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错位神医 > 955:是明抢民女吗?
955:是明抢民女吗?
  杜泽西知道,这是钱平安最大的让步了,别看对方是一个人,东游西荡的,但要是尽力发挥的话,人家一句话就足可以将自己揭个底朝天。
  今天不该来啊,便定小舅子的场子找不回了,这场子必须这样丢掉。不过,既然来了,不能这样走啊,不能和这小子敌对,那就和他搞好关系嘛。
  “好吧,本来我想请钱医生去喝酒的,既然钱医生没空,那就明天吧。钱医生,这是我的名片,您方便留一个联系方式吗?”杜泽西给钱平安递过来一张名片。
  “哈哈,好啊。”钱平安接过杜泽西的名片,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片递给杜泽西,这是穆莎芭帮他印的。
  “哈哈,好精致的名片。钱医生,那我不打扰你了,我们明天约。”杜泽西瞪了一眼还要说话的小龙,带着自己的人走了。
  真是来匆匆,却也匆匆。
  “小龙……,杜三哥……。”张灿急的大叫。
  “小张啊,你的事儿,我托不住,不好意思了,回头我请你喝酒道歉。”杜泽西没停下,头也不回,一边走一边说。
  呃,这是么回事?不仅李少再次震惊,就连孔晓桐也惊呆了。她知道钱平安厉害,但是,她想不到,连道上混的,地下三剑客之一的杜老三都不敢轻捋他的虎须的,这是什么情况?不就是一个监犯吗?怎么就连杜老三都怕他呢?
  钱平安一把抓住要走的张灿,然后把他丢在大堂的沙发上。
  “你们两个,自己打电话叫你们父亲来接人呢,还是我帮你们打?”钱平安再次给机会他们,不对是给机会他们父亲。
  如果他们自己不打,钱平安准备打给梁博。一个警二代,一个城管二代,二十多岁无所事事,竟然和混混们混在一起,他们的父亲相信也好不到哪儿去。养不教,父之过啊。
  “哼,有本事你倒是打啊,装得好像真的知道我们爸妈的电话一样。”张灿不以为然。
  “钱医生,对不起,我不该乱说话。不过,你知道我也就嘴巴发发狠而已,你不要麻烦我爸好吗?我保证,以后绝不会有这类事发生,我也绝不会乱说话。”李少和张灿完全是另一种态度。
  “你现在的太度很好,我喜欢。不过,你还是要叫他来一趟的。”钱平安说。
  “钱医生,可以不叫他吗?他真的很忙。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其实,我和我爸感情很不好,他天天忙着案子,从小到大就没管过我,我不知道是不是一位好警察,但是,他一定不是一位好父亲。”李少十分诚意的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你父亲叫什么名字?”钱平安知道,很多警察真的忙的连家都顾不上,甚到因为如此,自己的孩子也变成罪犯了。
  “李国华。”李少没好气的说了一个名字。
  “李少,你听他唬干嘛呢?他能叫得到我们的老子,我才不相信。”张灿不以为然。
  钱平安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这坑爹的货,今天确实坑爹了。主要是,钱平安对城管的观感并不好,所以,他拨了梁博的电话。
  “梁大人,听说你又升官了。”钱平安拨通电话后说。
  “职位越高责任越大,升官就等于加担子,成惶成恐啊。钱医生在哪里呢?是不是回韶州了?”梁博听到钱平安声音很高兴。
  “是吗?那为什么那么多,削尖了脑袋都想升官呢?”钱平安笑说,“其实,如果你一心为民,再高的位置你也不会有成惶成恐的感觉才对,你有这种感觉,证明你还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啊。”
  这种话,大概也只有钱平安敢对梁博说了,就算是上司,也未必会有人这么直接说出来,除非是在打官腔,演戏给别人看。
  “你不懂,你以为当官,真的是什么都自己说了算啊。事实上,很多事,官越大,掣肘就越多。”梁博感叹道,“钱医生,你在哪里呢?有事吗?”
  “哦,我在韶源酒店。在这里遇到一些怪事,我见过很多很嚣张的富二代官二代,但是我今天见到一个非常嚣张的城管二代。据说,他的老子是南区城管局的。”钱平安开始告状了。
  “姓什么的?”梁博知道,如果一般后,钱平安不会打电话给他的。
  “姓张的,我就在这里等着,你让他老子来领他回去吧,如果他不来,我说不定忍不住会把他废了。”钱平安淡淡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梁博挂了电话。
  梁博很生气,城管本来就有很大争议,很多人指责,现在居然连城管的儿子都出来嚣张了,要是这事被媒体知道了,还不知道会写些什么东西出来。
  他一边换衣服,一边拨打秘书的电话。
  “你帮我查一下,南区城管姓张的是干什么的,你问问他知不知道他儿子今晚在韶源酒店干什么事了。哦,对了,韶源酒店的老板是谁?顺便帮我查一下。”梁博决定去一趟韶源,他本来这几天就要找钱平安的,因为老丈人的身子最近好像有点反常,他得找钱平安去把把脉。
  钱平安打完电话,将李少的穴位拍开,对他说:“我估计,等会儿不仅这炮哥的老子会来,还有其他人要来,你负责如实的告诉他们这里发生了什么。要是你讲半句假话,我明天会去找你的。”
  “钱医生,你…你走了啊?”李少说。
  “你难道喜欢让我一直陪着你?你早盼我快点滚蛋了吧。”钱平安笑说。
  “不是,你走了,张灿怎么办?他…他站不起来。”李少说。
  “你操的心还真多啊,你管他干嘛?他老子那么厉害,自然会想办法啊。顾好你自己吧,千万别说假话哦,必须如实告诉来人。”钱平安将孔晓桐的穴位拍开,拉着她往外走。
  他估计,梁博很快就会来,他不想在这种场合和他见面。
  “你干什么,放开我,我不回去。”孔晓桐手脚能动,又开始挣扎了。
  啪啪,钱平安不废话,又封了她的穴道,然后身子一矮,把她扛在肩上若无其事的往外走。
  大堂的人惊呆了,这小子这是明抢民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