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末世有套房 > 请假条

  附近并不存在强大的异种,然而却是造成了仿佛存在的事实。
  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一只手,将原本一盘散沙般分布在各处的丧尸聚拢到了一起,有意封堵住他们一样。
  “前方丧尸密度为零,我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看着呈现在视网膜右下角的生命信号分部地图,江晨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
  抛开异种的因素不谈。
  丧尸并非完全的死物,其身上依旧保持着某些生物的特征,比如生存空间意识。丧尸的分布大致呈现由高密度的市中心向郊区辐射状分布,由母体无性繁殖诞生的新丧尸从拥挤的市中心缓慢向郊区挪动。一般情况下,在丧尸相对较少的郊区,是几乎不可能发生尸潮这类现象的。
  然而这些丧尸却仿佛是有预谋一般地聚成了一堆,围城似得将基地给围了起来。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突破了包围圈之后,到了这里整条街上几乎都看不到丧尸。
  闻言,孙娇也是皱了皱眉。
  “没错,感觉哪里怪怪的。”
  不过此刻想太多也没什么用,冲破了包围的突击者步兵车开始提速,奔跑在周围的动力装甲士兵也纷纷打开了脚底的滑行轮,然后再次启动了背后的涡旋引擎,从奔跑姿态进入了滑行姿态,紧紧地跟在了突击者步兵车的周围。
  “平衡系统......正常。卧槽,居然忘了检查这玩意。”江晨汗颜,暗骂了一声。还好没有掉链子,要不可就麻烦了。
  “注意警戒周围,自由开火。”公共频道传来了孙娇的声音。
  “收到。”
  依旧保持着锋矢阵型在公路中央推进着,对于那些碍事的汽车自然是能撞开的撞开,能碾过去的直接碾过去。
  四周静的可怕,除了引擎的嗡鸣几乎听不到别的动静,所有人都保持着平举步枪的姿态警戒着。
  “怪了,一支异种都看不到。”公共频道传来了一名士兵的吐槽。
  “会不会是藏起来了?”
  “别打岔,盯好自己的位置!”
  “是!”两个士兵立刻闭上了嘴。
  难道是那些空气中的那些不明细菌?
  江晨隐隐感觉这些东西有些不对劲。能让嗜血成性的异种都感到害怕的玩意,怎么想都不会太简单。
  大约三公里的路程之后,众人来到了一栋简单地绕着铁丝网的公寓楼前。
  很破旧的楼房,与废土上大多数的建筑一样,表面的油漆已经在核爆的余波下抹去了,只留下灰黑色的水泥墙面。墙体上用喷枪漆着潦草的标语,看上去已经有些年代了的样子。
  黑洞洞的窗口隐约可见斜靠着的机枪,简易的布料取代了玻璃,充当着窗户。
  楼顶上似乎还栽着塑胶薄膜保护着的植被,看起来像是无土栽培的菜园,据说这是大多数幸存者团体的生活来源。不过在到处都是辐射的末世中,别指望同一枚种子能种出同一种果实就是了。
  这类毒性不确定的果实,在第六街区还是有一定市场的。不少加工厂会以低廉的价格大量收购这类蔬果,筛选出无毒的投放到奢侈品市场销售,有毒的则放进提炼装置中抽取有机物、维生素、植物蛋白等物质,制成“较高档”的A、B级营养合剂。(比起丧尸、异种的血肉脂肪熬制的营养合剂,更容易下口,且更“营养”。)
  这里周围的情况与鱼骨头基地类似,丧尸歪歪扭扭地组成了包围网。不过在数量上,这里的丧尸显然是远不及基地附近的那么多。
  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到不是因为丧尸的数量。
  而是丧尸具备了智慧?或者说,被有智慧的高等存在控制着?
  但即便如此,战斗依旧没有太多的悬念,这里的丧尸并不具备压倒性的数量。
  这些丧尸虽然凝结出了亚晶,但身上的有机质决定了它们依旧停留在普通丧尸的范畴。无论再怎么用劲儿,它们也破不开动力装甲的防御。
  突突突地几下解决了那些碍事的丧尸,一行人靠近了那栋公寓楼。
  门口插着一个木牌,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大字。
  【私人领土,闲人勿入】
  噗,着啥玩意?
  “编号01的幸存者团体,生命检测仪显示人口在30-40人区间。”孙娇通过私人频道向江晨道。
  “编号01是什么鬼?这么丑的名字。”江晨笑骂道。
  “......是我取的。幸存者团体很少给自己的窝取名字,他们扩张欲和领土需求极小,主要还是以基本生存为主。”孙娇上前去敲了下门口的铃铛,然后后退了两步。
  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满脸警惕的中年男人小心翼翼地走出了门外。
  “你们是什么人?”他的脸上写满了惊恐与猜疑的神情,握着手中的步枪不住的发抖。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这把步枪只怕连对方的装甲都破不了。
  能对动力装甲造成伤害的,恐怕只有屋内那放着都落了灰的无后坐力炮了。
  “附近的鱼骨头幸存者基地。”江晨打开了面罩,淡淡地说道。
  “你们来干什么?”那中年人警惕地问道。在这些人剿灭丧尸的时候,他当然看到了。那凶猛的火力,让他连反抗的念头都难以提起。
  “相信你们应该已经发现丧尸的异状了。在不明细菌的干扰下,这些丧尸会表现出较强的攻击性。有证据表明空气中的不明细菌含量正在上升,所以我们决定清除感染源。”江晨尽量使自己地语气看上去轻松友好些。
  然而那中年人的下一句话却是让他瞬间火了起来。
  “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依旧是那警惕而冷漠的声音。
  “你问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江晨愣了愣,不怒反笑道,“你知不知道那玩意儿离你们更近些?”
  那中年人不禁语塞,但见江晨似乎不像往常见到的土匪那么凶,于是随即又鼓起了勇气呛了回去。
  “但对你们的影响更大不是吗?要不你们也不会主动出来。我们不需要你们的帮忙,所以你们也别来打扰我们......”
  那中年人的算盘打得很响,既然你们愿意去解决这个麻烦,那你们去就行了。虽然那个古怪的细菌确实很让人头疼,但我们有什么办法?反正我们就缩在这儿,你们耗不过了自然会出手。
  虽说这些丧尸脑袋后面有亚晶,但你们去总不可能边打边停下来挖吧?我们就跟在后面捡漏不好些,干嘛非得和你们一起上去。
  江晨愣了愣,随即笑了。
  他从那狡诈的眼神中,大概已经猜到了那中年人心中的想法。
  无耻,简直太无耻了......呵呵。
  人竟然能自私到这种程度,他也是长见识了。火都烧到屁股上了,还在等着“煞笔”先出手,自己偷着后面捡便宜?要是老子没出现在这里,你们是不是就在这里等到死?
  等等,这里是末世......
  江晨突然恍然似地醒悟了,他差点以为这是在和王德海或着361公司什么的谈判。
  随即,他的目光冷了下来。
  “你,你想干什么?”中年人隐隐从江晨脸上察觉到了一丝不善,随即警惕地开口道,同时向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
  楼上的窗户被打开,一个黑洞洞地管子伸了出来,直指突击者步兵车。
  “老板,我被反坦克武器锁定,请求批准还击。”公共频道传来驾驶员发来语速匆忙的通讯。
  孙娇迅速抬起了动力装甲用的战术步枪,瞄准了楼上那人。一众动力装甲士兵也纷纷抬起了手中的武器。
  战斗指令是由孙娇下达,但是否与中立势力交战,却是江晨这个领袖来做决定的。
  如果江晨一声令下,孙娇有十足的把握将这群人轰杀至渣。
  那个中年男人神色挣扎地看着江晨,他也算是个狠角色,知道高机动的动力装甲用那玩意不好打中,所以拼着不要自己这条命,也示意手下瞄准了那台看上去明显是装着大量补给的步兵车。
  他在赌,赌江晨不至于为了他们这几个小人物的性命,而搭上价值数万亚晶且补给不计其数的步兵车。
  然而江晨却是笑了,他猜的到那个中年男人的小心思。
  他居然还在赌?为了节省弹药不对丧尸开一枪一炮,反倒是把枪口对准了准备去清除细菌源头的我们?
  但此刻江晨的脸上却是已经没有丝毫的诧异了,那眼神中所剩下的只有冰冷。
  “或许,我和你谈判本身就是个错误。”江晨幽幽地开口道,然后二话不说,砰地一声合上了面罩。
  这个动作把那中年人吓得半死。露出脸是抱着商谈的诚意,那么合上面罩......
  扬声器开启,那冰冷的话语响彻了整条街。
  “我只问一句。臣服,或者死亡!”
  战术步枪是放下了。
  取而代之的是十架抬起的转轮机炮,那三棱状枪管转的飞快......
  -
  (嘿嘿,明天上架爆发。感谢诸位书友一直以来的支持!)
  

Ps:书友们,我是晨星LL,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