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末世有套房 > 第九百八十九章 法兰克福的密谈
    现世,德国法拉克福郊区的庄园。
  
      一辆外观朴素的黑色轿车停在了庄园的车道前,两名穿着西装的大汉上前,检查过车内人的身份后,掏出对讲机低声说了两句。横在轿车前的哨卡缓缓开启,将这辆坐着德国总理的轿车放行。
  
      “他们手上拿着的那个电筒是干什么的?”彼得里向坐在身旁的老人问道。
  
      虽然长着电筒的样子,但是根本没有光。
  
      “一种用来捉老鼠的工具,尤其是看不见的老鼠。”老人微微笑了笑,撩起袖子看了下表,“卡门少爷会在书房等你,我一会儿还有事要办,就不陪你上去了。”
  
      彼得里勉强地笑了笑,没有接话。
  
      刚从比利时回国,他便马不停蹄地跑去了联邦议会,陪着一群咄咄逼人的蠢货们嚷嚷了半天。实在顶不住压力的他,只得强行解散了会议,向他的幕后主子卡门·罗斯柴尔德求助。
  
      在电话里,卡门没有立刻告诉他怎么做,而是让他抽空来法兰克福的庄园一趟。
  
      挂了电话后,彼得里立刻吩咐助理替他推掉一整天的安排,然后火急火燎地赶往了这里。
  
      “我现在简直快被那些反对党逼疯了!”彼得里抱着脑袋走进了卡门的书房,将一份会议笔录仍在了他的桌上,“普鲁士团结党要求普鲁士地区举行公投,脱离德意志联邦独立。还有那个什么‘日耳曼人向前工会’,要求我立刻辞职,否则将在联邦议会上弹劾我——”
  
      他没有空手而来,那份会议笔录详细记载了各反对党派的异议与政治诉求。如果不解决各党派、各工会与执政.党之间的分歧,或许在开始欧洲一体化进程之前,德国联邦议会可能就自己解体了。
  
      卡门根本没有去看那份笔录的打算,而是十指交叉着靠在了椅子上。
  
      “别紧张,我亲爱的彼得里先生。我们在国会上占据绝对的优势,他们的弹劾不会成功。”说着,卡门看向了自己管家的方向,“格拉姆,去厨房知会一声,今晚餐桌上多准备一套餐具。”
  
      站在旁边的老管家微微点头,转身离开了书房。
  
      见无关人士离开,彼得里取过一张椅子,坐在了卡门的对面,开始向老朋友诉苦道。
  
      相处了这么多年,他很清楚自己这位“老朋友”的秉性。这位姓罗斯柴尔德名卡门的混蛋并不讨厌手下向自己抱怨工作上的问题,只要不是从根本上站在他的对立面……
  
      “可是……可是质疑的声音不只是来自反对党,在我们新选择党.内部也存在着要我做出解释的声音——”
  
      “那你就去解释,解释给他们听。”卡门笑眯眯的说道。
  
      彼得里张了张嘴。
  
      本来想说的事,要不先将欧盟一体化的进程缓一缓,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去软化那些反对者的态度。毕竟现在他们那一张张愤怒的面孔,简直大有一言不合就闹革.命的势头。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强行推行这个一体化决议,都是无谋且鲁莽的举动。
  
      只不过看这位卡门先生的态度,他似乎根本没有“听劝”的打算。
  
      “可这根本不可能!你永远无法说服两个根本不愿在一起的人牵手,就像没有人能说服德国人和法国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现在整个德国都在反对欧盟一体化,我们的盟友那边也是一样。我的幕僚长能为我写好演讲词,可纵使我巧舌如簧,也没法当着所有德国人的面将黑的说成白的——”
  
      卡门打断了陷入苦恼的彼得里,很有耐心地微笑道。
  
      “你错了,我的朋友,黑的当然可以说成白的。不仅如此,只要你的方法运用得当,甚至可以将丑的说成美的,卑微的说成伟大的,荒谬的说成合理的,痛苦的说成幸福的。”
  
      “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只有神。”彼得里自嘲道,“而站在你面前的只是一个可怜人。”
  
      卡门摇了摇头。
  
      “事实正好相反,神从来没有成功做到这点,历史上做到这点的全都是人。”
  
      “啊哈,亲爱的卡门先生,你准备怎么把天说成绿色的?”彼得里哈哈笑了笑,双手揪着自己的头,痛苦地说道,“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做。”
  
      “你要做的不是去解释。”
  
      “永远记住一点,人从来都不是可以被说服的生物,就像这个世界不存在真理一样。”卡门摇了摇头,微笑着竖起了一根手指,“你需要做的,是给他们一个‘去相信’的理由。如何让一个人相信天是绿色的?一张色盲诊断书,远远要比一场慷慨激昂的演讲有效。”
  
      彼得里愣住了,呆呆地看向了卡门这边。
  
      他感觉脑袋中像是被推开了一扇门,在那灵光一闪之后,他仿佛抓住了什么。
  
      “人们反对我们?”
  
      “别去试图说服他们放下成见,给他们一个理由就好。”
  
      “我们需要一场战争,然后在我们的电视上转播它,渲染这场战争的恐怖和惨烈。如果要找一个能让德国人和法国人同仇敌忾的目标,俄罗斯无疑是个不错的选择,正好我们的乌克兰兄弟正陷于水生火热。我们甚至不需要从新布局,只需要适当的借题挥。”
  
      随手拨弄了下桌上的地球仪,卡门笑着说道,“比如,让民众们相信。侵略的危机迫在眉睫,乌克兰就是欧洲的前哨。我们统一不是为了资本家的私欲或权力者的野心,而是为了团结起来,抵抗欧罗巴共同的敌人。”
  
      “别忘了你的身份,新选择党是极.右政.党。”卡门用手背拍了拍他胸膛,“失业、经济危机、难民问题、能源短缺,挥你的想象力,将一切都赖在俄罗斯人的头上。”
  
      “记住,不只是联邦议员,欧洲主流媒体的喉舌同样掌握在我们的手上。”
  
      听到了这里,彼得里感觉自己的大脑前所未有的清醒,他已经明白了自己应该怎么做。
  
      “至于具体该怎么做,”卡门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用这里想,好好想想,如果想不出来就找个人替你去想。”
  
      “找谁?”彼得里愣了愣,下意识问道。
  
      “比利时是欧盟成员国内福利最高的国家之一——”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找比利时的总统交换意见……”彼得里微微皱眉。
  
      “不不不,你需要的不是和比利时总统交换意见,而是一个新的顾问。去比利时找那些满脑肥肠的移民,他们中间有一部分人,在移民到我们这里之前,恰巧精于此道。”(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晨星LL,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