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夺舍了东皇太一 > 第500章 无声胜有声!
    天蓝蓝,云悠悠。
  
      心情舒畅吹牛爽,最是一天风清朗。
  
      此时的太一,便是这般愉悦欢快的心情。
  
      茶,喝着。
  
      美景,看着。
  
      身旁的人,一个个都是战战兢兢的跪着,生怕自己的分毫神色变化。
  
      就连太一对面的秦韵,看到这些跪着的修士,这个时候都是憋笑着,快要忍不住笑场。
  
      在这平台之上,以胡哨这个宗主为首的雨谒宗长老团,已然是齐刷刷的跪了一排,都在跪在地上低着头,全然像是一个个犯了错的孩子,全然没有他们往日的威风可言。
  
      难以想象。
  
      这些家伙,每一个竟然都是混玄修士。
  
      为首的胡哨更是有着混玄五脉的强大修为。
  
      可笑…
  
      太可笑了!
  
      他们所膜拜的这位前辈,修为不过只有造化九重,而且是实打实的造化九重,一丁点的水分都不掺。
  
      “前辈但有命,我雨谒宗莫敢不从!”
  
      胡哨对太一极为恭敬,三拜九叩,俨然是把太一当做了不出世的隐世大能。
  
      直把他身后的这些雨谒宗长老,一个个都是给看傻了眼。
  
      这,这算是怎么回事?!不按剧本走?!
  
      他们的脑海中,下意识的回荡起几秒钟之前,胡哨所说的那些话语。
  
      何等气概浩荡!
  
      ‘都给我记住,务必不卑不亢,对前辈恭敬之时,也切不可让前辈小瞧了我雨谒宗。’
  
      当时这些雨谒宗长老,听到这话的时候,不少还在心中钦佩自家宗主,以为自家宗主竟是有着这般豪气,在隐世大能面前能够做到不卑不亢,乃是大家风范。
  
      心想自己果然没有跟错人,可特么…
  
      这逼格还没装几秒钟,当胡哨来到这平台上之后,原形毕现。
  
      还不等这位‘前辈’说完,胡哨率先就是跪了下去,跪的那叫一个‘不卑不亢’,跪的那叫一个虔诚、顶礼膜拜!
  
      至于他自己先前说的那些话,胡哨哪里还记得一个字。
  
      “都愣着做什么?!啊!”
  
      胡哨拜完之后,悄然一声厉喝,把那些还懵逼之中的雨谒宗长老,都是给叫醒了过来,这些个雨谒宗长老,也是一个个连忙叩头大拜。
  
      “莫敢不从!”
  
      “……!”
  
      一群混玄修士的声音,从这平台传出,哪怕是这声音中不灌注修为之力,也是足以震彻整个阡陌城。
  
      那些原本还在追杀田家散兵的张家修士,当听到这声音的时候,皆是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了紫一阁的方向。
  
      寻常的张家人,可能看不懂紫一阁怎么回事。
  
      但是那些张家的高层,他们可不是傻子,对于雨谒宗那是格外的熟悉,正因为熟悉…才会更加惊讶,因为他们亲眼看到雨谒宗宗主带着一群长老在给‘恩公前辈’磕头。
  
      这…这是什么鬼?!
  
      到底发生了什么?雨谒宗怎么突然出现了,而且还是宗主带队!
  
      张琳也是看懵了,猛的深呼吸一口气:“恩公前辈真乃神人也!诸位快快杀敌,我等要去叩拜恩公前辈的救族大恩!”
  
      张家修士们听到这话,一个个又是仿若打了鸡血,开始朝着那些散乱流窜的田家修士,猛攻追杀,这些早已经丧失了斗志的田家修士,就像斗败的公鸡,只有待宰的结局。
  
      紫一阁,楼阁平台。
  
      太一,眼角瞥了眼这跪在地上的胡哨,还有他的一干长老。
  
      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不过心里却是已经笑开了花。
  
      ‘妙哉!’
  
      ‘果然最牛叉的逼格就是无声胜有声!’
  
      太一在心中暗爽,自己刚才一句话没有说,只是坐在这喝了口茶,便是将这一整套装叉流程给走完了,简单干练又舒爽。
  
      “率你众混玄境以上修士,不日随本皇,前往秦家。”
  
      看着叩头在地的胡哨,太一淡淡的话语开口。
  
      这让原本还在叩头的胡哨,听的浑身一震!主要是从中听到了‘秦家’两个字。
  
      秦家!
  
      对于胡哨而言,对于雨谒宗而言,这是何等庞然大物!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存在,平常连送礼的资格都没有!
  
      去了秦家,自己还能有活路?!
  
      再说了…
  
      您老去秦家,为什么还要带上我雨谒宗所有混玄修士?!
  
      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也容不得胡哨犹豫什么。
  
      “嗯?”
  
      太一眼角,微微瞥了眼胡哨。
  
      同时,从他的身上,剩下的两道九阳神雷,皆是有着一丝残雷流散而出,那种毁灭的气息,瞬间降临在这一干雨谒宗长老的身上。
  
      “我愿意跟随前辈,前往秦家!”
  
      “我,我也愿意!”
  
      “我也愿意!”
  
      “……”
  
      这一次,还不等胡哨开口。
  
      他身后的这些雨谒宗长老,就已经是一个个表明了态度。
  
      对于他们来说,去一趟秦家,总比丢了命要来的舒服,更何况…去秦家也不一定就会丢了性命,说不定能混的更好。
  
      “你?如何?”
  
      太一淡漠的看向胡哨。
  
      胡哨一颤,‘砰’的一声,用脑袋敲在地板上,那叫一响,整个紫一阁都是被震得抖了三抖:“我胡哨的命,从今日起就归前辈所有,前辈去哪,我胡哨便是去哪!”
  
      ‘还挺上道。’
  
      太一原本第一眼看到这胡哨的时候,这货一脸的正肃严谨,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货色,果然…人不可貌相。
  
      也不知道是太一比较倒霉,还是怎么算。
  
      他入混沌大世之后,遇到的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怂包。
  
      唯一不怂的,只有刚刚灰飞烟灭的田秀。
  
      不过虽然不怂,却又是个脑子有坑的傻缺,身怀那等际遇至宝,不苟着好好发育,非要出来装腔作横,简直无异于自己找死。
  
      就算今日太一不灭了他,迟早也会被其他大能给灭了。
  
      “嗯,退下。”
  
      太一淡漠一句。
  
      胡哨和一众雨谒宗的长老,不敢有分毫的停留,纷纷是起身,同时不忘行大拜之礼,连忙是从这平台上退了下去。
  
      这伙怂包,当退出紫一阁的时候,一个个已然是汗水淌满了背脊。
  
      太一并不拥有震慑他们的威压,更没有那等修为。
  
      这群雨谒宗的家伙,纯粹是被吓得,一个个皆是苟且生死的贪生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