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夺舍了东皇太一 > 第538章 三祖后人
盛宴,还在继续。
  
  觥筹交错,歌舞欢喜。
  
  秦旭坐在自己的位子之上,自从秦牧那一杯酒之后,他便是再也没有举起过自己手中的杯子,静静沉默于座位之上,脸色亦是极为阴沉,好似谁欠他五百万一般。(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老十三,来!大哥这杯酒,祝你伤势早日康复!”
  
  秦傲的声音,在这宴席之上响起。
  
  所有陪席喝酒的人都是跟随着秦傲举杯,纷纷是站起身来,朝着秦牧遥遥举起:“我等恭祝十三祖伤势早日康复!”
  
  秦牧面对秦傲如此,则是再次站起来,一脸的诚惶诚恐,弯腰行礼,与秦傲碰杯。
  
  “秦傲。”
  
  而就在这个时候,还不等这一场觥筹完毕。
  
  秦旭,声音已然是开口。
  
  语气中带着几分肃冷之意。
  
  让这原本热火不少的宴席,顿时冷了下去,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秦旭的身上。
  
  毕竟以秦傲的身份和地位,他的名讳,在场何人敢直呼?!
  
  可是秦旭,偏偏就是这样直接喊了。
  
  恐怕秦家之内,也只有他敢了。
  
  “七弟,长幼有序,这是秦家祖训,你怎可以直呼大哥名讳!这也实在太不像话了!还不快快起身,向大哥陪酒道歉!”更新最快电脑端:https:///
  
  排行第五的秦修看向秦旭,这个时候厉声呵斥。
  
  什么长幼有序,什么祖训,都是放屁,这秦修无非是想要拍秦傲的马屁。
  
  “秦修,你闭嘴。”
  
  秦旭冷冷瞪了眼秦修,声音更是冰冷。
  
  众兄弟之中,这个秦修最会拍马屁,秦牧这一次来秦天城是为了自己的族人,为了让自己的族人,能够有一个相对交好的生存。
  
  可谓是忍辱负重,还值得敬佩一番。
  
  然而这个秦修则是不然,这小子十年有八年逗留秦天城,都快把这天秦宫当成自己家了。
  
  秦修之所以如此。
  
  一,是为了让他的这位大哥秦傲秦傲放心,表忠心,毕竟自己人都在秦天城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二,则是为了拍马屁,靠近秦傲就能够时时刻刻拍马屁,不放过任何的机会。
  
  故而这秦修,也是秦家诸多分宗中活的最为滋润的,不管是分肉还是喝汤,秦修所得都是其他分宗的数倍乃至数十倍。
  
  “秦旭!”
  
  秦修瞬间站了起来,脸色皆是怒火。
  
  宴会的气氛,更是在这个时候降至了冰点,宴席上那些陪席的秦家主宗高层,一个个都是眼神顿时冰寒了起来。
  
  这些人,可是一个个人精。
  
  别看参加宴席,一个个都是对秦旭恭恭敬敬,敬酒的敬酒、行礼的行礼,一口一个七祖大人,俨然是把秦旭当祖宗供着,可是只要秦傲一句话出口,这些人都会毫无不由对秦旭下杀手。
  
  “老五,坐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
  
  秦傲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声音淡淡出口。
  
  老大发了话,其余人都是不敢再有任何的言语,而秦修也不亏是经验老道的马屁精,一听到秦傲的话语,下一秒就是怒气全散,坐了下去。
  
  “说。”
  
  秦傲放下手中酒杯,微微偏头看了眼秦旭。
  
  眼中,有着一丝掩埋的怒色。
  
  自己的这个七弟,一向是秦傲心中的一根刺。
  
  若非二人是同胞父母所生,若非自己曾经答应过母亲要生生世世照顾这个弟弟,若非曾经年少之时,秦旭曾经救过秦傲的性命。
  
  若非…!
  
  对于秦旭,他是恩怨皆有。
  
  暗中咬了咬牙,秦傲原本以为先前上雍城内乱,宣家造势,能够把秦旭给干掉,也算是为自己除去一块心结,就算是失去上雍地界,也是值得!
  
  可是谁能够想到,那南离世家和宣家,都是一群废物!
  
  “三哥后人已回,你该将三哥的东西,还给他的后人。”
  
  秦旭,声音一字一句,出口。
  
  顿时!
  
  整个宴席,已经不是降至冰点那么简单!
  
  就像深埋的炸药,已经点燃了火星一般,随时都可能炸。
  
  从秦傲的身上,有着一股杀意,于此刻刹那冲散而起,让整个宴席上的修士,皆是感觉到了震颤,哪怕是那些陪席的修士,一个个也无不是神色中带着震恐之意。
  
  他们,已经许久许久,没有感受过自家老大这般的杀气冲天了。
  
  三祖。
  
  这在秦家,尤其是秦家主宗,尤其是在秦家之主秦傲的面前,就是一个绝对的禁词!何人敢提?!
  
  “怕是要出点事了。”
  
  待客楼阁,太一站在这楼阁之巅,看向三阁所在,眸子微微一凝。
  
  就在刚刚那一刻,从那九重楼阁环绕的阁宇之内,有着一股极为肃冷的杀意,扩散而出,这股杀意…能够让人感觉到真切。
  
  绝非,是吓唬人的。
  
  秦傲当真是动了杀意!
  
  玄墨的声音,这个时候在太一的耳畔响起。
  
  “这秦家,看来有点乱。”
  
  太一微微点了点头,声音传入王戒之内。
  
  “我且问你,倘若这一次不能动用传送阵,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横渡数州?”
  
  太一,不得不开始考虑后手。
  
  至少从目前这个情况去看,秦旭想要让秦傲出手帮自己开启移天之阵,不能说完全不可能,但是…其中希望的确很是渺茫。
  
  就目前这个情况来看,这两老小子之间的关系,已经是僵到让人无语的地步。
  
  “有倒是有,但是耗时太长,主人你肯定是等不了,何况在州与州的交界之处,有着天然结界,这结界极为诡异,无量境之下进入,将会尸骨无存。”
  
  “曾经老主人兴起去探查过一次,然而并无所获。”
  
  玄墨的声音,从王戒中传出。
  
  太一,没有再回。
  
  如果只有秦傲这一条路子,那事情就将变得有些难办了起来,至少这比来到秦天城之前,太一所想象的难度,要大上许多。
  
  他曾经想过秦旭与秦傲的关系,可是也没有想到,这两家伙之间,已经是到了这个地步。
  
  动不动,就是起杀意。
  
  而且太一能够看得出来。
  
  秦傲打心里是想杀秦旭,但是碍于很多事情或者情面,又或者曾经的一些过往,他不能杀秦旭,想杀却又不能杀,这样只会将仇恨不断的堆砌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