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夺舍了东皇太一 > 第510章 爆! 二合一大章!
    “极致爆炸的艺术。”
  
      “这小子,怕是小时候脑袋被门挤多了,整天搞点这种没头没脑的玩意。”
  
      玄墨的声音,传入太一耳中。
  
      显然是被阿达先前的吼声给惹笑了,毕竟他混了这么多年,见了那么多的人和物,还是第一次见到把‘爆炸’称作‘艺术’的家伙。
  
      在玄墨看来,这种人不是傻叉就是脑子有问题。
  
      而眼前的这个阿达,显然不属于傻叉范围,那大概率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主人~掌天珏蓄能完毕。”
  
      玄苓的声音,同时在太一的心门响起。
  
      这意味着,太一可以随时发动掌天珏的第三功能。
  
      天际布满的红云,此刻继续往下压着。
  
      距离太一等人,不过已然只有几百丈的距离。
  
      往上看去,已经是能够清晰可见,这珊瑚红云之中,有着纵横的毁灭之力、游走其中。
  
      等到这珊瑚红云彻底降下的时候,这些毁灭之力都会彻底爆开,其内带来的冲击力,将会把方圆百万里尽数给化作无尽焦土废墟。
  
      而于太一而言。
  
      虽然从来没有试过,但是从理论上而言。
  
      只要他发动掌天珏的第三功能,就能够瞬间将红云中的所有毁灭之力,尽数归回于阿达之身。
  
      不会泄露一丝一毫,这一股毁灭之力,都将由施术者一力承受!
  
      他就不信了,如此爆炸之力,这样都搞不死?!
  
      纵然不死,至少也搞你个重伤!
  
      万丈之外。
  
      阿达看着天际之上,这往下坠落的红云,斗笠之下的那张脸,带着得意的笑容,他的眼中充满着赞赏,那是对自己杰作的赞赏。
  
      在阿达看来,爆炸就是艺术。
  
      而这一片覆盖天际的红云,就是他的作品,是他最为得意的杰作之一。
  
      曾经,有无量境的大能,硬生生在这一招之下,被强行给爆死!连一缕残魂都是没有办法逃脱!
  
      他,这是在欣赏自己的作品。
  
      如此之美妙。
  
      “砰。”
  
      嘴角,微微挪动。
  
      当阿达嘴角挪动的瞬间,这天际压下的红云,在距离地面一百五十丈的高度停住了,其内游弋而动的毁灭之力,这一刻尽皆是停滞,有着珊瑚红的红光,从中璀璨大放!
  
      看其架势,这漫天红云,显然是要炸开了!
  
      “跑!”
  
      “跑啊!”
  
      后方的那些雨谒宗修士,看到停了下来的红云,看到那云中散开的珊瑚洪荒,有些已经是扛不住这种压迫了,一个个都是疯狂的朝着后方逃窜。
  
      其实,逃也没有用,一点用都是没用。
  
      这珊瑚红云覆盖范围之下,连虚空都是已经被彻底锁定。
  
      就连无量境的修士,在这红云锁定之下,都是逃脱不了,更别说他们这些个修士,想跑简直是痴人说梦。
  
      这些雨谒宗的修士,这一刻连御空都是做不到,肉身更是在这股压迫之下,连以往百分之一的速度都是发挥不出来。
  
      想要凭借自己的这一双脚,在几息内的时间逃出这百万里方圆,简直是做梦。
  
      对于他们来说,等待他们的,接下来就是只有一个词。
  
      那便是:灰飞烟灭。
  
      而在万丈之外的阿达,这个时候则是如同变态一般,竟是不知道在跳着什么鬼舞,脸上有着一副狰狞狂笑的表情,谁看都是莫名胆寒。
  
      骇人心骨的笑声,在整个阡陌城的废墟之地回荡。
  
      很明显,这阿达是喜欢看这些人在自己的强势压迫下,四处逃窜。
  
      就像一群逃命的蝼蚁。
  
      轰!轰轰!轰轰轰!
  
      从天际上方的红云之中,此刻有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那是爆炸的声音,声音传入下方,惊得那些逃窜的雨谒宗修士,一个个越发的慌乱了起来。
  
      这些修士,如同没有丝毫修为的凡人一样,一跌一撞,凭借自己的一双腿,在这地上拼命奔逃。
  
      从云中散出的珊瑚红光,遮掩了天地所有。
  
      从这云中破裂而下,光是这投下的红光,当照落在那些雨谒宗修士的身上之时,这些雨谒宗修士的身形,便是彻底的化作了灰飞、烟消云散。
  
      连一丝一毫的惨叫都是没有时间喊出。
  
      轰!
  
      又是一声震彻天地的巨响,从这红云中炸响!
  
      原本还停留在一百五十丈之处的红云,这时候再一次往下急速坠下。
  
      太一的周身。
  
      敖玥与蚩尤,二人并肩站立,都是仰头看着这红晕,眸子紧凝,有着一丝汗,从额角滑落。
  
      而东方乐则是龇牙咧嘴,看其这个样子,显然是还想要再往前冲一次,估摸在这小疯子的眼里,天底下完全就没有‘害怕’和‘打不过’这两个词。
  
      一旁的叶枫则是死死的将他给摁着,同时也是看着这天际的红云,眼中有着深沉思索之色,也不知道这家伙脑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至于秦韵,则是站在太一的身侧,看向这红云的同时,眼角看向太一的侧面。
  
      脸上的神色,还是最初的那般沉着、冷静。
  
      而就在这个时候,太一的心口,突然有着血红光芒大放,这光芒映入了秦韵的眼中,令秦韵的眸子…猛地一凝。
  
      她从这血红色的光芒之中,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
  
      对于这股力量,她没有办法言明其中到底蕴含着什么,从未感知过!
  
      所有的感受,最后只能凝结成两个字:惊异!
  
      天际红云!
  
      以极其之快的速度,往下狂坠!
  
      不过区区一百五十丈的距离,对于这红云而言,刹那便至!
  
      原本…
  
      按照最初的设想来走。
  
      当这红云降下之后,紧接着的应该是一声剧烈的轰鸣,然后整个百万里方圆都将在这爆炸之中彻底的化作焦土,连分毫的渣渣都不留分毫。
  
      然而…事实却绝非如此。
  
      压根就没有动静。
  
      从高空往下望去,原本应该砸向地面的红云,在最后接近的那一刻,瞬间消失,无影无踪。
  
      就连那些雨谒宗的修士,也是一个个愣了,还保持着最后逃窜的姿势,眼神中都是透着不敢置信之色。
  
      他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雨谒宗宗主胡哨,惊愕的脸颊更是发蒙,完全搞不懂是什么状况。
  
      他都已经做好了‘壮烈牺牲’的打算了,到头来却是半点事没有,别说方圆百万里化作焦土,连一丝一毫的火花都是没见到。
  
      难不成…
  
      这位‘爆尊’突然大发慈悲,准备放自己这帮子人一条生路?!
  
      别说胡哨和他的一帮雨谒宗弟子发蒙,蚩尤和敖玥,还有东方乐和叶枫,就连靠近太一咫尺的秦韵,都是没有弄懂。
  
      怎么回事?!
  
      刚才…发生了什么?!
  
      正当众人都在惊疑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之时,有着一道愤怒的狂吼之声,震天彻地的响起!
  
      同时,带着一连串的闷响!
  
      只见在那万丈之外,原本站在原地的阿达,突然身子猛地膨胀,然后‘砰’的一声又缩小了下去,周身更是虚空爆碎。
  
      整个人一口鲜血又一口鲜血的往外喷,周身的红花黑袍,更是在这一刻,直接爆开,破碎了大半,显出了这阿达之内的内衬。
  
      阿达的这幅模样,尤其是那喷出的几口血,让这些修士一个个都是看懵了。
  
      那些个雨谒宗的修士,都是看着不断吐血的阿达,下巴都差点给掉了下来,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了?!
  
      明明上一次还强大到令人窒息的‘爆尊’,怎么转瞬间就成了现在这幅模样?!刚才的红云去了哪里?他又是为什么吐血?!
  
      一切,都是难解的疑惑。
  
      唯一清楚的,只有太一。
  
      此时的太一,虽然看起来神色平常,但是脸色也是显得极为煞白,他的体内,半数精血已经是消散,而且这剩余的一般精血,隐隐也是处于不稳的状态。
  
      更让太一感觉到无语的是,这也是他之前没有预料到的。
  
      便是他体内的修为,在掌天珏第三功能催动的瞬间,竟是百分百被抽了个干净,现在的太一,体内已经没有丝毫的灵力。
  
      目光,看向前方。
  
      太一看向那‘罚’之二人,他的目光主要是放在另一个,那个从始至终都没有出手的家伙。
  
      若是这家伙再出手,此刻的太一…也没有手段抵挡了。
  
      只能在心中希望,方才的那一道诡异之击,让这家伙忌惮,不敢随意出手。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可能!!”
  
      阿达的怒吼声,响彻天地。
  
      他的马尾已经散了,一头珊瑚红的长发肆意披散周身,头上的斗笠也是被掀飞,露出了那张脸,如同是十七八岁的少年,满脸的张扬轻狂。
  
      “阿达,你已经重伤,我们马上回去。”
  
      另一人,凝声开口说道。
  
      “老段,我不走!”
  
      阿达龇了龇牙,猛的吐出一口血,眼中有着狠色,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阿达,不可乱来,这小子手段诡异,方才你使出的那一招,所有的神爆之力,都是在最后一刻,尽数回到了你的体内,于你体内爆裂。”
  
      “此等诡异之法,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见过,还是先走为妙。”
  
      被称作‘老段’,脸上有着黑色条纹之人,看了眼远方的太一,眼眸之中有着一丝凝色,显然如太一猜测的一样,自己刚才使用掌天珏的第三功能,让这家伙产生了忌惮之意。
  
      “管他什么诡异之法!”
  
      “他娘的!胆敢这样弄老子,老子今年不弄死他,老子就死在这!”
  
      阿达咬了咬牙,完全不顾及自己的伤势。
  
      “你已经伤了本元,再继续下去,你的身体扛不住,一旦让本元彻底重创,就算是老大也没办法帮你复原。”
  
      老段连忙是出口说道,想要制止阿达。
  
      不过很明显,这些话说了都是白说。
  
      批头散发,一头的珊瑚红发,那张只有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年脸庞,充满着狰狞之色,不服输之色:“老子今天要是走了,那就是服输了!”
  
      “输给一个造化九重的小子,呵呵,老段啊老段,你觉得这样的消息传出去,我还要活?”
  
      阿达说完这话,眼神一狠。
  
      双手,猛的合十一拍,一双眼死死的盯着万丈之外的太一,厉声大喝:“小子,你要是有本事,就把老子的这一招也送回来!”
  
      “老子,就算躺这死了!”
  
      随着阿达的话语出口,只见整个地面,在疯狂的震动。
  
      无数的裂缝沟壑,从地面出现。
  
      那些原本还没搞清楚状况的雨谒宗修士,再一次惊骇、惨叫了起来,因为他们赫然是发现,从这些地面沟壑纵横的裂缝之中。
  
      赫然!
  
      一只,又一只!
  
      大小不一的手掌出现,这些手掌出现的地方,雨谒宗的修士,不管是站在原地,逃遁,亦或是升空而起,都是…没有办法逃脱。
  
      因为在这上方的虚空之中,赫然也是有着一只又一只珊瑚红的手出现。
  
      轰!轰轰!轰轰轰轰!
  
      这些雨谒宗修士的身躯,毫无征兆的爆炸开来,血雨淋漓,风吹过…便是成了腥风。
  
      腥风,血雨。
  
      太一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这特么…是什么神通?!
  
      妈的,这个什么‘罚’组织里面的家伙,就没有一个正常人?!用出来的术法神通,一个比一个奇怪,一个比一个奇葩!
  
      万丈之外的阿达,这个时候脸上有着得意的狠色。
  
      丝毫不顾不断从口中涌出的血沫,猛的咬牙,额头青筋暴起。
  
      轰!
  
      在太一的八方之地,还有上与下,十个方向,各自有着一只巨大的珊瑚大手出现,同时朝着太一拍去,同时在这十道手掌之中。
  
      清晰可见!
  
      其内,纵横涌动的毁灭之力!
  
      璀璨的珊瑚红光,从这十道手掌之中,惊世绽放!
  
      不单单是这十道手掌,那些从虚空、从地面,从任何之地出现的手掌,都是有着璀璨的珊瑚红光,炸响而起!
  
      阿达,嘴角带着得意的狠笑。
  
      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什么留手不留手了,也不在意什么活的还是死的!
  
      合十的双手,有着血,从这虎口磅礴滑落。
  
      “爆!”
  
      一咬牙,大喝!
  
      【大佬们,早安了~最近事情太多,实在是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