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食珍馔恋未央 > 第348章 山洞婚礼 2

  第348章山洞婚礼(2)
  “这个时候说这个干什么。”未央的脸又红了,小声的嗔怪了一句。
  “我倒是觉得,大婚,不过就是夫妻两人的事儿,不如今日就在这里如何,我给你们做媒人和见证,你们就在这里拜堂如何。”邓玄说道。
  “我没有意见。”子筵难得的竟然同意邓玄的说法。
  “喂,我只是随口说说啊,你可别当了真,我可从来没有干过这个差事。”原本起头的邓玄此时却突然慌了神,畏首畏尾起来。
  “我说了,我是认真的。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等待和忍耐,唯独这件事,我不愿意多等哪怕一天。阿央,这岩洞简陋,你可愿意在此和我一定终身?”子筵问道。
  “那便真正是天地为鉴了。”未央笑着说道。
  “没错,天地为鉴。”子筵应道,“好了,那边那位只剩下半条命的征婚大人,就请开始吧?”子筵笑着说道。
  “真是拿你们没办法。”邓玄虽然嘴上这么说,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但是却还是努力的坐直了身子,认真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衫,力求正襟庄严。“你个刘子筵,我算是看明白了,你这就是彻底让我死心啊你。”邓玄抱怨道。
  “过命之交,由你给我们做见证,我倒是觉得再合适不过。”子筵认真的说。
  “我也觉得由邓玄公子给我们做见证,最为合适,从前多谢兄长照拂。”未央感激的说。
  “说那些干嘛,真是。”邓玄挥着手,却有些湿了眼眶。
  未央搀扶着子筵端正的跪倒在地,面向邓玄,邓玄看着岩洞之外的月亮,今夜虽然风大,但是月朗星稀,是个晴天。他约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清了清嗓子说道。“一拜天地。”
  子筵和未央调转方向,面朝着岩洞之外,恭敬一拜。
  “二拜……我不能算高堂,咱们就二拜亲友吧。二拜亲朋。”邓玄说道。
  子筵和未央再拜邓玄,以示敬意。
  “夫妻对拜。”邓玄笑着说道,一边抬手抹了抹自己的眼角。
  子筵和未央面对着面,相视一笑,此时的新郎,遍体鳞伤,新娘刚刚做完烤兔肉,脸上还残留着烟火气,属实算不上体面,但是幸而对面的这个人是他,幸而此时对面的人是她,所以就算再狼狈,也都无所谓。形式有多重要,仪式何须富丽堂皇,只要是他们彼此,一切都无妨。子筵和未央相视一笑,恭敬一拜。
  “今夜月明星朗,惟愿你们二人今后的日子,日日天晴,岁岁艳阳,礼成。”邓玄的声音有些哽咽,颤抖着宣布这场只有三个人的婚礼,礼成终了。“你小子,以后不许负了我妹子。”邓玄看着子筵说道。
  “还用你说。”子筵也笑了起来。
  “这里没有喜酒,只有一皮囊袋的清水,咱们便以水代酒,敬这个美好的夜晚。”邓玄说着拿起皮囊袋喝了一口,然后递给了子筵。皮囊袋在三个人的手里传递着,一边守着炉火,啃着野兔的残骨,聊着天,不知不觉的天便放了亮。
  冬日的清晨格外的寒凉,岩洞之中的篝火已经燃的差不多了,此时岩洞外传来了嘈杂的人声。子筵机警的坐直了身子,时刻关注着岩洞之外的动静。
  “云王殿下,降风关守将叶凡前来援救,属下来迟,还望王爷恕罪。”叶凡的声音从岩洞之外传来。子筵的脸色才终于稍稍有了一些缓和。
  “叶将军不必客气,进来吧。”子筵说道。
  叶凡带人走进了岩洞,最先让他觉得惊讶的是看到未央也在。“未央公主,属下不知公主在此,失礼了。”叶凡赶紧补上礼数。
  “叶将军客气了。”未央赶紧回礼。
  叶凡看着子筵和邓玄,只见他们二人重伤在身,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来人,快,送王爷和邓公子回城。”叶凡吩咐道。
  “不知道叶将军在路上可遇见了什么人没有?”子筵还是忍不住担心自己的下属和席蓁等人。
  “回禀王爷,属下在半路上救起了席蓁姑娘,无光大人也已经送去了擒将关城内,虽然伤势颇重,但是绝无性命之忧。”叶凡回应道。
  “赤霄回去城里的时候,还有谁在旁边跟着?”子筵询问未央说。未央皱着眉摇了摇头,子筵会意,便没有再问。“无期……”他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心中很是伤感。
  “回禀王爷,适才在清理悬崖之上的战场之时,发现了一名活口,那位二当家拓跋灼灼虽然深受重伤,但却并没有立即毙命,已经被活捉,押在寨内,听凭王爷发落。拓跋古寨之中的流寇,现在已经四散奔逃,有名在册的已经拘捕五十余人,其余人还在追逃。”叶凡回禀道。
  “叶将军做得好,至于那个拓跋灼灼,他没死真是太好了,本王还有好些账,要和他清算。”子筵说道。
  子筵一行人只在擒将关停留了三日,待伤势稳定了便动身上路赶回了云都。
  一来子筵着急回去向陛下复命,宫里此时已经开始筹备盛大的庆典,此次子筵和炎凉,邓玄,一举捣毁了金叶子的铸币工厂,还追回了金叶子数千枚,实乃大功一件,再加上子筵和未央的大婚,更是喜上加喜,所以陛下急招众人赶回云都。
  二来红妆现在怀有身孕,也不适宜在关外之地久居,炎凉最是紧张,现在几乎是时刻不离红妆的左右,生怕她有些什么闪失。
  三来邓玄的伤势过重,尤其是腿伤,一旦处理不好,只怕日后会影响生活起居,所以也要急急返回云都,找沈御医求医。
  众人收拾停当,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正要上路出发,子筵却派人传唤了叶凡前来。“叶将军,此次叶家众人,只有你一人出手相帮,从叶家全族出发,此乃忤逆圣命,延误军情,但是你活捉拓跋灼灼,捣毁拓跋古寨,缴获金叶子,实是功大于过。劳烦将军和我一同回云都复命吧,届时功过,自有陛下定夺。”
  “是,叶凡领命。”
  席蓁此时从一边走上前来,冷着脸,“叶凡,你这家伙,回去云都之后,必须认真和我打一场。”
  “啊……这……好……”叶凡硬着头皮答应道。
  “还有……”席蓁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那个……从前的约定……还作数么?”
  叶凡闻言大喜过望,赶紧应道,“作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