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食珍馔恋未央 > 第190章 清风徐徐来 1
    第190章清风徐徐来{1}
  
      这间小室收拾的很干净整洁,墙角处摆放着一架书案,黄花梨的,四角之上雕镶着翠竹的装饰,桌角处摆放着一只香炉,熏香氤氲的飘散开来,淡淡的紫檀香气在空气之中弥漫。不过这紫檀香的香气被另一种气味掩盖了,与其这样浪费了这上好的紫檀香,倒还不如不点上才好。另一种气味来自于床边,此时一只药罐子正被小心的用文火温在炉子上,药香气飘散的到处都是。
  
      未央醒过来眼前看到的第一景象,就是这副样子,这间屋子她有些陌生,但是很快她就认了出来,这是她在云王府里住的那间屋子,因为只住了一夜,所以印象并不深,刚才竟一时没有认出来。
  
      “姑娘,你醒了?”一个声音在未央的耳边响起,未央认出来,这是之前带自己进府的时候,给自己引路的那个侍女,名叫翠茗的。
  
      “我不是在柴房么?”未央问道,她的声音很虚弱,发出来的声音像蚊子一样。
  
      “都是误会,王爷回来了,事情也都查清楚了,是炎凉少爷把您送到这边来的,御医也来看过了,说您只要醒过来便没事儿了,啊,对了,还有暮婉郡主也来了。”翠茗说道,“姑娘,你身上可还有什么不舒服的?”
  
      “没事……”未央对这里的一切都感觉到很陌生,就在刚才她仿佛死过一次了一样,绝望,无助,身边没有闵儿,没有姨娘,若是刚才自己死在了柴房里,便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能和闵儿说上。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房间,照顾自己的人,都如此的陌生,对啊,她不在皇宫里了,这里是云王府。她忽然有些生气,平生第一次,她觉得有些讨厌,憎恶,甚至是记恨一个人,云王爷!这个把自己要到王府来,险些害自己丢了性命的人。未央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被翠茗按在了床上。
  
      “姑娘,您现在不能起身啊。”翠茗焦急的说,“您躺好别动,我得去告诉王爷一声。”
  
      未央无力的跌落回床上,她此时要不上强,浑身软绵绵的,关节冰凉,属实一丝力气也使不出来。她现在清醒的多了,发现自己的双腿是蜷着的,呈现出一种奇怪的姿势和角度,或许是昏迷的时候,自己下意识的缩了起来的缘故。她慢慢的把腿伸直,才感觉到自己的双腿都已经麻木了,有些不听使唤。
  
      “你可觉得好一些了么?”炎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未央和这位炎凉少爷并不相熟,唯一的一次接触就是在琼音阁小院的后门那里,当时子筵,炎凉带着鲁元公主站在门外,在未央的印象里,他是位温文尔雅的公子,再多的印象也没有了。
  
      未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还好。气氛有些尴尬,两个人彼此都不熟悉,此时却共处一室,自然也没有什么话说。炎凉拿了小碗盛了汤药,轻轻的吹凉了喂给未央,“御医说这个药要吃三遍,你若是不介意,我喂给你喝。毕竟刚才你昏迷不醒的时候,前两次的汤药也都是我给你喂得,底下的丫鬟们粗手笨脚的,我不太放心。”炎凉温和的说。
  
      未央对炎凉的印象虽然浅,但是却不坏,这个书生一样的俊俏年轻人,让未央觉得有一种兄长一样的安全感。她点点头,配合炎凉,把最后一剂汤药服下。
  
      屋子里又陷入了沉默,炎凉清了清喉咙,“其实就是一场误会,王爷已经责罚了那些底下的小厮和丫鬟,红妆被打发去了后院,闭门思过,以后只负责管理府中的账目。”炎凉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的解释,他心里明白,未央的性命险些搭上,这样的处罚实在不算重,“其实……红妆……她人不坏。”炎凉吞吞吐吐的说。
  
      “我知道。”未央小声的说。
  
      “你说什么?”炎凉有些惊讶,他并没有想要为红妆开脱,也没有奢望未央能够原谅红妆,更没有想到未央会开口和自己说话。
  
      “我能感觉到,红妆姑娘不是个坏人。”未央说道,“她若是真的同我有仇恨,也不会只是把我关进柴房里。她并不知道我身上有寒疾。”
  
      “她只是……对王爷的事儿太上心了,但凡是涉及到王爷……和王府的事儿,她都会有点敏感。”炎凉说道。
  
      “情理之中。”未央说道。
  
      “宫里那边我已经传了信儿过去,他们知道的是你偶染风寒,当然若是你日后想把事情的始末说给她们听,我们也绝无怨言,终究这件事儿是我们云王府做的不对。王爷已经特许了,日后每天清晨都会有一名小厮,去宫里帮你给闵儿姑娘送信,若是你还觉得生气,或者再寻了机会把闵儿姑娘解出来,同你作伴,也可以。”炎凉这些话都是替子筵说的,那个矫情的家伙,还是不肯来,却又长篇大论的说了一大堆话,让炎凉转达。
  
      “不必了,就说我染了风寒,如此甚好。”未央淡然的说,她不想告诉闵儿,免得她在宫里担惊受怕,当然,那丫头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自然也不知道太子殿下同长安对她的情谊,此时若是把她叫回自己身边,岂不是白白辜负了两个痴情小子的心意了。想到这里,未央竟然还轻轻的笑了一下,几乎快要忘了自己身上的伤痛了。
  
      “姑娘如此识大体,乃是我云王府之幸,炎凉在此谢过姑娘了。”炎凉闻言端正的施了一礼,“姑娘身子还没有大好,恐怕还要将养几日,我先告辞了,有什么事儿,吩咐翠茗就好。”炎凉说完退出了卧房。小院里,子筵站在原地,背着手,不仅不敢上前探望,连转过脸都不敢。炎凉回想着刚才未央的反应,心中感慨这年轻女子的度量,同时又感慨,正是因为她是这样的女子,才难怪王爷这般断了肠。
  
      未央自然不知道小院之中的那个伫立的背影,也不知道炎凉心中的感慨,药力开始发作了,她觉得身上微微的发热了,缓缓闭上了眼睛,又睡着了。

Ps:书友们,我是辛陨御,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