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食珍馔恋未央 > 第117章 棋高一着 5

  第117章棋高一着(5)
  立刻便有宫人去炉灶旁取来了覃大壮用的那个汤锅,此时汤锅之中的汤水已经被尽数倒掉,只空留了一只铁锅。这个铁锅通体黝黑,看尺寸竟然比普通的铁锅要小一些。那只铁锅被呈送到了子筵的面前,子筵挥了下手,呈送铁锅的宫人便把锅彻底的翻转了过来。只见这厚重的铁锅的背面竟然有一个隐隐约约的手印,铁锅材质黝黑,唯有这手印的位置是淡淡的青绿色,十分的诡异。
  “果然是功力深厚,这样的铁锅也能留下如此明显的痕迹,只不过……这痕迹,我为什么看着这样眼熟呢?”刘子筵说道,“我这里也有一个掌印,覃大壮你看看,眼熟不眼熟,如何?”站在刘子筵身后的宫人走上前来,手里捧着的托盘里放着一截已经烧的黢黑的木料,这木料的尽头有一个铁铸的箍子,那上面也留有一个淡淡的绿色手印,和这铁锅之上的一模一样。
  覃大壮此时汗如雨下,趴在地上竟然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他浑身发抖,就连地面都跟着颤动了起来。“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我还没有定罪,你就喊着饶命,我何时说会要了你的命了?这块木料是宫中取暖用的地龙的外沿,你说你的掌印怎么会留在女子卧房的地龙之上呢?”刘子筵伸手拿起那块木料,饶有兴趣的看着,“听说最近暗房闲得很,不如就送你去给他们找点事儿做吧。”
  覃大壮哪里还有命听着这个,单单是听到暗房两个字便已是魂飞魄散。他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在禁卫军靠近自己之前,他举起右手,对着自己的脑门狠狠的拍下。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黑影从子筵的身后窜了出来,众人甚至都还没有看清楚那人的样子,就只见覃大壮已经被打晕了躺在地上,那道黑影也隐到了子筵的身后,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都说云王爷刘子筵不单单是自己身手高绝,就连身边的暗卫也是武艺超群,今日众人算是开了眼了。不过未央从小照着自己母亲的书简练习厨艺,其中就有一项是挑豆子,眼疾手快,将黄豆绿豆分开,最是练习眼力和手头。因而刚才那一瞬间发生的事儿,未央全都看在了眼里。那人影从云王爷身后窜出,一身黑衣,带着兜帽,一掌劈在了覃大壮的后颈处,覃大壮立时晕了过去,那人便又窜回了云王爷的身后。只在那一瞬之间,未央看清了那人的长相,阿扎戈!
  旁的人自然没有未央这样的眼力,只是看着侍卫把覃大壮七手八脚的抬到后面去了。栾公公恭送云王爷离开了赛场,草草交代了决赛的时间,宣读了名次,便也离了场,众人随着都散了。伊衡走到未央身边,小声说了一句,“恭喜妹妹。”然后坏笑了一下。
  “伊……公子的汤面做的也很好。”未央心不在焉的说。
  “我刚才偷偷的尝了一口你那多出来的素面,确实还是我输了,输在用的芤菜上面,你用的是菜叶,我选了芤白,太过辛辣了些,到底还是你棋高一着,我呀,心服口服。”伊衡说道,这句话她说的倒是心悦诚服,没有半点掺假。
  “嗯,正是如此。”未央还是心不在焉,甚至连伊衡说的话都没有听清楚。
  “素小姐,你可是有什么心事?”伊衡问道,他看着未央脸色不太好,有些微微的惨白,察觉出必是有什么异样。
  “啊?!啊,我……我没事。”未央原本就要把刚才自己看到的一幕和盘托出,偏又想起,这样的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伊姐姐在宫里已然是有所图谋,便不要再给他平添负担了,“我没事……没事……只是刚才有点吓到了。伊公子,这暗房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为什么那个覃大壮一听暗房,便吓得动了寻死的念头?”未央问道。
  “这个暗房,在这宫里就和冷宫一样,是轻易提不得的禁忌之词。”伊衡小声的说,“在这宫里,若是有什么宫人犯了错,就会被送进刑堂,但是宫里普通犯了错的宫人进了刑堂,也不过就是挨几下板子,但是若是进了暗房,那便是有去无回,生不如死了。据说暗房是暗卫司的刑堂,通常只有犯了大错的宫人才会被送进去。暗房里的人,有几百种手段,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未央和闵儿听完全都打了个冷战,可不敢再往下追问了。
  这边厢刘子筵独自走在宫里,脸上的表情缓和了许多,虽说今日诸事不顺,但是好在时隔多日又吃上了未央的手艺,那碗素面的味道此时就在唇齿间回荡,让刘子筵更加确信了,自己之前的那些不寻常的心思,无非都是因为这女子做的美食,没错,就是这样。
  心里虽然这般想着,脚下却不由自主的就走到了未央住的那座小院的后面,刘子筵停住了脚步,脑海中忽的想起之前未央和伊衡之间亲密的样子,心脏又开始被揉搓了一样的难受了起来。他刚要迈步出宫,就看到前面有个人影,在未央院子之后的长廊上徘徊。刘子筵坏笑了一下,迎面走了上去。
  “这么清闲,在这里闲逛,都不用当差的么?”刘子筵问道。
  麟儿转过身看到是刘子筵,松了一口气,“让你吓死了,我还以为是谁呢,你还说我,你还不是一样特别闲,到处闲逛。”麟儿也不客气,回敬道。要知道这满宫里敢这么和刘子筵说话的人,可不多。
  “我来给庖厨比赛做评审,现在正要出宫,哪里是你说的特别清闲了。”子筵忽然慌了神,赶忙解释道,这可不像他一贯的作风。
  “庖厨比赛?只怕你是担心你的那位漂亮姐姐吧,再说了,从东庭出宫,也不是走这条路啊。”麟儿聪慧过人,抓住了云王爷话语中的错漏,打趣的说。
  子筵只觉得脸上发烫,一伸手揪住麟儿的衣领,就把他拎了起来,“看来今天不好好管教管教你,你还真是越发没有规矩了。”刘子筵气恼的说,“就算是任性贪玩也要有个限度,我的太子殿下!”

Ps:书友们,我是辛陨御,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