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食珍馔恋未央 > 第230章 强掳之祸 1

  第230章强掳之祸(1)
  经过那一日未央的点拨,红妆终于发觉,原来在自己守护着王爷的同时,自己的身后也有一双炙热的目光,只是自己只顾着追赶前面的风景,反而忽略了关心自己的人。这几日,她总是心神不宁,每每想到此处就心虚烦乱。
  她想到小的时候自己发烧生病,都是炎凉守在自己身边给自己喂药,良药苦口,自己耍脾气不喝药的时候,也都是炎凉,想尽了办法,变着法儿的哄自己开心,有的时候是一段稀奇古怪的笑话,有的时候是一颗苦汤药之后的糖果,还有时候,是外面来的手艺人捏的惟妙惟肖的面人儿。
  她又想到有一次自己去砍柴,却在山里迷了路,就一边走一边在树上刻下花朵样子的图案做记号,最后自己昏倒在了山里,凭着记号第一个找到自己的也是炎凉,他当时也不过十几岁,身子又差,硬是咬着牙把自己背了出来,结果自己却大病了一场。
  自己想学女红,炎凉就找来绢布,丝线和花样子;自己想学烹饪,炎凉就搜罗各种食谱,诸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不管自己如何的使性子,耍脾气,真正的包容自己的,也只有炎凉罢了。偏偏自己竟然如此愚钝,竟然没有体察到这些。每每想到这里,红妆就觉得惭愧,觉得自己对炎凉何止是亏欠,可是再想到子筵,却又是另一样的心情了。
  在红妆眼里,子筵是天底下最完美的人,他英俊,睿智,冷静,持重,似乎天底下没有什么事情是难得倒他的。他永远高高在上,令她仰慕仰望。
  “嫁不出去,我就嫁给子筵哥哥。”
  “好。”
  当时的一句玩笑话,子筵是真的当了玩笑,红妆却当了真。让自己变得优秀,会持家,会烹饪,将府上打理的井井有条,同富家千金结交来往活络人脉,红妆让自己变得如此优秀,甚至被坊间传为无名分的郡主,做这些不过是想让自己有朝一日配得上子筵而已。嫁给子筵,虽然只能做他的侧妃,那也足够了,红妆总是这样想着。时间久了,红妆甚至连自己都在怀疑,到底自己这般努力何时才是个尽头,外界的那些传闻成了她欺骗和安慰自己的理由,骗的久了,或许便成真了。从前她还会安慰自己,子筵哥哥并不是不想娶自己,只是他太忙了,只是自己还不够优秀,只是自己还太小,但是现在她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欺骗自己了,毕竟她已经不年轻了。
  她心里何尝不知道,子筵不过是把自己当成妹妹,只是努力了这许多年,那份对于儿时约定的执着,让她终究有些不甘心。
  这些日子她心乱如麻,七上八下,食不下咽,始终无法弄清楚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因而连处理府上的事情的时候也总是心不在焉的。她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子筵和炎凉,往常每到晚膳时候,她都会最先来给子筵布菜,不让别人插手半下,现在不但全都交给了底下的人,连吃饭也很少露面,总是称病,独自躲在房里。
  未央担心红妆,前来看过几次,也是吃了闭门羹。反倒是听见底下的侍女们议论,最近红妆总是发呆,对府中的事儿也不上心了,先是发错了众人的月钱,然后又把采买油盐的银钱发放了两遍,让人觉得很是匪夷所思。未央于是心里知道红妆这是为情所困,只是这样的境遇,也只能等她自己想通,别人是插不上手的。
  和红妆一样心事重重的还有一个人,这一日未央去宫里探望闵儿和伊衡回来,就看见翠茗站在膳房门边的角落里抹眼泪,连手边的汤煲沸了都没有觉察,未央放心不下,便上前询问,翠茗一见是未央回来了,哭得更厉害了,断断续续的把心事说了出来。
  “未央姐姐,我在咱们府上过得什么都好,没有半点委屈的,唯有那个不省心的妹子翠烟,总是让我悬心。”翠茗哽咽着说。
  “翠烟出了什么事?她不是去了邓家做帮工么?虽然听炎凉少爷说,太子殿下被绑架的事儿,她也被牵连了,但是终究是被歹人利用了,后来不是也逃出去了,难道是受了什么伤损?”未央担心的问。
  “并非如此。”翠茗摇着头说,“那次出事之后,炎凉少爷还特地去寻找了我妹子,却没有找到,后来我妹子竟然是自己跑回了邓家,我当时虽然担心,但是见她没事儿,也就放心了。邓家那边也是眷顾她,那之后只安排一些松散的工作给她,我那个妹子原本就不是个精明的,所以说白了,邓家不过是帮着养了一个闲人罢了,看的全是王爷和炎凉公子的面子,我心里很是感激的。谁知道,就在昨天,邓家的人来报信儿,说前两天派了她去办一件采买蜡烛的事儿,她领了银钱出门,却再也没有回来,去了蜡烛店询问,说从未来过,从此便不见了踪影,一晃都过了两三天了。”翠茗焦急的说。
  未央听了此言也跟着着急,“会不会是拿了银钱回乡下去了?”
  “断然不会的,买蜡烛的银钱也不多,我担心她是个贪便宜的,见了大钱便卷着跑了,还特意细细的问了。邓家说,只是几吊钱,连一片银叶子都没有呢,她从前在咱们府上,随便什么差事也是三五片银叶子,也不会是贪图这点零钱,现在这人没影了,也不知是自己跑了,还是被人拐了,我真是越想越着急,却也没有什么头绪,一点主意也没有了。”翠茗说着又哭了起来。
  “你先别着急。”未央安慰道,“这事儿我们也不懂怎么办,云都城这么大,也不好找,不如这样,今天炎凉兄长要去云都书院讲学,让他顺道帮咱们去翠烟帮工的铺子问问,再让邓家帮咱们找找,她若是自己跑了,也有些常去的地方,若是被人掳了去,也会有些线索,咱们多打听打听,说不定就找着了。”
  “还是未央姐有主意。”翠茗似是看到了一丝希望,“我这就去求炎凉公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