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刀纵横 > 第456章 秦柳vs秦翊

  炎帝说道:“诸位,秦柳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你们还有疑问吗?”
  金刚门和天机阁至此都无话可说了,灵智和白玉川恨不得亲自上阵,可就算是他们,面对着秦柳那奇诡的招数时,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秦六汀虽然失望,但毕竟还有一个秦磊,他问道:“炎帝大人,现在他们三人有资格继承帝血,如何确定最后的人选呢?”
  炎帝说道:“秦柳刚才大战数场,消耗不小。为了公平起见,由秦翊和秦磊先行比试一场,胜者再与秦柳比试,最终的胜者便是帝血的继承者。”
  秦六汀点点头,看向秦天义:“二弟,你觉得如何?”
  “既然是炎帝大人的决定,我没有意见。”秦天义对自己的儿子很有信心。
  秦翊和秦磊两人相视一眼,空气中似乎有火花闪现,尚未开始比试,便已经有了浓浓的火药味。
  秦磊不敢怠慢,双手一握,便有一对巨大的拳套出现。拳套做成了虎头形状,青面獠牙威风凛凛,眼睛里似乎有火光闪烁。这是他的本命玄器,中品灵器虎咬。
  秦翊则是手持一柄黑色长剑,同时将修为降到了四阶玄灵境,说道:“出招吧!”
  秦磊双拳一碰,两头猛虎虚影从虎咬中跃出,从两侧向着秦翊奔去,他自己则中宫直入,中途又忽然改变方向,绕到了秦翊身后。
  秦翊三面受敌,微微一笑,手中长剑向前方一挥,两头猛虎顿时被切成了两半,然后回剑挡在身后,恰好接住了秦磊的双拳。“轰”的一声巨响,秦磊向后退了数步,而秦翊依旧背对着他站在原地。
  秦磊面色凝重起来,他刚才虽是试探,但已经出了七成力,而对方长剑尚未出鞘便将他的攻击悉数化解,显得更加游刃有余……
  他正在思考破敌之策,只听秦翊冷冷地说道:“你的实力我已经了解了,再战斗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你可以输了!”
  “什么?”秦磊怀疑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便看到一道银光乍现,他下意识地将虎咬挡在胸前,只觉得双手一痛,人便向后飞出。
  “咣铛”一声,虎咬裂成了两半,掉在地上,秦磊的双手上布满了剑痕,已经是鲜血淋漓!
  “刚才发生了什么?”他看着几乎失去知觉的双手,脑袋里一片空白。
  “磊儿,你没事吧!”秦六汀急忙上来查看,发现已经伤及筋骨,顿时怒气冲冲地看着秦翊说道,“为何下此重手?”
  秦翊满不在乎地说道:“这怪不得我,怪就怪他太弱了!”
  上官茜儿笑着点了点头,对秦天义说道:“翊儿的剑技已经小成了,刚才剑锋只出鞘一寸,便瞬间发出了一十八道剑气,这都是他外公教导有方!”
  秦天义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上前递给了秦六汀,说道:“大哥,这是上好的疗伤丹药,对磊儿的伤势有好处。翊儿他与人对敌经验不足,出手过重,还请大哥多多包涵,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秦六汀苦笑着摇摇头,接过玉瓶取出丹药给秦磊服了下去。
  此时,明玉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她拉着秦柳的手担心地说道:“柳哥,要不然我们不比了,那个叫秦翊的实在是太厉害了……”
  秦柳此时也是心中惴惴,没有必胜的把握,不由把目光看向了秦枫。
  秦枫说道:“你们应该都看得出来,秦翊他修炼的是纯粹的剑道,刚才他发出的剑气里没有花里胡哨的东西,威力远远超过了一般人能发出的剑气。而且如果我没有看错,他修炼的应该是金属性功法,可以极大地增加攻击的威力!此外,他的剑技也十分地高超,长剑始终不出鞘便是为了蓄力,一出鞘必然势若雷霆,令对手防不胜防。”
  明玉听了更是担心,问道:“大哥,那你说该怎么办?”
  秦枫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两人的功法并无明显的克制关系,而且二弟的功法等级高上许多,虽然临敌对战经验不足,但依然可以一战。二弟,你还是把飞雨取出来吧,否则空手恐怕不是对手。”
  秦柳听后信心大增,将飞雨握在手里,走到了秦翊对面。
  “算你有胆,见识了我的本事后还敢站在我的面前!还有,你终于肯拿出那把兵器了吗,我正想领教领教!”秦翊一脸傲然地说道。
  “看招!”秦柳二话不说立即发动了进攻,双手持刀向秦翊砍去,此时的飞雨已经处于半始解的状态,一层薄薄的水膜环绕在刀身表面。
  秦翊剑鞘横削,挡住了秦柳的劈砍,不过他已经是大吃一惊,因为秦柳的兵器竟然没有半点破损的痕迹。
  “怎么可能?我手中的这把可是外公送给我的上品灵器,即使是中品灵器砍在剑鞘上也会产生裂纹!秦柳手中的兵器看起来虽不起眼,难道也是上品灵器?”
  就在他迟疑的功夫,飞雨表面的水膜便蔓延到了他的长剑上,将剑柄和剑鞘的连接处牢牢地粘了起来。秦柳的目的很明确,只要不让秦翊拔剑,他就能稳操胜券。
  秦翊面色一变,连忙凝神应对,神识控制之下欲使长剑出鞘,却感受到了一股极大的阻力。此时又见秦柳向他攻来,连忙抽身后退,他自然知道若是被那种诡异的水缠上,即使是他也很难取胜。
  “秦柳,原来这些人里最深藏不漏的,是你!”秦翊的身上忽然爆发出了强烈的剑气,剑鞘上的水膜顿时被刺的千疮百孔,“刷”的一道银光照亮天际,秦柳浑身汗毛顿时竖起,连忙在身前布置了一道水幕。
  “刷刷刷刷”,水幕被切成了无数块,但剑气的速度也慢了下来,秦柳这才看清剑气的轨迹,堪堪将大部分避开,但身上还是被划出了几道血痕。。
  “柳哥!”明玉捂住了嘴,一颗心快要跳了出来,林芷兰也是紧紧地攥着衣角,强忍着内心的紧张。
  秦翊惊讶道:“我已经出鞘了三分之一,你竟然只伤了点皮毛!在秦家这个破地方能修炼到如此的程度,已经算是出乎意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