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太子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满腔忠义

  “此等种种,虽合了齐王之意,视为有力鹰犬,却屡次受过刺杀。”
  这世界可是有武功在,虽不能一身转战千里,但也可作博浪一击,苏子籍就说着:“因此黄良平养了些死士,此人虽狠毒,但对有用之人并不吝啬,也收了些人心,上次叫你查的,敢为黄良平死的人,名单齐了没有?”
  “齐了。”野道人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了过去。
  苏子籍接在手里,展开一看,不由点了点头。
  野道人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三教九流认识不少人,可以说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油子。
  莫说是混帮派的地痞,就是有团体的黑白两道,以及所谓的丐帮,野道人也结交了一二。
  这丐帮当然不是大统一的帮会,而分成四处流窜的成千上万小团体,这些团体,在任何封建朝代,都是不可小觑的力量。
  他们行走在大街小巷、城里城外,地位卑微到普通人都可以轻蔑的程度,但也正因为如此,很多人都不设防。
  哪些人家仁善,哪些人家刻薄,哪片区域住着富人,哪片区域多有事端,哪天哪地发生了哪些事,可以说,为了生计,这些人都摸得清清楚楚。
  有些高门大户的秘闻,官府都未必能探查得到的事,往往都能打听出一二来。
  野道人就是利用这股力量,在短短时间内,查出很多当事人都可能不知道的秘事。
  而这些团体的掌权头目,未必是乞丐,有可能有妻有妾,有房有地,衣装整洁,甚至与一些官宦人家的仆人管事有着交情。
  知府黄良平的府邸,在本地算得上是轻易进不得的地方,但里面小厮仆人却总要出去。
  甚至为了能办差顺利,免不了跟地头蛇熟悉,喝一喝酒。
  野道人就提醒:“这名单上的人,都是我从郝兄弟那里得来,他是本地丐帮长老,经常跟几个兄弟与知府府邸的小厮管事喝酒,消息保真,但哪个能用,还需要公子您过目。”
  苏子籍走到路侧,这里比较偏僻,路人行过时,也能看得清楚,不必担心有人偷听。
  仔细看了名单,叹着:“世人总以为,大奸之人,必是残暴。”
  “其实要是不能收拢人心,有一帮铁了心的人的拥戴,凭什么成事?”
  “对百姓来说,也许黄良平残暴胜似豺狼,但对有些人来说,黄良平就是自己的生身父母,再造恩人。”
  “黄良平府内的规矩,非施恩不用,这些年,不知道收拢了多少人杰。”苏子籍虽这样感慨,用手点指着上面的一人,摇头:“这人不行。”
  “公子,这人是黄良平的族人,当年救了黄良平的命,身受七刀,黄良平也不含糊,让他当了管家,每月月例银子比妾室还多十两,年节赏赐从来都是第一,还得了300亩地。”
  “要说受黄良平的恩,这个最多!”野道人平平的说。
  “就是因这人受黄良平的恩最多,所以才不会拼命。”苏子籍冷冷的说着:“此一时,彼一时,最重要的是,此人老奸巨滑,怕不会上我们的当。”
  野道人点点头,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
  这黄管家,别看黄良平对其最好,默许仗着黄府管家的身份得了不少好处,霸占了不少农田,自己家都起了豪宅,在黄府隔壁更有着黄良平赏赐的院落,但金玉满堂,奴仆众多,娇妻美妾,这样日子过久了,未必舍得豁出去为替黄良平报仇。
  再说了,管家年纪也不小了,年纪大了的人,就很少再冲动,欠缺热血,也不好忽悠。
  苏子籍直接就毙掉了这个人选,又看下一个:“黄良平的族侄黄兴茂?这人虽年纪不大,二十出头,看起来与黄良平关系也不错,但身为黄良平的族侄,只做了黄府一个小管事,受同为族人的管家驱使,二人也有着龌龊,心中未必就真的感激黄良平。用他也有些冒险。”
  这个人选也算是毙掉了。
  再看下一个:“张管事张德三?这人是黄良平的小舅子……也不算,只是小妾的哥哥,此人虽算得上黄良平的一条疯狗,但是个忘恩负义之辈,能将原本订了亲的妹妹送给黄良平做妾,作践曾经帮扶过自家的妹婿家,这人我觉得并不会为了黄良平拼命。”
  又依次毙掉了两个人选。
  落到一个人选上时,苏子籍目光落在几行资料上,忍不住轻笑一声,瞥向野道人:“将此人放到这卷的最后一个,可见你也觉得此人最可用,对吧?”
  野道人嘿嘿一笑。
  苏子籍手指敲着这张纸,沉吟道:“这人可以,才堪堪二十岁,很是年轻,受过黄良平恩惠,曾是流浪孤儿,被黄良平带回来,可以说,如果不是黄良平的恩惠,十几岁时就在冬日冻饿而死了。”
  “此人性情阴郁,在府里没有多少朋友,还曾经与人打过架,性情冲动易怒……哦,府里的人都传,他曾为黄良平沉过人?有这传言,此事可能是真的,这样的人最是好用。”
  简单总结,就是受过黄良平恩惠,孤僻,冲动,出手狠辣,又年轻好忽悠。
  野道人也跟着笑了:“公子说的是,我也觉得此人最可用。”
  见府衙依旧有人围着,猜测这事短时间内解决不完,他提议:“公子,这人我知道在哪里能遇到,不如我现在就领你过去?”
  “还喜欢总泡在酒肆里?”苏子籍想到这人还有这毛病,就是心情不好时喜欢喝酒,越发觉得这个人选选的好。
  野道人见前面奔来一辆牛车,忙将苏子籍挡在里面,任由着一些泥点子溅到了自己身上。
  对这雨季里走在路上的麻烦,也都是没辙,嘴上则笑呵呵说:“正是,今日的事很是轰动,怕现在就已经传了回去。”
  “主辱臣死,这人必定忍不住去喝酒,黄府后门附近就有一家酒肆,是常去的地方,我们直接去堵人就好。”
  说到这里,野道人不由呵呵笑了:“谁叫这人满腔忠义呢?活该为我们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