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太子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扣心自问
    “初审完,一同通过二百三十三份考卷。”二天二夜奋战,仔细筛选,最终被纳入贡士之列,共有二百三十三人。
  
      “休息二个时辰,再进行二审。”随着吃食、热水送进,被圈在里面不得最终结果不得外出的考官们,进入了临时的卧铺,呼噜睡觉起来。
  
      赵公公令人搬了把椅子,就坐在门口闭目养神。
  
      二个时辰,考官们净水洗面又净了手,再次投入到二审。
  
      这次,就要比初审时轻松许多了。
  
      但压力,却丝毫不小。
  
      毕竟,数千份考卷中,择取二百多份,这关系许多人的命运,同样二百三十三份考卷中,择取名次,也令人左右为难。
  
      甚至有考官因意见不同,哪怕有太监在场,最后也吵出肝火,差一点就要撸袖子上了。
  
      “公公,二审已审完了,一同是三十三份考卷。”赵公公初时还有些兴致看着文臣争执吵架,看久了就困了,直到昏昏欲睡时,被人忽然附耳说了一声,这才清醒过来。
  
      “审完了?”赵公公看了一眼,果然,虽有几位考官脸色不算好,但的确已是不再吵了。
  
      这些文官啊,可真是……呱躁。
  
      “您吩咐盯着的那位,也在这三十三份里面。”小太监低声说着。
  
      “好!”这次就可以去交差了,赵公公直接起身,尖声笑着:“既已出来了,那咱家就和三位大人进宫了。”
  
      “走吧,三位大人。”
  
      正带着卷子欲去见皇帝的三位正副主考官,虽不喜太监,敢怒不敢言,点点头,就一步迈步出去。
  
      赵公公则直接带着人跟了上去。
  
      就仿佛他来这一趟,就是为了督促审核,有了结果就可以去交差一样。
  
      剩下的十八房考官,彼此看了看,心里是怎么想的且不说,面上都尽量保持着平静。
  
      赵公公与三位正副主考官,贡院本就离着皇宫不远,这一路又有着侍卫开路陪同,安静下,给人感觉,转眼即到。
  
      “赵公公,皇上正在小憩,且待我去通禀一声?”一个太监见赵公公回来,忙小声说着。
  
      赵公公点头:“你且去,咱家在这里陪着三位大人。”
  
      太监立刻就走了。
  
      因着今天并不是上朝的日子,过来时皇上还没办公,这并不奇怪。
  
      要不是因在自己临走前,皇帝交代,有了结果立刻汇报,以赵公公的忠心,怕是并不介意在外面等几个时辰,只为让皇帝好好睡上一觉。
  
      总体来说,大郑对臣子还算优待,在侧厅处,三位大人喝小太监奉上热茶,与赵公公随便说话,而不是跪侯。
  
      “皇上驾到——”喝到第二轮了,随一道太监的声音,在场四人都忙起身。
  
      “臣等叩见陛下。”
  
      “奴婢拜见陛下。”
  
      “都平身吧。”皇帝挥了挥手,让他们起身,他坐在了椅上,赵公公径直都到了皇上身侧,微微弯腰,站着伺候,这是家奴的本分。
  
      钟凡之上前一步,将这次会试的情况与皇帝说了:“臣等初审共择取二百三十三份考卷,由皇上定夺。”
  
      这是大郑历的规矩,点了会元,包括会元在内二百三十三名贡士都将参加之后的殿试,从中再分出一甲、二甲、三甲。
  
      “呈上来。”皇帝开口说着。
  
      都不用太监过来,张绣亲自捧卷,送到了皇帝面前,总共三十三份。
  
      皇帝从第一份看起,前两份并没有让他露出特别表情,但当他看到第三卷时,赵公公突然咳嗽了一下。
  
      皇帝的手一顿,将这第三卷展开,看了看字,还微微点头,对皇帝来说,11级的馆体字不算很差,尚过的去。
  
      “看来,尚算用功。”野生书法有这个不错了。
  
      看到破题时,顿时怔住了。
  
      “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再观下去,大意是天步虽艰难,可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只要子承父志,励精图治,必能跨步前进。
  
      这其实是苏子籍在忽悠,兴衰律的可怕之处,并不是有着明君名臣就可以抵御,而是到一定程度,就算是每代都是明君名臣。国家也要衰退死亡。
  
      就拿人体来说,假如有一个人,处处按照科学保养锻炼,人就不老了么?
  
      肯定不是,朝廷也一样。
  
      但对绝大部分人来说,这理由就充分了,的确,有着只要子承父志,励精图治,必能天步无穷——义理很充分。
  
      这也是考官打高分的原因。
  
      “可恨!”皇帝看完了,突然之间一阵烦躁,再取了两份继续看,这两份看完,越是不快,直接摆手不看,也不说话,只是起身踱步沉吟。
  
      见三位主考官面露茫然,皇帝心中更郁着阴火,这些不长眼的臣子,既将这卷子择取出来,并还放在择取会元三十三份考卷里,莫非也认同这观点,也觉得朕老了?
  
      只能等着子孙后代去完成朕做不完的事,而朕可以直接让位了?
  
      “你们主考官收了多少钱啊,竟将这样考卷也择取出来!”皇帝忍了忍,心中还是直冒火,直接冷冷说着。
  
      这一开口,三位正副主考官直接吓得跪下,两位副主考官还没反应过来,主考官钟凡之已经连连叩首,说:“臣等都久受皇恩,更蒙信宠,主持这次会试,岂敢为了点铜臭而枉法?”
  
      说着连连叩拜。
  
      皇帝一说话,就知道自己失态了,其实看的五篇文章,有的说只要亲君子远小人就可大治,有的说要整顿吏治就可延缓天命,都有点道理,都说不通,苏子籍还算是最中的一个。
  
      春来了,殿阶虽清理,还是隐隐见得苔藓,只是远处枯草和新苗并长,在风中瑟瑟作抖,心中越是难受,许久才粗重地透了一口气,倏地回身,回到了座位上,再拿出了第三卷细看。
  
      “文真理老,字字精当,连抄袭都抄袭不来。”
  
      皇帝本身文学素养不说,但每天阅读的全部是进士之文,可以说,就算是眼高手低,审美也培养出来,这种文字,当世第一流,不可能靠舞弊获得。
  
      天步这标题,本来就没有一定答案,这答的也非常不错,为什么自己看了,油然而生怒火?
  
      “是我嫉妒了么?”皇帝扣心自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