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食珍馔恋未央 > 第274章 跪雨 1

  第274章跪雨(1)
  青莲这次是以齐王妃母亲,裕孝夫人的身份入宫的,不过以她的身份和地位,自然没有出现在大殿宴席之上的资格。在后面的偏殿里,已经为各家带来的亲随准备了小宴席,只不过小宴席上的菜肴,自然没有办法同八珍宴相比较。青莲心里有些不自在,看着酂侯夫人林氏陪在齐王和云晴身边,唯独自己和一堆下人们在一起用膳,真是越想越觉得生气。她从后面的小宴席上偷偷的溜出来,就是想要去正殿附近碰碰运气,青莲心里打着一把好算盘,听说今日皇后娘娘的母家叶氏族人都来了,若是遇上哪一个叶家的公子,攀攀关系,套套近乎,再认个干儿子,岂不是赚到了。青莲虽然想的这样好,但是她显然是高估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还没有走到正殿,便遇上了未央,青莲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次筹备八珍宴,宫里对未央的评价颇高,那些赞美未央的话在青莲听起来格外的刺耳。
  “拜见裕孝夫人。”未央行礼问安,说到底,自己只是宫中品官,青莲这个裕孝夫人虽说身份尴尬,但是终究是高于自己的品阶的。
  “哟,品官大人啊,品官大人不在正殿上面伺候,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难不成八珍宴太劳累,品官大人也想偷偷懒不成。”青莲阴阳怪气的说。
  “未央不敢,实在是工作已经做完了,可以少时歇息片刻。”未央回道。
  “少时歇息?我看正殿之上,众人还未散去,你作为太府掌事,竟然这般惫懒没有规矩,实在是可恶至极。”青莲见四周无人,更是助长了气焰,心说,臭丫头,且看今天还有谁来救你。“在宫里当值,偷懒耍滑,应该怎么办?”青莲询问身边的侍女。这侍女是酂侯府上分给青莲的,平日里习惯了尖酸刻薄,倒是很对青莲的脾气。
  “依奴婢看,应该杖责,不过人家是品官大人,自然要估计颜面,不若就在这长街上,罚跪三个时辰。”那侍女在一旁怂恿道。
  “品官素未央,惫懒怠工,以下犯上,出言不逊,罚跪长街,三个时辰。”青莲一边说一边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未央瞪着青莲,她只是心中不明白,为何二娘会怀恨自己到如此地步。今日闵儿和长安他们在前面忙碌,萋妃娘娘需要陪伴圣驾,还有他,也在正殿之上,在这里确实不应该和二娘发生争执,若是闹得不愉快,最终难做的只怕还是二妹云晴。一想到云晴,未央便又心软了,她咬了咬牙,慢慢的弯下了膝盖。
  天空中的雨丝越来越密了,青莲身边的侍女撑起了雨伞,但是她们二人却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青莲看着被雨浇成落汤鸡的未央,心中满是得意。她走到未央身边,蹲下身,恶狠狠的说。“你不要怪我恨你,要怪,就怪你有一个那样的母亲!恨她给了你一副和她一模一样的脸。我一看到你们的样子,就觉得恶心!”
  未央自然听不得有人说自己母亲的坏话,怒目圆瞪,盯着青莲,怒火中烧。
  “你这是什么眼神?!”青莲却还不住嘴,“你就和你那个母亲一样,自认为有几分姿色,便心高气傲,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过你这个闷葫芦的性格,倒是有几分像你那个榆木疙瘩一样的爹。当年我投奔你家,得知你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娘已经死了,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高兴。我仰慕你爹,从第一眼见到他开始,就仰慕他。可是他倒好,日日心里就只有你那个死了的娘。若不是我趁着他借酒消愁,喝醉的时候,得了手,哪里还会有云晴?最让人恼火的,就是他明明已经喝的烂醉如泥,嘴里却还喊着,若凤,若凤……真是让人厌恶,让人恼火,让人觉得恶心!有了云晴之后,他对我们母女俩,不闻不问,只把你捧在手心上,你说,让我如何不恨!”青莲越说越是恼火,越是越是来劲,几乎是歇斯底里。
  “好在啊,老天爷待我不薄,你那个没出息的爹,没过多久就死了,我的云晴,现在也成了郡主,更是齐王王妃,再看看你,到现在,不过还是个给人烧火做饭的下人。老天真是公平啊,真是让人痛快……”
  细密的雨帘变成了瓢泼的雨幕,未央身上已经全都湿透了,青莲说话的声音在未央听起来已经越来越模糊,她只觉得自己浑身冰冷,头昏脑涨,眼神模糊,天旋地转。她勉强的扭过头,看了一眼青莲,用一种这辈子从来没有用过的轻蔑的眼神,虚弱的说了一句,“你……不配……提我父亲……”说完便眼前一黑,倒在了长街上。
  青莲先是一愣,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气的脸涨得通红,“呸!”她朝着地上啐了一口,然后转身对身后的侍女说了一句,“我们走。”
  青莲心中或许是有一点沾沾自喜的,今日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只是她并不知道,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都被一个人看在了眼里。席蓁从街角处露出脸来,她刚才去为皇后娘娘取斗篷,往回走的时候赶上了大雨,便在这边长街的屋檐下躲雨,因此撞见了刚才这一幕。席蓁对这位裕孝夫人从一开始便没有什么好感,因着皇后娘娘的旨意,她安排了青莲做丝织局的掌事姑姑,谁知这位青莲,作威作福,闹得丝织局乌烟瘴气。之后又因为素云晴成了郡主,因而抬了身份,封了个裕孝夫人,担了一个虚名,却在宫里到处耀武扬威,光是自己听到的,和这位裕孝夫人相关的纠纷便有七八次不止了。今日又不知为何,这位裕孝夫人又在找品官大人的麻烦。
  席蓁正欲过去看看昏倒在长街上的未央,哪知还没有迈步,便看到已经有人抢先了一步,一个瘦小的身影,撑着伞,站在了未央的身边。席蓁看看时间,也是不早了,便没有多管闲事,转身往正殿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