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食珍馔恋未央 > 第33章 琼音阁 6

  第33章琼音阁(6)
  这道红枣圆子是未央从母亲留下的竹简上学来的,只因做一回实在是有些复杂,所以未央才只在过年的时候做一次,现在离着过年还有十几天,为了姨娘,未央破例了一次。
  取来江米,梁米,黍米各少许,大约每样只要半陶碗也就够了。分别用石臼舂的碎碎的,过箩至少两遍,只留下细细的粉,分别放好。这个时候锅里就要烧水了,下入晒干的红枣,要选用那种果大肉厚的枣子,在沸水里煮过了之后,去掉皮核只留下枣肉。江米和黍米加入沸水,揉成白色和黄色的面团,梁米加入事先准备好的艾叶汁就会揉成翠绿色的面团,再把三种颜色的面团分别搓成三种颜色的小团子。接下来就是熬枣子,灶膛里的火不能太旺,不然枣子会糊掉,但是如果火小了又逼不出枣子自身的甜味。这枣子要熬一个时辰,最后加入三色圆子,煮熟了,晾凉,才算是得了。
  主仆二人围着锅台又忙活到了半夜,这才终于做好了,闵儿累坏了,挨着枕头便睡了过去,未央也极是困倦,挨着闵儿,和衣而卧,不多时便睡着了。再睁眼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未央没有惊动闵儿,自己悄悄起身,梳洗打扮之后来到了小膳房。昨天做好的红枣圆子再温一下,用盖碗盛了,放到食盒里。扶柳姐姐那边送两碗,姨娘那边送一碗,师伯留一碗,闵儿再留一碗,刚好。
  小院里这个时候极冷,昨日下了雪,院子里的路也变得更滑脚难走了。不过也有好处,这一夜过后,灵芝梅花酪便做成了。未央把陶碗里的梅花汁水冻成的冰捣的碎碎的,细细的铺在江米酪上,仍旧是分成五碗,全都仔细的装入了食盒里。
  这个时候闵儿也起了,未央便交代她给师伯送吃食,然后自己拎着两个食盒往前面去了。
  塔楼里一般都是歌舞升平到深夜,这个时候也还没有动静,经过膳房的时候,未央遇见了一位年迈的嬷嬷。
  “素小姐。”嬷嬷竟然喊的出未央的称呼,还行了礼,“老身姓祝,是三娘差遣过来照顾小姐的,未曾想小姐起的这样早,老身正要去给小姐送早膳的。”
  “祝嬷嬷好,有劳您了,昨个儿夜里我做了点儿点心,正要给姨娘和扶柳姐姐送去,可我不熟识路,辛苦嬷嬷带路了。”未央恭敬的说。
  “哎哟哟,小姐太客气了,折煞老身了。这前面院子里的小姐,可没有几个这样厚待我们这些下人的哟。天寒地冻的,小姐还是回去屋里暖和着,让老身替小姐送吧。”祝嬷嬷说道。未央本来想要推辞,奈何祝嬷嬷已经伸手过来接过了食盒,又把装着早膳的食盒放在了未央的脚边。未央不好再推辞,便细细的嘱咐了祝嬷嬷几句,才让祝嬷嬷朝着前面去了。雪天路滑,未央放心不下,凑巧这个时候闵儿穿戴整齐正要出门往师伯那边去,未央便让她送着祝嬷嬷到前院,自己则一直站在雪地里目送着两个人走到了拐角,再也看不见身影了,才转身回了小院。
  祝嬷嬷来到前院,先去了闫三娘的房里,闫三娘向来起的早,这时候应该不算打扰,送过了闫三娘那屋的,才折回了二楼,去了扶柳屋里。凑巧扶柳这几日起的也早,加上最近楚王府的大管家也没有过来留宿,所以锦鸢也在扶柳的屋里,祝嬷嬷敲了门,里面边有人应了。
  “是谁?这样早?”是扶柳的声音。
  “扶柳姑娘,是我,后院的素小姐打发我来送东西。”
  “祝嬷嬷啊,快进来吧。”扶柳说道。
  祝嬷嬷走到屋里,把两个食盒放在桌上,又看见锦鸢歪在一旁,依着窗框发着呆,也不理人。“锦鸢姑娘也在啊,真是巧了。”祝嬷嬷说着把食盒里的吃食拿了出来,“素小姐昨天夜里做的点心,让我给二位姑娘送来。这碗灵芝梅花酪,对滋养身子大有益处,素小姐说知道二位姑娘受过冻,说吃这个能调理好些,以后得了空就给姑娘们做了送来。这碗红枣圆子,是小姐闲时做的,让姑娘们尝尝,别嫌弃手艺。素小姐还特意嘱咐了,因为灵芝梅花酪是冷食,先食不利于肠胃,让两位小姐还是先吃了这温热的红枣圆子。”祝嬷嬷耐心的解释道。
  “哟,好精致的吃食,锦鸢就爱吃甜的,真是让小姐费心了。祝嬷嬷回头帮我告诉小姐,得空了我就过去谢她。”扶柳说道,一边的锦鸢只是闷哼了一声,也算是知会了。
  祝嬷嬷点点头,便退了出去,屋里只剩下锦鸢和扶柳两个人。
  “你看,我都说了吧,素小姐是个好人,昨天我随口说了一句,人家就这样费了心,往后见了人家,千万别使脸色了,让我和三娘难做。”扶柳宽慰道。
  “姐姐知道,我不是看不上她这个人。”锦鸢冷言道。
  “那你是怎么了?昨日摆那样的脸色。”扶柳问道。
  “我是嫌弃这命!同样是没爹娘的,人家凭什么走到哪里都像个小姐,而我们,就只是下贱的命,要豁出脸去讨好老男人。”锦鸢委屈的说。
  “我知道你不满意和楚王府大管家的事儿,当时我和三娘都原以为你不会答应的,这事儿我从来没问你,你当时到底怎么想的?”扶柳不解的问。
  “因为我需要钱!”锦鸢咬着牙说,“每次看见他,我都觉得恶心,但是我硬逼着自己和他相处,百般讨好他。只有这样,我才能有钱,有地位,才能在这琼音阁里说一不二。姐,咱们不是三娘,不是老板娘,新的姑娘一茬又一茬,我们总有人老珠黄的时候。我不想咱们老了,也像爹娘一样,过那样的苦日子。当年如果咱们有钱,小妹就不会……就不会……”锦鸢两眼含泪,双手紧紧的攥着衣袖。
  扶柳走过去抱住锦鸢,“这些话,你该早与我说的。”扶柳轻抚着锦鸢的背,安慰道,一边把红枣圆子递了过去。
  锦鸢犹豫了一下,尝了一口,枣子很甜,似乎真的甜到了心里,就能解一点苦。

Ps:书友们,我是辛陨御,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