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刀纵横 > 第457章 飞雨建功

  秦柳面色凝重,秦翊剑气之利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竟连旁人都束手无策的粘性水膜都可以切开。而且秦翊并未施展全力,若是全剑出鞘,恐怕他刚才要受重伤。
  “秦柳,你还不投降吗?不管你使出什么招数,都会被我的剑气斩断!”秦翊傲然地说道。
  秦柳道:“不愧是六级门派教导出来的!只是此战关系到我秦府的荣誉,我决不能放弃。你既然说任何招数都可以斩断,那你试试这招!升华吧,飞雨!”
  他手中的飞雨刀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化作一团白色的水汽,迅速地将秦翊包裹起来。秦翊大惊,瞬间劈出了数道剑气,但气体如何能被斩断,不过是略作搅动而已。
  围观之人更是惊骇莫名,秦柳的武器竟然变成了一团水汽,这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就连炎帝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因为他感受到了这是一种全新的力量,从未在玄天大陆出现过的力量!
  秦翊被水汽包围,略感心慌,不由得多呼吸了几口空气,有不少水汽通过口鼻进入了他的体内。
  秦柳见状大喜,见秦翊想要逃出水汽的范围继续攻击他,急忙大声说道:“慢着!秦翊,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你现在已经吸入了我的水汽,只要我意念一动,你就会身受重伤!”
  秦翊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脸色惊疑不定,神识略一内视,发现了在肺部和经脉中确实有不少水汽,但他并未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便认为秦柳是在虚张声势。他刚夸下海口马上被打脸,心中正自愤怒着,便要伸手拔剑,意欲一招将秦柳重伤击败。
  秦柳见状暗叹了一声,秦翊的手刚刚触摸到剑柄,还未发力,便觉得胸部一阵锥心的剧痛,忍不住“啊”的一声惨叫出来。
  秦翊大骇,连忙神识内视,发现肺部的那些水汽忽然变成了一根根细小的尖刺,正在大肆破坏!他连忙在体内聚集起剑气想要将水汽消灭,但剑气一来水汽便化为雾状,剑气一走又变成小刺,根本无法消除!正所谓最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如此下去,他必受严重的内伤而失去战斗力。
  “秦柳,你竟然还有如此歹毒的招数,可恶,去死吧!!”秦翊忍痛手握剑柄,“刷”的一下将剑身全都拔了出来,顿时一道惊天动地的剑气以闪电般的速度向秦柳斩去。
  秦柳心中一凛,但他早有准备,神识一动,在秦翊经脉中徘徊的水汽忽然凝结成了一滴滴的强力“胶水”,将他经脉中的各大要穴堵的死死的!
  秦翊浑身的剑气流动瞬间停止,经脉中的剑气不同于攻击的剑气,比较柔和,加上水汽凝结成的水滴比之前的要粘稠数倍,任凭剑气如何冲击,依旧纹丝不动。
  经脉中的剑气无法运行,发出的剑气便失去了支撑,速度和力量都渐渐地弱了下来,被秦柳轻易地避过了。
  “秦翊,还不认输吗?现在你的经脉已经被我控制,无论什么招数你都施展不出来了!”
  秦翊听后浑身颤抖,脸上满是憋屈的神色,可他用尽办法,都无法打通经脉。现在的秦柳只要轻轻一拳,就可以把他打倒!
  “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我可是外公亲自传授的,你只不过是秦家的一个弃子,如何能打败我?你这究竟是什么招数?”
  “这是我们秦府的独门秘技,我已经手下留情了,现在我仅仅是堵塞了你的经脉,要是我让水汽变成小刺,将你的经脉扎的千疮百孔,那会是什么结果?”
  秦翊闻言冷汗涔涔而下,若真如秦柳所说,他必将经脉尽废,从此变成一个废人!
  这瞬间摧毁了秦翊的意志,他失魂落魄地说道:“我……我认输!”
  “哗……”,周围顿时发出了一片难以置信的惊叫声,他们并不清楚发生在秦翊身体内的事情,根本想不明白为何占尽优势的他忽然间却认输了!
  上官茜儿和秦天义面色大变,连忙上前一左一右握住了秦翊的手,对视一眼惊叫道:“经脉完全被堵塞了!”
  “秦柳,你对翊儿做了什么?”上官茜儿厉声问道。
  秦柳说道:“我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只不过我绝对不能输!”
  接着他伸手一招,从秦翊的口鼻中冒出了几丝水汽,与空中的大团水汽融合后重新化作了飞雨回到他的手中。
  秦翊感觉体内经脉重新通畅,紧紧盯着秦柳一言不发,他到现在还难以相信,他无往不利的剑气竟然败在了几缕柔弱的水汽面前!更重要的是,他身为秦天义名义上唯一的儿子,堂堂六级门派神剑山的继承人,竟然败给了一个籍籍无名、被秦家抛弃多年的庶子,实在让他无法接受!
  秦柳则是兴奋非常,他彻底体会到了大哥给他打造的这把刀的厉害。若是只凭借若水诀,他暂时还无法取胜,但飞雨让他的实力瞬间暴涨,轻轻松松就打败了秦翊。
  秦六汀和秦威等秦家之人最是惊骇莫名,当秦翊出现的那一刻,他们心中其实都有了一个潜意识,那就是帝血最后多半要被秦翊夺走。可在他们眼中几乎无法战胜的秦翊,竟然莫名其妙地败在了他们从来没正眼瞧过的秦柳手上,对他们的打击甚至比丢了帝血更加沉重。
  再者,就算秦翊夺走了帝血,他的名字是在秦家家谱上的,他们尚可接受。但秦柳早已被秦家除名,现在是秦府的人,帝血被他拿走,那就相当于已经不属于秦家。被秦家视为无上荣耀的帝血被他人夺走,无异于奇耻大辱!
  更为难堪的是秦威,本来他有可能既得到帝血,又可以得到明玉,现在竟然变成了两手空空,让他如何肯甘心??
  秦天义忙道:“炎帝大人,这场比试有问题!秦柳他用了邪法,意欲置我儿于死地,应该取消他争夺帝血的资格!”
  秦翊眼光一闪,立即大喊道:“没错,他暗中偷袭,一点都不光明正大,如此卑鄙之人,根本无法获得帝血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