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太子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心急如焚
    “你这和尚,让开!”
  
      管觅虎一眼就认出了挡住自己的人,正是曾跟林玉清往来过几次的清园寺辩玄和尚,顿时蹙眉喝着。
  
      虽几次见到对方,管觅虎只是远远看过,但他作为京城炙手可热的雅僧,风姿过人,看一眼基本就难忘记,管觅虎也不例外。
  
      换成其他人,管觅虎不管三七二十一,定直接就动手了。
  
      可对僧道,管觅虎心里多少有点发憷,在林国,延师这样巫师,就有着神鬼莫测的手段,这类人,能不对上,是不愿对上。
  
      辩玄表情冷淡,微微垂眸,睫毛长长,看起来极无害,冲着管觅虎念了一声梵号:“施主,回头是岸。”
  
      “死!”见辩玄明显是铁了心不让,而身后又有一声惨叫,却是有人在补刀,管觅虎凶光一闪,发出怒吼,直接扑上了。
  
      刀光一闪,没有激情,没有怜悯,举手投足凶猛狠辣,气吞河岳有我无敌,这是真正军中刀术。
  
      辩玄目光一闪,单手挂个个葡萄大小一串念珠,念珠一甩。
  
      “噗”竟然发生了金玉相交声,念珠套住了这刀,管觅虎狠狠一扯,没有想象中念珠断滚落满地的情况,而被念珠牢牢锁住刀。
  
      而随辩玄的单手劈来,掌风凛冽非常,管觅虎一惊,不得不将刀一抽,向后退去。
  
      辩玄欺身上来,又是一掌拍下。
  
      “可恨,可恨!”一退之下,十副弩弓已对准,杀机锁定着,虽然不惧,管觅虎也是心中一寒,但不见射击。
  
      他立刻回醒过来,这固是怕误伤,也是这和尚,想在公主面前表现,想不到自己管觅虎,却成了笼中虎!
  
      顿时眸中血光大盛,哼,小心戏虎不成,就被虎噬。
  
      不提管觅虎之念,只见灰色梵服,长袖飘飘,这轻盈身姿,搏杀的身影,让终于知道后怕的新平公主,一时之间,竟看得痴了。
  
      “没想到,辩玄竟有这样的好身手……”
  
      原本她喜欢的是能够提笔写诗的文人,就连当初对辩玄有好感,也是因他博览群书,颇有才学,又相貌俊秀,气质非凡。
  
      可以说,她是个颜狗,还曾是个只喜欢才子的颜狗。
  
      可现在,经历了一番生死后,新平公主突然觉得,自己的喜好大概可以变一变了。
  
      明明,这种年少英俊,能文能武的人,更是令人心折呀!
  
      而此时,殿试现场,苏子籍微微抿着唇,一阵阵的心悸,不断袭来,让他的思绪都受到了影响。
  
      但现在四书五经的等级已足应付这种考试,将文章写完了,又强忍心悸,认真抄录在卷子上,这才放下笔,松了口气。
  
      这情况已不必再想,绝对是被人暗算了,虽不知暗算的是谁,但想必,最大的可能,就是林玉清了。
  
      “这里是皇城,谁能渗入,难道是用了术法?”苏子籍一面将卷子交了外走,一边想着。
  
      “不可能,不可能。”要是魇镇之法有用,还有什么官府威严,动不动就可以魇杀了。
  
      此时时间已到了,大家陆续交卷,由人引出宫,只是苏子籍一出大殿,就有个小太监迎上来,也没言语,只是躬身,回头便引路。
  
      苏子籍就知是特意安排,跟着身后,果然走出没多远,前面是一处偏殿,小太监引其入内。
  
      待他进去后,就看到了早就等候的赵公公跟一人。
  
      赵公公见苏子籍进来,也不说话,面无表情,只说:“请。”
  
      这人就端着一个玉盘,走了上来。
  
      又有小太监奉上托盘上一枚细长的银针,苏子籍伸手,都不必亲自动手,小太监就在几双眼睛注视下,轻轻一刺。
  
      一滴鲜血,慢慢溢出,跌落到了盘里,只听“啪”一声,血珠就有变化,丝丝云气弥漫。
  
      端着盘子的人只看了一眼,就不由变色。
  
      但这人什么也没有说,就给了引着苏子籍进来的小太监一个眼神。
  
      小太监立刻冲着苏子籍说:“苏公子,还请随奴婢从这里出去。”
  
      苏子籍刚才一眼,其实也看到玉盘中的异象,此时心中也在想着:“这情况,又是代表着什么?”
  
      心中有事,被引着重新来到贡士们汇集的地点,走进人群时,苏子籍没有发现别人看向目光带着审视,而是微微蹙眉,仍思索着。
  
      “二百三十三人,清点无误,出宫。”还是礼部的人清点,可不能留一个在里面,见着无误,略松口气。
  
      因殿试结束了,大家比来时轻松了不少,虽还是排列队伍,但出了宫门,就立刻议论起来。
  
      听着耳畔的高谈阔论,苏子籍心生厌烦,心悸虽渐渐缓解了,可还是有着不安,快走几步,到了前面,这时,就看到外面等着贡士出来的人群中,一人焦急走来。
  
      “主公,夫人出事了!”才一走近,野道人就低声说。
  
      “什么?”野道人的话,让苏子籍就是一怔。
  
      叶不悔出事了?
  
      他可是特意拜托了新平公主派人护送不悔去棋馆,这样也能出事?
  
      难道是林玉清派人做了什么,林玉清这厮,竟这样大胆?
  
      但事情紧急,不容苏子籍多想,说:“走!”
  
      联想到刚才在殿中的阵阵心悸,苏子籍已忍不住往最坏的可能想,立刻就心急如焚,一刻都等不得了。
  
      “主公,牛车就在那边!”见苏子籍微抿着唇,面色冰冷,野道人立刻前面带路。
  
      主仆二人快步离开,这本没什么,可落在刚才想跟苏子籍搭话而没成功的几个贡士眼里,就不一样了。
  
      几人面面相觑,见苏子籍远远上了牛车,竟就这么直接走了,一人蹙眉:“你我都是贡士,以后同朝为官,苏子籍虽然是会元,这也太骄傲了吧,难不成以为,此刻就已得了状元?”
  
      虽然这殿试上时,会元能得中状元的几率会大一些,但并没有规定,会元就一定能得状元,五五几率,就让这苏子籍狂成了这样?
  
      再说,就算苏子籍得了状元,也不过是先进半步,以后当官,可不是看学识,得看人脉、后台、运气!
  
      这样孤僻,学问再好,以后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