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末世有套房 > 第1058章 帕尔塔克难民营
    犹豫了片刻,库特波夫最终没有出手。
  
      卡门是幽灵特工的头号目标,但却不是俄罗斯安全局的。
  
      他的任务是放置信标引导空袭,而不是刺杀共济会要员。相比起共济会,向乌克兰输送佣兵的箭头公司更令他们头疼。
  
      距离不到五百米,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用背后的狙击枪将他毙命,但如果他开枪了,这次任务也就失败了,甚至得将整支阿尔法小队搭进去。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卡门坐上了悍马,向着基地深处的方向驶去。
  
      两分钟后,他为自己的决定感到了庆幸。
  
      不远处传来引擎的轰鸣,震落了几缕树梢的碎雪。
  
      库特波夫身后的一名俄罗斯士兵将脸贴在地上,静静地听了半分钟,低声说道。
  
      “距离一公里,车队规模在三十辆到五十辆之间。”
  
      “至少一个旅,也可能是两个,该死……情报有误。”
  
      手中捏着望远镜,库特波夫观察着营地中的状况。
  
      卡门抵达伊纳里湖旁军事基地,箭头公司突然向此地增兵两个旅,所有的一切都出了情报的预期。这时候贸然潜入显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不如先撤出来,在附近寻找制高点观察清楚基地内的情况后再做计划。
  
      更何况,还有不少有价值的情报需要报上去。
  
      想到这,他果断做出了决定,向身后打了个撤退的手势。
  
      “行动取消,撤退到B观察点……”
  
      一行人悄声无息地后退,就如他们来时那样,没有引起一丝动静。
  
      ……
  
      帕尔塔克难民营,就如它名字中透露的那样,这座难民营坐落于芬兰北部的帕尔塔克小镇旁的冻土上。
  
      难民营的资方是“法兰克福人.道主义基金会”,实际管理者则是箭头公司,在近两年的时间内收容了近四十万余难民,在一个月前还保持着每月一万人的度增长着。不只是中东地区的教徒,也有不少因战争之外的理由拒绝接受遣返的非法移民被送到了这里。
  
      整座难民营是半封闭式的,宗旨是为难民提供一片“新大6”,引导他们通过劳动实现自给自足。
  
      除了放少量的生活物资外,不少有一技之长的幸运儿还能荣幸地进入基金会投资建设的工厂、农场干活儿,生产子弹或马铃薯。之所以称他们为幸运儿,那是因为在这里拥有一份工作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这意味着一家人不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薪水虽然微薄,但好歹还是有的。
  
      除了进入工厂做工外,另一个好去处就是主动报名加入佣兵。如果能在一个月的地狱训练中坚持下来,他们便能够成为箭头公司佣兵中最卑微的一员,不但他们自己能够摆脱难民的身份,连同他们的家人也有希望离开难民营。
  
      当然,以难民的身份加入佣兵,结束训练后的他们往往会被派往最危险的战场,执行死亡率最高的任务,但至少让他们有了个盼头,能以正常人回归文明社会的盼头。
  
      然而工作机会毕竟有限,走上战场的也都是少数,大多数人都是靠着救济品勉强度日。
  
      失业与贫穷自古以来都是孕育犯罪的温床,斗殴、抢劫、盗窃在这里时有生,而箭头公司显然无意去建立什么秩序,他们只管将可怜的面包和矿泉水按编号放,至于这些补给会不会被抢走,只要不是当着他们的面生,他们根本懒得去管。
  
      不少人会怀念他们几年前在欧洲的生活。睡在温暖舒适的福利院,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偶尔还能强x轮x漂亮的异教徒……仔细想想,那段日子简直就如“乐园”一样。
  
      难民营的入口不设设围墙和哨卡,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出入。
  
      住在这里的难民偶尔也会跑到附近的镇上,用工作换来的薪水购置些生活用品。箭头公司的人根本不担心这些难民逃跑,既没有护照也没有签证,从这里跑出去的人只有两个下场,要么冻死在向南的路上,要么被警察逮着送回来。
  
      将越野车停在了难民营外的苔原上,说服阿伊莎在这里等着自己后,江晨下车向难民营的方向走去。
  
      刚进入难民营,江晨立刻察觉到,至少十道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虽然无法确定视线中包含的意味儿,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些视线绝对不代表着友好。
  
      至于是否会被认出来,江晨完全不担心。戴在他领口的纽扣,已经通过全息成像技术将他的脸“覆盖”成了一张中亚人的面孔。除了表情太过面瘫之外,几乎和真的没什么差别了。
  
      这个纽扣大小的电子设备是姚姚dIy的小玩意儿。小姑娘在硬件上的技术虽然不如她在软件领域那般强大,但也不没有半点含糊。江晨使用的第一款侦查无人机,可就是出自她之手。
  
      压低了头上鸭舌帽的帽檐,江晨为自己完美的伪装勾起了一抹笑意,抬步踏入了难民营内。
  
      从卫星传回的图像来看,他现在的位置距离箭头公司的军事基地已经很近了。不过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冲进去那就太nc了,就算是高达也架不住Rpg的集火。在进去之前,他至少得打探点有用的情报。
  
      比如里面有多少人,有几辆坦克,最近有没有什么大人物莅临之类的……
  
      没有理会那一道道不怀好意的视线,在那些难民将“不友好”付诸行动之前,江晨径直拐向了一旁的小巷,放出无人机扫描了附近的地图后,快步穿进了一间民宅。
  
      他用余光瞥见,在他加的那一刻,有几名穿着羽绒服的壮汉立刻向他这边跑了过来。
  
      “a#*!”系着红头巾的男子最先跑到了小巷口,看着空无一人的小巷骂了句,“让他给跑了!”
  
      “怎么办?要向他们报告吗?”更在那个男人身后的壮汉呆头呆脑地问了句。
  
      “你是猪吗!”恨铁不成钢地在那货的脑门上拍了下,哈里格气急败坏地说道,“老大是怎么和我们说的?赶紧给我去找!找不到……找不到的话就当这事儿没生!都听到了没有!”
  
      “是。”围拢过来的几人点了点头,赶紧向小巷里追了过去。
  
      看着追进小巷的弟兄,哈里格犹豫了下,咬咬牙,也追了进去。
  
      然而当他们追进小巷的时候,江晨早就不知道拐过几道弯了。
  
      轻松将那些人甩在身后,通过无人机确认他们跟不上来后,江晨闲庭信步地绕进了一个胡同里。
  
      就在他准备点开全息屏幕确认地图的时候,略显生涩的英语从墙角响起。
  
      “你是记者吧。”
  
      江晨愣了愣,向声源处看去。
  
      只见一位皮肤略显黝黑的男孩蹲在水沟旁洗着衣服,乌溜溜的眼睛正看向这边。
  
      像是听到什么很有意思的问题,江晨看着男孩,指了指自己的脸,笑着问道,“我看着向记者吗?”
  
      小男孩耸了耸肩。
  
      “不知道,但如果你是记者的话,我劝你小心那些穿着灰色羽绒服的人。他们是箭头公司的员工,要是让他们知道难民营混进了记者,你最好的下场就是被没收手机,挨一顿揍后被丢到最近的小镇。”
  
      “穿灰色羽绒服的人很多,我该怎么分辨他们?”
  
      “用眼睛去分辨,他们的手臂上会有箭头形状的标志。还有,你得小心萨米帮的人。”
  
      “萨米帮?”江晨皱眉道。
  
      男孩没有说话,只是眨了眨眼。
  
      江晨微微愣了下,随即笑了笑,将手伸进怀里,借着衣服的遮挡从储物空间里摸出了两张“富兰克林”,塞到了男孩的手中。
  
      “你的小费。”
  
      看到两张百元大钞,男孩的眼睛瞪得差点凸出来,但很快他便用他那稚嫩的演技,装作理所当然地样子收下了这笔巨款,将钞票塞进了鞋里藏好。
  
      “他们是难民营的帮派,因为萨米是那些恶霸的头头,所以他们自称萨米帮。据说他们在叙利亚时就拉帮结伙了,在德国被逮到后送进了这里。据传闻,他们和箭头公司的人关系不错,所以萨米的几个得力干将总能成功躲过兵役。总之他们是这里最难缠的人,如果不想变得很惨,最好离那些人远点。”
  
      “我还以为你们的老大是箭头公司的人。”江晨笑着说道。
  
      “箭头公司的人才不会管我们,对他们来说我们只是些臭虫。”男孩神色淡漠地说道,“这座难民营就像监狱,箭头公司的人是狱警,我们是犯人,而萨米帮的人就是这里的狱霸。只要不一次死太多人,不影响工厂的生产……如果你身上有摄像头,方便给我打上码吗?如果我的脸出现在了某篇报道上——”
  
      “你放心,我不是什么记者。”江晨摆了摆手,笑着准备告辞,“谢谢你的情报,如果一会儿有人问你有没有看到……”
  
      话说到这,江晨突然停下了。
  
      就在刚才,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既不需要往芬兰空降一个旅,也不需要弄出过于惊世骇俗的动静,就能端掉卡门身上的那层“乌龟壳”。
  
      看着男孩,江晨转而问道,“你知道,在哪才能找到那个萨米吗?”(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晨星LL,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