谦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不知道元帅注意到没,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来的要早一个月。”
  
      仔细想想,确实如此。
  
      江晨依稀记得,当时还是十月的时候,望海市就迎来了第一场小雪。因为之后生了很多事,他就没有将这个细节放在心上,现在仔细一想,这确实有些反常。
  
      “前段时间,我们商会中有位经营药品和变异牛皮毛生意的商人从上京返回,带来了更北方的消息。整个黑龙省以北属于cccp的区域,几乎因为酷寒而成为了无人区。根据上京市气象站观测到的气候数据分析,在未来五到十年之间,地球有可能迎来由核冬天引的小冰河期。”
  
      “小冰河期?”江晨微微皱眉。
  
      他依稀记得,在历史上小冰河期始于13世纪,在17世纪达到巅峰。而在它的巅峰时期,北欧一带饿殍遍野,甚至于挪威和瑞典有一半的人口在饥荒中丧生。而在地球另一边的明朝,国力由盛转衰的一部分原因,甚至就可以归咎于这个小冰河期。
  
      “元帅可记得核战之后最初的几年?”孔谦问道。
  
      “不记得,当时我在避难所里。”江晨摇头,用他一贯的说辞答道。
  
      “难怪,”孔谦叹了口气,向江晨解释道,“核战结束后,最初的五到六年内,即使是最炎热的南方,也不存在夏天的概念。大地终年被冰雪覆盖,笼罩在核冬天的阴霾之下。直到核战结束后的第七个年头开始,情况才有所好转。”
  
      “我们原本以为核冬天已经就此过去,不过现在看来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
  
      说到这里,孔谦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
  
      “从望海市以北的幸存者聚居地,都在拼命地收购、储备粮食。望海市范围内还好,在望海市之外的地区,营养合剂的价格足足翻了一倍,除此之外所有商品都在贬值……除了作为硬通货的亚晶本身。”
  
      “有人在囤积营养合剂和亚晶?这些东西有什么特别的用处吗?”江晨问道。
  
      “是所有幸存者都在囤积这两样东西。”孔谦认真地说道,“至于理由显而易见,他们在为过冬做准备。”
  
      没人知道这场寒冬将持续多久,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一个世纪?只要那放射尘无法散去,地表的气候只会愈的严峻。在自然的选择淘汰下,异种会向着抗寒、强壮、野蛮的方向进化,但羸弱的人类如不借助工具,就只能在这场小冰河中被自然所淘汰。
  
      如果这冬天将一直持续下去……
  
      江晨看向了窗外,心头没由得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安。
  
      这份莫名的不安,甚至要比当他听闻联统区入侵时更为强烈。
  
      如果冬天将一直持续下去,nac的种植园当其冲会遭受打击。如果没有变异果和卡姆树脂等原料的输入,第六街区的工业无疑也将蒙受损失……大棚种植?可以是可以,但最关键的能源却没法解决。
  
      第六街区的亚晶多半来自异种牧场,而异种牧场的饲料来自种植园产出的变异果。这些亚晶的能量来源,归根结底还是太阳能。如果失去了太阳能与亚晶这两个能量来源,整个nac区域内的用电都成问题……
  
      等等,如果联统区的迁徙是因为气候问题,他们为何不向更南方的地区迁徙,而是选择了东海岸的望海市?而不是福州或者夷州岛之类的地方?
  
      这时,江晨突然回想起了上次内战中,那份被深红商会曲解的“宣战布告”。
  
      如果令北方联统区执着的不是什么上帝之杖的残骸,那他们口中的“宝藏”,究竟会是什么?
  
      就在江晨陷入沉思的时候,孔谦再次开口了。
  
      “我们这边有一项提议,还望元帅能仔细考虑下。”(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晨星LL,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