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食珍馔恋未央 > 第266章 主菜 3

  第266章主菜(3)
  “你是说……醉美人?”未央也想起来,若说这云都城里的好酒,只怕没有人比得过懒人师伯的手艺了,这倒是个法子,“长安,回头你跑一趟琼音阁,就说我们筹办八珍宴需要佳酿醉美人,闫三娘自会帮咱们安排。”未央说道。
  “知道了。”长安答应着,一边把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全都记在了心里,生怕有什么遗漏。
  “这第一日便辛苦你了,第二日,恐怕就需要师姐出手了。”未央看着胡秋说道。
  “你说便是。”胡秋早就等不及了。
  “第二日照例应该上的两道菜为,熬珍和肝膋。”未央解释说,“这两道菜的做法倒是并不太复杂,尤其是熬珍,事实上便是一道狗肉做的肉干。若是放在寻常百姓家或许是难事,但是前朝就有食用狗肉的习惯,因此,牲口棚那边也有饲养肉狗,倒是便宜了许多。只是这道熬珍讲究的是,一泡,二煮,三炖,四烤,煮炖烤几步,都需要掐算准了时间,在不同时候放入不同的香料,增加肉质的香气,还要十分注意火候,师姐最是擅长煲汤,于用火一处的心得,最是丰富,又格外心细,所以未央浅见,师姐来制作这道熬珍最为合适。”未央客气的说道。
  “好啦,哪里就来了这么多恭维的话了,我自当尽力。”胡秋说道,她虽然总是面无表情,但是那看着未央的眼神,却满是赞许。
  “至于这肝膋,用的则是狼的肝脏。取猪网油把狼肝裹住,置于火上急烤,再撒上香料即可。狼肝原本就肥美顺滑,只需稍加烤制便是美味佳肴了。这道菜的难点在于,需要在堂上架炉搭灶,现场制作,否则一旦冷了便会失了口感。再就是,这狼肝,很难得。”未央说着说着又皱起了眉头,“普通的狼便已经很难猎捕了,更何况这道菜要用的乃是关外朝云冰原上的雪狼的狼肝。雪狼比普通的狼要大得多,肝脏更加的肥美,只是这雪狼凶悍,却不知道能不能在八珍宴之前寻到一只半头的。”
  “大人不要着急。”宗冯这个时候开了口,“邓家向来经营毛皮生意,这冰原雪狼的毛皮最是珍贵,因而有不少关外的猎户都和咱们邓家有合作。只要传了信儿去,开出的价位合适,不怕没有的,只是时间紧了点。”
  “那可真是帮了大忙了,劳烦膳官大人现在便去联络,纵使不成,也好提前做打算。”未央说道。
  “属下这就去办。”宗冯说着便退出了茶室,加紧联系本家去了。
  “在我们关外,吃狼,是要遭报应的。”云多吉勒阴着脸说。
  “关外部族崇尚武力,崇拜强者,狼生性凶猛,你们怀有敬畏,不敢食用也是可以理解的。”未央说道。
  “阿央,所以这最后一日,你还是把最难的两道菜留给了自己?”胡秋有些担忧的问。
  “炮豚和炮牂两品确实费心费时,但是却也不是什么难事,况且两道菜的流程几乎一模一样,我这也算是捡了个便宜了。”未央谦逊的说。
  “又胡说。”胡秋不满的说道,“这两道菜虽然制作手法几乎一样,无非就是一个用乳猪,一个用羔羊,但是这整个制作过程,却要历时两天两夜,中间不能出半点差错,这样熬心血的活儿你自己抢了,还说不辛苦?”
  “胡秋大人,这两道菜当真这样麻烦么?”闵儿忍不住替未央担心起来。
  “可是不容易。这里要选用黑毛猪的乳猪和黑脸羊的羔羊,一整只烹饪。在烹饪之前,这猪和羊要先饿上三天,只能饮用清水,控去了腹中残食,再进行烹饪,才能不影响了味道。”胡秋解释说,“而且这乳猪和羔羊需要经过烤煨炖炸四个步骤,才能完成。首先将处理好的乳猪腹中填入内馅,以方便入味,然后用小火慢慢的烘烤大约一日。然后将整只乳猪放入钟鼎之中,辅助以中药调制的汤头,煨炖,进行二次入味。再然后将钟鼎内注入高汤,继续炖煮,为的是让乳猪软烂。最后一步,用滚油三次淋在乳猪身上,使其表皮变得酥脆,经过这几道工序之后,这乳猪变得外酥里嫩,色泽红亮,不油不腻。最为关键的一点是,经过了多次烹煮之后的乳猪,其大小形态,都不能发生任何的变化,稍有不慎,便是失败之作了。”
  “啊,这道菜这样复杂啊?”闵儿感叹道。
  “乳猪如此,羔羊亦是如此。”胡秋补充道。
  “历时两天两夜,岂不是说,从第一日八珍宴开始,素姑娘就要开始准备着最后一日的两道主菜了?”长安的语气之中也是不无担忧。
  “正是了,只恐怕还要不眠不休。毕竟这两道菜的火候都有很高的要求,半点差池也出不得。”胡秋看着未央的眼神满是心疼。
  “未央姐姐,我倒是想帮忙,只恐怕自己的能力不足,反而给你添了乱子。”闵儿难过的说。
  “大家不必担心,我到时候必然诸事小心,不会出差错的,也希望大家都能竭尽全力,务必将八珍宴操办的尽善尽美。”未央说道。
  “是。”长安带头应允。
  “我们分内的事儿自然是会竭尽全力的,我的担心的是你,炮豚和炮牂这两道菜制作复杂,又极其耗费心血。”胡秋说道。
  “师姐放心,我不要紧的,左不过是熬两天的事儿。”未央笑着说。
  “我可以帮忙。”云多吉勒在一边说道。
  “未央姐姐,我们也可以帮忙。”闵儿说道,众人全都看着未央,微笑着点头,未央只觉得,这间小小的茶室里,空气是暖的,自己心里也是暖的。
  冷不防的众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还真是稍稍有些尴尬,最终还是长安率先开了口,“那个……我先去库房那边了,有好些器具要统计和盘点。”
  “我随你同去。”胡秋说着也站起了身,跟在长安身后走了出去。
  云多吉勒也站了起来,他揉了揉手腕,看看未央,笃定的说了一句,“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