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食珍馔恋未央 > 第191章 清风徐徐来 2
    第191章清风徐徐来{2}
  
      三日后,酂侯府。
  
      “来未央,你再吃一点这个,虽然肯定比不上你的手艺,但是这个是我父亲从海边带回来的果子,里面加了鱼肉的肉糜,吃起来鲜甜的,我最喜欢了。”
  
      “啊,对了,把之前萋妃娘娘赏给我的夏荷凝露拿来一瓶,这个你带回去,每日晨起在茶碗里加上一两滴,很是滋润的。”
  
      未央休养了三日,那天在云王府发生的事情也都听翠茗说了,红妆真的搬去了后院的小卧房,下人们把整个府上的账本都搬了过去,现在除了她的两个贴身丫鬟,便只有炎凉每日过去,和她交代一些账目上的事情。据说红妆搬去后院的时候什么话也没说,却在子筵的书房门外静静的跪了一个时辰,想要见子筵一面,但是子筵最后还是没有开门。未央刚能下地,便让翠茗通报了炎凉,告了假,直奔酂侯府而来。
  
      暮婉见到是未央,简直高兴坏了,忙不迭的把所有的好东西都搬了出来,未央的面前已经摆了一大堆了,有绫罗绸缎,也有文房四宝,现在又开始让凌雯流水似的往外拿保养品了。
  
      “郡主,您的厚情未央心领了,只是这些礼物都太贵重了,未央实在承受不起。”未央赶紧制止道。
  
      “都说了,叫我暮婉。”暮婉强调道,“这些东西算什么啊,等哪一天,我非让父亲去回了陛下,让你到我府上来,免得这么好的手艺白白的便宜了云王爷那家伙。”
  
      “郡主……”未央小声的提醒了一句,从刚才进门开始暮婉便把云王爷府上的一应人等全都抱怨了一遍,说红妆不辨是非,说云王爷包庇下属,说炎凉只是个和稀泥的,说府上照顾未央的人不够用心。她一边说着,未央一边觉得心慢慢的暖了起来,这位郡主虽然平日里待人和善,端庄大方,没想到内心里竟是个有主意的。
  
      “好啦,我不说他们了,免得你心烦。”暮婉知趣的说,“你今日来的不巧,我父亲母亲入宫去了,不然母亲一定会过来见见你的。”
  
      “未央不过是一介品官,怎么有幸能得酂侯夫人的召见,还是烦劳郡主帮我问候夫人,愿她老人家能够身体康健。”未央客气的说。
  
      “你呀,这样的客气。不过还真的多亏了你的秋梨膏,母亲这几日真的好多了,就连御医沈大人都说,这样下去,很快就能痊愈了。”暮婉说。
  
      “能为酂侯夫人的病症略尽绵薄之力,是未央的荣幸。”
  
      “哎呀,你这个人啊,怎么说起话来像个老人家似的。”暮婉难得有和自己年纪相仿又投契的朋友,看到未央便觉得很是投缘,话匣子也渐渐的打开了,说话也不像是之前那么拘谨端庄,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找到了玩伴的年轻女孩子,拉着未央同自己说着私房话。
  
      “上次承蒙郡主不弃,曾赐给未央一副画作,未央很是珍视,每每拿出来欣赏,便觉得郡主实乃丹青妙手,下笔有神,画作栩栩如生。”未央并不擅长奉承别人,这次夸赞暮婉的画作乃是出自真心。
  
      “素姑娘这话算是说对了,要是论作画,我家郡主在这云都城里称第二,可是没有人敢称第一的。”凌雯笑着说。
  
      “别瞎说。”暮婉笑着轻声斥责凌雯,“我学画画也不过是为了打发时间来的,不过女子的作为不在诗文画作之上,所以我也不过是闲来无事画着玩的。至于那些传闻,不过都是外面那些人杜撰的,我作画也只是送给朋友,或者是进献给宫里的几位娘娘,并非用来换取银两。”暮婉说道。
  
      “郡主的画作,怎是银钱能够衡量的。”未央说道。
  
      “妹妹可会画画?”暮婉问道。
  
      未央摇了摇头,自幼她自学诗文,背诵药材食谱,通读古籍着作,但是画画一门却没有人引导入门,所以并不精于此道。
  
      “那不如这样,我教你画画,你教我做菜,可好?”暮婉忽然来了兴致。
  
      “郡主丹青,岂是我这样的愚钝之人能学的会的,再者说,这庖厨之间的功夫,都是底下人做的事儿,郡主千金之躯,还是不要踏足油烟之地的好。”未央劝阻道。
  
      “画画这事儿有什么难的,不过是熟能生巧,你这般聪慧,定然是一点就通的。”木碗说着说着脸红了起来,“再者说……再者说……身为女子,自然也想为自己未来的夫君烹煮一餐可口的饭菜,所以,你就教我几道小菜,好不好?”暮婉一般撒娇一般恳求的问道。
  
      “那……郡主想学什么菜?”未央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暮婉日日都去云王爷府上,平日里交集甚少的两个府邸,竟然一下子熟络了起来。未央把大膳房的角落里的那架灶台收拾了出来,单单用来给郡主使用,而郡主也从自己府上运来了所有绘制丹青要用的画笔和颜料。
  
      两个女孩日日同来同往,嬉笑打闹只见度过了一个个午后,未央依旧每日给闵儿写信,也把自己和郡主的学习进度当做趣闻,说给闵儿听。只是让人忍俊不禁的是,转眼过了七八日,未央依旧画不出一幅像样的山水,而郡主也多是把洋芋和萝卜弄混,膳房里总是会多出来几盘乌漆墨黑的不明吃食。
  
      “阿央啊,阿央,我算是看了,你这作画一脉似乎确实是不通,不通啊。”暮婉看着未央上午画的一幅鬼画符笑着说。
  
      “郡主还是想想怎么处理刚才那盘炒糊的萝卜丝吧,最近我们府门外连野狗都不敢来了。”未央也同样打趣着说。最近二人混的熟了,关系也越发的亲近了。
  
      “阿央,我看啊,咱俩还真是都走进了死胡同了。”暮婉笑着在未央的身边坐了下来,看着未央正在熟练的包着精致的蒸饺。“阿央?”暮婉轻声的唤了一声。
  
      “嗯?”
  
      “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Ps:书友们,我是辛陨御,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