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夺舍了东皇太一 > 第537章 宴
    天秦宫。
  
      专门给客人准备的瑰丽楼阁群。
  
      太一等六人,全数是被分开安排,每人安排了一栋楼阁,不可谓不大气。
  
      “主人,这天秦宫,竟是一处巨型聚灵阵,那秦傲真是够豪气。”
  
      其中一处楼阁之中,太一站在这楼阁之巅的平台,站在这栏杆之畔,从这里一眼望去,能够看到天秦宫的小半面貌。
  
      而仅仅就是这小半面貌,便是令人惊叹。
  
      这天秦宫,实在是过于奢华。
  
      一切的建筑,都是透着一个字:豪。
  
      再多加一个字的话,便是:贵。
  
      豪不可言,贵不可言。
  
      风,掠过这楼阁平台之巅。
  
      太一的银丝长发,在这风中轻扬,他的目光…这个时候落在了一个方向,那是一处极为恢弘的殿宇群落,由九座九层的楼阁,呈环形环绕。
  
      而在这九座楼阁的中间,有着一座同样九层,但是高度却是其余九座两倍之高的楼阁,这一座楼阁,以廊桥与周围的九座楼阁相连。
  
      廊桥呈朱红之色,而这些楼阁,则是古木红色,相接在一处,透着一股古香高贵之气。
  
      太一的目光,便是落在这中间楼阁,第九层。
  
      因为,从这第九层之地,有着秦旭的气息。
  
      显然秦傲摆下的宴席,就是在这第九层之地。
  
      而太一所注目的这一处楼阁,在天秦宫之内,有着属于它自己的名字。
  
      其名:三阁。
  
      ——————
  
      三阁,第九层之内。
  
      宴席极为盛大,装饰皆是以华丽的鲜花,有着容貌天人的女子,在这宴席之中歌舞而动,身姿轻盈,让人一目望去,便是再也移不开眼。
  
      席上人员诸多,都是秦家主宗之人,前来陪席。
  
      最为主要的,还是那四个坐在最靠前的四人。
  
      四个,并排而坐。
  
      并没有分什么主次。
  
      从这一点来看,秦傲的安排还算是有点心意,仿佛是在众人表明一点,在我秦家之内,兄弟之间没有贵贱分别,大家都是兄弟,自当同仁。
  
      秦傲居中而坐,他的左侧是秦旭,右侧则是另外的两个男子。
  
      一个青年模样,俊秀非凡。
  
      另一个则是截然相反,如同是行将就木的枯朽,整个人的身子佝偻,垂暮老人。
  
      青年模样者,是秦傲的五弟秦修,也可以说是秦旭的五哥。
  
      而那个枯朽老人,则是秦傲、秦旭、秦修,在十九个兄弟中排行第十三的秦牧,论辈分和模样,这秦修和秦牧倒是搞反了。
  
      不过修行者,外表只是一个表象。
  
      青年俊秀,亦或是枯木老朽,都是心意之间的闪动罢了,只看修行者愿意用什么形象去示人而已。
  
      然而…
  
      此处的秦牧,却绝非如此。
  
      他身上的气息,与他的模样很是匹配,同样是极为萎靡,如同要凋零之状。
  
      “十三弟,你身体有恙,这酒就少喝一些,虽然你与你七哥许久未来,但是以茶代酒,也未尝不可。”
  
      秦傲脸色微正,言语中带着几分关怀之意,朝着秦牧说道。
  
      这秦牧竟是站了起来,身子佝偻,双手捧着一杯酒,朝着秦旭施礼:“七哥,小弟,敬你一杯。”
  
      此番话,秦牧说的语气很重。
  
      仿佛,话里有话。
  
      秦旭眉头微皱,他从自己这个十三弟的眼中,看到了别样的神色。
  
      那,是无奈。
  
      他,心里很清楚。
  
      自己这个十三弟,命不久矣。
  
      至于这条命是怎么丢的,秦旭瞥了眼自己身边一脸关心的秦傲,眼中有着几缕寒光闪过。
  
      若是秦旭没有猜错,这一次秦牧来秦天城见秦傲,目的恐怕也是只有一个。
  
      那便是等自己死后,希望秦傲接手自己地界的时候,能够宽待一些他的那一脉族人,至少…给他的族人们一条生路。
  
      对于这个十三弟,秦旭没有好感,不过也没有坏感。
  
      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十三弟一向为人谦和,向来不与人争夺,对于秦傲的话也是说什么听什么,给什么要什么,就比如秦傲把其他分宗的地界收来平分,秦牧也是照单全收。
  
      总的来说,在秦旭的眼中,秦牧只有两个字:软弱。
  
      也正是因为秦牧的软弱,他才能够继续存活到现在,因为根据秦牧的出生来看,当初十九个兄弟之中,秦牧的出生极为偏远支脉,乃是最为卑微。
  
      若是他不乖乖听话,恐怕早就是被弄掉了。
  
      然而哪怕他是如此的听话,最终依旧是没有逃脱被吞并的命运,秦傲最终还是对他下手了,而且一出手就是死手。
  
      而秦牧之所以敬秦旭。
  
      是因为诸多兄弟之中,他佩服的人,只有秦旭。
  
      只因为秦旭敢做他不敢做的事情,敢怼他不敢怼的人。
  
      哪怕秦牧现在这幅模样,哪怕他知道是秦傲把自己弄成这幅模样的,秦牧还依旧只能对秦傲恭恭敬敬,不敢有分毫的不敬。
  
      因为他自己心里清楚,他算是死定了,但是不能祸及自己这一脉的族人。
  
      以往不是没有例子,他们的十五弟秦图,临死之际直接跟秦傲对着干,挑衅秦傲,甚至直接杀来秦天城,秦傲制住了当时的秦图,并没有杀秦图。
  
      只是将秦图禁锢在了秦天城,让秦图坐等死期将至。
  
      而等到秦图死后。
  
      结局…
  
      结局是秦图死后。
  
      秦图所在的那一脉族人,第二日被屠杀了个干净,不论男女老幼,都是被灭了个干净,完完全全的绝种了,连刚出生的婴孩都是未曾被放过。
  
      消息传出,秦傲‘大怒’,立刻着手调查,而在秦天城调查之后,给出的理由是被受到‘天无’袭击。
  
      对于这个解释,其他分宗虽然心里都明白怎么回事,但是完全没有办法反驳。
  
      ‘天无’是混沌大世一个极为血腥的组织,平常干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四处屠城灭族,被这‘天无’碰上,只能说倒霉,根本没有办法说理。
  
      而除却这秦图之外,其余老老实实死去的秦家先祖们,他们的族人都是被保留了下来。
  
      虽然结局是被囚禁在这秦天城之内,可至少有一块繁衍之地,至少能够安居乐业,至少…能够保下一条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