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食珍馔恋未央 > 第264章 主菜 1

  第264章主菜(1)
  未央喝了口茶,开始给众人解释这八珍宴的主角,也就是胡秋说的那八道主菜。
  “大家都知道,八珍宴之所以名为八珍宴,便是来自于这八道主菜。这八道菜的主料,便是八种不同的荤菜,分别是猪,牛,羊,麋,鹿,马,狗,狼。而这八道菜式的名字则是,淳熬,淳母,捣珍,渍珍,熬珍,肝膋,炮豚和炮牂。虽然看起来这八种食材并无什么特别,但是只因为每一样食材的选用都极为讲究,所以备料十分不易。再加上这八道菜式的烹饪方法,或简或繁,制作一次十分费力,有的甚至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所以这八珍宴才极负盛名,不是财力物力人力雄厚之地,绝对无法举办一次八珍宴。”未央说道,“这八珍宴历来是大庆三日,这八道菜也不是同一天上桌的,乃是分做三天,先后依次上桌,力求让食客能够大饱口福。”
  “分成三日上菜,可是小姐,咱们这里有八道菜,可怎么分呢?”闵儿问道。
  未央摇了摇头,“虽然是八道菜式,但是其实这中间却有两道乃是主食,咱们就先从这两道主食开始说起吧。”未央说着提笔在纸上写下了前两道菜的名字,分别是淳熬和淳母。“闵儿,你可还记得,我从前给华美人做的香羹,食用之时,需要盖在饭上,名为浇饭。”
  “记得,将肉糜做成酱汁一样的浓稠状,拌在米饭上,鲜咸下饭,可好吃了。”闵儿一想起自己家小姐做的肉糜香羹,便觉得食指大动,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嗯,这淳熬和淳母两道菜,简单来说,便是肉酱浇饭,只不过,淳熬乃是用牛肉制作,浇在白米饭上,而这淳母则是用马肉,浇在黄米饭上。制作的方法倒是并不算复杂,不管是牛肉还是马肉,都先取肥肉,在锅中逼出油脂,把上好的牛肉和马肉用自身的油脂焖煮,调味,直到软烂。取出已经焖制好的牛肉和马肉,剁成碎末,盖在饭上,搭配一碗甜咸口味的酱汁,佐食即可。在这里可以把淳熬和淳母两种不同的浇饭,做成太极图样,一同上桌,这八珍宴的主食,便是这一品,需要日日都做,不可短缺。”
  “素姑娘,这么一听,好像也并不是很难的样子。”长安说道。
  “制作过程确实不难,但是选料却很讲究。”未央耐心的解释道,“首先是这牛肉和马肉。西牛贺洲境内有河,上游名曰浊水,下游名为弱水。浊水河畔有一种小矮牛,身高不超过孩童,肉质鲜嫩,是历来的贡品。制作这淳熬,只能选用小矮牛胸前左右两侧肋骨附近的两小块肉,肥瘦相间,呈现雪华状纹理,容易入味,口感又不干柴,实属上品。一头牛身上所出的肉量应该勉强够两人食用。”
  “一头牛身上取下来的肉只够两个人?咱们这一次的宾客有皇子公主,又有受宠信的大臣,最主要的还是皇后娘娘母家的人,统共入席的有八十八位,那做一次岂不是要……要用……大约五十头牛?还要连续供应三日,那得宰杀多少牛啊?”宗冯惊讶的感慨道。
  “八珍宴之所以昂贵奢华,便是因为菜式花样繁多,主菜制作复杂,食材不宜获得,还有就是不吝惜食材靡费,只取最优质的食材烹煮,因而损耗也是不计其数的。”未央说道,“这还只是淳熬,淳母选用的则是马肉。下游的弱水便出产一种矮马,不能用作坐骑,倒是适合食用。这里要选用小矮马的肋排,因为马肉自己带着一种微微的腥膻味,所以肋排要先用冰水浸泡,期间要反复换水,直到冰水变得清澈,再没有一点油花,才能开始烹煮,而这个浸泡的过程,大约需要两三个时辰。泡好的肋排把肉剔下来,去了筋膜,便可以炖煮了。”
  “未央姐姐,我现在觉得,咱们做一次三色枣泥圆子,都没有这么费事。”闵儿感慨道。
  “还有……”未央正要接着说,一边的云多吉勒都坐不住了。
  “还有?”云多吉勒惊讶的问。
  “小子,阿央刚才说的,还不过是冰山一角呢。”胡秋说道。
  未央点头表示赞同,“除了两种肉类,选用的蒸饭米也很有讲究。宫中虽然有诸多贡米,但是制作淳熬用的稻米,只能用景阳贡米,这种稻米,只产自关外西部天毒山山脚下的一片大约一百亩的稻田,此处日照时间长,因此出产的稻米颗粒饱满,就犹如玉石一样。这种稻米的数量很少,这一次八珍宴,只怕就要用掉今年一年所产的景阳贡米了。而黄米,却又只能冥水河附近出产的品种。冥水河上游在北俱芦洲,下游在东胜神洲,发源自幽冥山,随着季节的变化,河水会干涸或者丰盈。只因此处河床上的土质十分的特别,故而出产的黄米品质极佳,其中又以府谷地区的黄米最为优质,因而古籍上特别标注了这一点。”
  “除此之外,这蒸煮米饭的器具也不能马虎,宫里使用煮饭的石锅,历来用的都是南瞻部洲出产的饭石,这种饭石石锅煮出来的米饭,独带着一股清香,只是器量大小不一,回头我拟了模子尺寸,长安去器库房盘点了,不够的赶紧让工匠赶制,上下午两餐,需要至少准备二百只才足够周转。”未央安排道。
  “是,我亲自盯着这件事儿。”长安答道。
  “到了现在,这淳熬和淳母两品,才算是交代清楚了。”未央说道。
  “未央姐姐,这才只是两道主食,便已经动用了四洲的物料了,这也太折腾了,这得花多少钱啊,为了吃一顿浇饭,真的要这样么?”闵儿感叹道。
  “从前这普天之下,只有叶氏一族有能力办这样一场八珍宴,就连前朝皇家尚且不敢如此行事,足见此事靡费。”胡秋说道,“只是国丈爷过世后,皇后娘娘的几位兄长分了家,现在也没有这个实力,操持这样一场八珍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