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赝太子 > 第五百三十一章 上报给陛下

  这样说,就是想看看代侯接下来要做什么。
  结果,让谁都没想到的是,苏子籍听了拒绝,虽露出遗憾模样,叹:“那可真是可惜了,或是本侯与这两样字画无缘。”
  就起身,说:“既是这样,那本侯就不继续打扰蒋大人了,本侯府里还有事,就先走了。”
  这一直接告辞,把蒋侍郎跟在密室内偷听的赵公公都给弄得愣住了。
  “难道代侯真的只是为了买画买字才来?”密室里的赵公公惊讶不已。
  “侯爷,侯爷,您先留步!”同样惊讶着的蒋侍郎,在发现赵公公给自己使了个眼神,忙喊住了已走出几步的苏子籍。
  苏子籍回头看他,蒋侍郎忙说着:“听闻侯爷是为了给皇上画千幅图,所以才收集字画?”
  “是。”苏子籍点头。
  蒋侍郎一笑:“下官收藏的字画虽不卖,但侯爷纯孝,当为天下人的楷模,下官愿意送给侯爷。”
  苏子籍却拒绝了:“谢过蒋大人好意,但这形似贿赂,本侯断不敢收。”
  密室里的赵公公听了这话,再次给蒋侍郎使眼色。
  蒋侍郎忙说着:“既是这样,这两样字画,代侯您出三百两银子即可。”
  这价格,不高不低,苏子籍略加思考,就笑着同意:“既是这样,那本侯就愧受了。蒋大人肯割爱,本侯很是感谢。”
  “去,将为父放在收藏室中的两样字画取出来!”蒋侍郎对门口站着的儿子说。
  青年立刻应声出去了。
  不一会,捧着两个长条匣子进来。
  “侯爷,请您一观。”蒋侍郎在儿子的帮忙下,将匣子里字画都取了出来,并一一打开,给苏子籍观看。
  苏子籍一上手,半片紫檀木钿就有了反应。
  “发现徐半叔《百福贺寿》,是否汲取?”
  “是。”
  “【书法】+1200,14级(1095/14000)”
  “发现清云真人《墨竹图》,是否汲取?”
  “是。”
  “【丹青】+1300,14级(157/14000)”
  “很不错。”苏子籍瞬间回神,心里满意,看着两样字画,眸子都带着笑。
  “既侯爷满意,那就将它们收起来吧。”蒋侍郎忙对儿子说。
  同时,他试探着邀请:“下官倒对字画有一点浅薄研究,不知侯爷可有兴趣,与下官探讨一番?”
  苏子籍却婉拒:“新年将至,本侯还要继续搜寻字画,以完成千福图,倒是不好在蒋大人府上久留,等以后有机会吧。”
  说着,就再次告辞。
  这一次,因两样字画都已变相送出去,蒋侍郎也没了理由能再留住代侯,只能看着代侯将字画交给一直在外面候着的随从,二人一前一后出了蒋府,乘车离开了。
  “代侯倒是一番纯孝。”从密室走出来的赵公公感慨说。
  但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蒋侍郎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今日这事能如此收尾,倒是让蒋侍郎松了口气。
  相比于他真的试探出什么问题来,这样只要了字画就走,倒给他省了麻烦了,所以他也笑着应和:“是啊,代侯纯孝。”
  代侯府
  “兵部的郝大人送了拜帖过来?”回去就没再出去,而在代侯府内看书的苏子籍,听着仆人禀报,怔了下。
  他跟这位郝大人可没有来往,虽此人是在兵部做事的从四品武官,也掌管着一些兵事,当初苏子籍去兵部实习时,曾与见过几面,有过接触,但算起来,也不过就是说过一些客套话,彼此算看了脸熟的熟人而已,连有点交情同僚都不算,怎么突然送了拜帖过来?
  “去郝大人府上说一声,就说本官这几日忙着钻研书画,无心见客,请他海涵。”苏子籍想了下,说。
  那仆人立刻应声退下。
  “也不知此人来意是什么,或是有人在算计我?”想到自己刚刚用相似的手法坑了齐王跟段衍行,苏子籍想着,或自己最近到处求书画的举动,引起了皇宫里那位的注意。
  忌惮书画是不至于,可想弄清楚自己目的怕是真。
  “还真是个多疑之君。”看来过段时间,自己就得收手了,苏子籍想着,目光还是在【书法】和【丹青】上扫过。
  “这次都迅速升级到14级,15级是分水线,按照我的感悟,大体上是3级入门,6级专业,11级专精,15级大师级开始。”
  “15级书法和丹青,就有资格流传后世了。”
  “但最重要的是,可在15级时,获得2个属性点,下一次获得属性,就得20级了。”
  “一切都在计划中。”苏子籍想到了野道人秘密报告,说段勤与陈管事有着联系,只要有联系就可。
  到时自然说不清。
  一旦牵连到禁军大将与齐王不清不楚的关系,齐王又或段衍行本人或可无事,段勤与陈管事必死无疑。
  “就看看这段勤死了,又怎么作崇。”
  苏子籍想完,拈起柔毫,舔墨,又在千福图上,添了一笔福字,挂在了树上,一眼看去,似是个果子。
  整个山水画黑白线条分明,虽都是墨,却浓淡相破,入物象唯美之境界,已有几分大师之相。
  “你说,代侯拒绝郝大人的请求?”牛车里听到回禀的赵公公,不禁嘶一声,“这倒是稀奇了。”
  难道皇孙真只是在求字求画?
  这个疑问在这几天已不止一次在他的心头翻滚,从得知苏子籍出门拜访官员,苏子籍的行踪,就已经被赵公公严密监控了,等到了蒋侍郎,就已经准备亲自观察了。
  跟着苏子籍,提前布局,各种探查,发现这位代侯是真每次去见官员,都是为了求字求画,无一例外。
  他因着不信,怀疑是不是苏子籍人在别人地盘,所以心中有着警惕,索性派了一个兵部曾与苏子籍打过交道的武官来试探,让这个武官送拜帖,登门拜访,这总能试探出一二来了吧?
  谁知人家代侯根本就不见此人!
  又在外面等了许久,发现日落西边,代侯府再没动静,代侯甚至都没出家门,也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人上门,赵公公揉了揉有些发花的眼,说:“回宫吧。”
  看来,这次监察,必须上报给陛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