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食珍馔恋未央 > 第275章 跪雨 2

  第275章跪雨(2)
  闵儿放下手中的活儿,看着门外,小声的嘀咕了一句,“雨下的这么大,不知道未央姐姐回去了没有,可别赶上了雨啊。”
  “素姑娘走的早,兴许现在已经到了小院也说不定,从正街走,也不远。”长安安慰道,闵儿点点头,而此时一个声音在小膳房的门外响起。
  “你们在找品官大人么?”问话的是那位神出鬼没的天师大人百晓生,此时他手里拿着一小截青瓜,正吃得津津有味,“啊,刚从八珍宴上溜了出来,吃多了,有点腻,过来找点东西去去油,别介意。”百晓生大大咧咧的解释道。
  “天师大人。”闵儿和长安赶紧行礼,“天师大人刚才看见我们品官大人了?”长安问道。
  “嗯,看见了,她在后面的小街上,雨下的这么大也没有打伞,可千万别淋到了才好。”百晓生轻描淡写的说道,一边啃着青瓜,一边慢悠悠的走开了。
  闵儿听了这话,哪里还坐得住,站起身,拉着长安便朝着后面的小街去了,临走时还不忘朝着百晓生的背影说了一句,“多谢天师大人。”
  八珍宴已经接近尾声,皇后在宴席之上久等席蓁,也没见人影,便悄悄的自己站起了身,从后面离了席。正殿后面是一排廊房,穿过廊房就能看到御花园的小湖。此时外面雨势不小,皇后站在廊下,看着灯烛盏盏掩映下的湖色,闻听着雨声。心想,难怪那孩子这么久没回来,想是赶上雨了。正想到此处,忽觉得有人给自己披上了一件大氅,回身一看,却是皇帝陛下。
  “陛下?!”皇后有些惊讶。
  “皇后提前离席,在这雨夜之中独看湖景,倒是很有雅兴。”陛下打趣道,“怎么?有心事?”
  “陛下……打算如何处置叶氏一族?”皇后也不隐晦,开诚布公的说。
  “处置?皇后何出此言?”陛下问道。
  “我与陛下夫妻多年,若是连这一点都看不透,也是白做了这么多年皇后了。这几日我的那几位兄长的做派我都看在眼里,就连我自己都觉的惭愧,万万找不到包庇的理由。”皇后说道。
  “可是,他们毕竟是你的兄长。”陛下的语气之中带着一点犹豫。
  “陛下不必这样试探我,他们固然是我的兄长,但是子麟身为太子,是我和陛下的儿子,做母亲的没有不为自己儿子考虑的道理。”皇后坦言。
  这回轮到陛下惊讶了,他打量着皇后,看她虽然保养得宜,但是依旧是有些憔悴了,有多久了,自己没有好好的这般看看自己的皇后,夫妻之间,竟然生分了。陛下轻轻笑了笑,“这些年,倒是朕误会皇后了,是朕的不是。”陛下说道。
  “现在认错也不晚,臣妾原谅您了。”皇后笑着说。
  “这样轻易的就原谅了?”陛下反问道。
  “我丈夫是一国之君,若是我小肚鸡肠,天天憎恨,只怕也活不长了。不为了我没良心的丈夫,就算是为了我儿子,我也想多活几年呢。”皇后说道。这宫里敢跟陛下这般说话的人,恐怕除了皇后,再找不出来第二个人了。虽然美人迟暮,但是皇后从前毕竟是江湖儿女,身上那股洒脱的气质,这么多年竟没有变。
  陛下爽朗大笑起来,“哈哈哈,这才是朕的皇后,这才是朕认识的叶芃凡。”皇后张了张嘴,还有什么话想说,却最终没有说出来。陛下看出皇后的犹疑,追问了一句。“皇后可是还有什么要嘱咐的?”
  “他们……终究为了陛下的江山卖过命,还望陛下看在他们从前的功绩,看在我和已故的父母亲的面子上,放他们一条生路吧。”皇后到了最后一刻,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毕竟血浓于水,那几位毕竟是自己的兄长,说完全不在意,是假的。
  “这是自然。”陛下笑着应允。
  酒过三巡,八珍宴走向了尾声。最先告退的是各位朝中大臣,紧接着叶氏一族也起身告辞。他们打算连夜启程,赶回东胜神洲,虽然陛下再三挽留他们多住几日,但是几位王爷却是一刻也不想多待,因此大队车马,浩浩荡荡的驶出了云都城。
  车马之上,几位王爷借着酒劲聊着闲天,这为首的一辆马车乃是大王爷命人打造的,比寻常的马车要大上两倍不止,里面可以宽敞的容纳六个人。此时大王爷,二王爷,四王爷,各自带着自己的一位美妾坐在马车里。
  “王爷,这八珍宴可还让您满意?奴家这样的身份,也吃不到,白白看着眼馋。”二王爷的一位美妾娇滴滴的说。
  “嗯……要说这个餐食却是不俗,这八珍宴还真是颇下了一番功夫,和从前家里承办的倒是相差无几。只是这个烹饪的人,不合意,首日的那个厨子,来自关外的,一想到这个,就觉得胃里头恶心。”四王爷说道。
  “关外的人给陛下制作御膳?那还能吃么?”那美妾演技浮夸,表现的很是厌恶的样子。
  “哼,关外的那帮人,身上天生就带着臭味,在我们东胜神洲,就是做奴隶都不够格。”二王爷不屑的说。
  “话说回来,王爷为什么如此着急赶回东胜神洲?这般舟车劳顿实在是太辛劳了。”又有美妾发问道。
  “皇上倒是留我们多住几日了,可是你看看那浮华宫,哪里住得下,难不成让我们去住从前叶家留在云都城的老宅子?真是转个身都嫌费劲。哪里比得上咱们在东胜神洲的府邸,宽敞,舒服,你说是不是。”二王爷宠溺的捏了捏身边的美妾的下巴,眼神色眯眯的上下打量。
  “可是王爷们这样,岂不是不给陛下面子,万一陛下怪罪可怎么好?”其中一个美妾有些担忧。
  “怪罪?哼!他刘允发迹之时,用的是我们叶家的钱,当今皇后是我叶家的女儿,太子是我们的亲外甥,当年兄弟几个都是上了战场玩了命的,这江山,若是没有我们叶家,还有他刘允什么事儿?!怪罪,我们不挑他招待不周已经是给足他面子了。”大王爷说道。
  正说到此处,那马车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四王爷掀起帘子问道,“为何突然停车。”
  只见马车前站着一队兵士,为首的是布告使庄冕庄大人,他冷言看着面前这架奢华异常的马车,朗声说道,“圣旨到!叶氏众人,接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