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食珍馔恋未央 > 第350章 大婚 2

  第350章大婚(2)
  皇后所请,陛下哪有不应允的道理,更何况两对儿新人一同操办,更是喜上加喜。接连几日,浮华宫里的旨意一道接着一道,全都是令人欣喜的内容,整个浮华宫里都笼罩在喜气洋洋的气氛中。
  皇家大婚仪典,自然不比寻常,子筵和叶凡身份尊贵,未央和席蓁都是皇后的义女,位份等同于公主,这样的盛事,可谓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恐怕这一场大婚的气派程度,不亚于太子大婚,也仅次于陛下和皇后的国婚仪典了。
  大婚之前,陛下御赐的贺礼,皇后娘娘准备的嫁妆,还有宫里各位娘娘的赏赐和朝中大臣的贺礼简直多到堆成了山。子筵和未央倒是还好,两个人都有各自的府邸,叶凡每次入云都都是住在宫里,席蓁更是向来都跟在皇后娘娘身边,并没有自己的官宅,这二人的仪典贺礼,只能暂时放在了库房之中,席蓁一看那好像是瀑布一样长长的贺礼礼单便觉得头疼。
  大婚的日子定在了正月十八,正月十五这一天宫里摆了简单的家宴,不过因为前几日的庆典之上陛下和上官宇都喝多了,所以到了正月十五这一日真正的成了不胜酒力,因而这家宴反而早早便散了。闵儿告了假这几日出宫陪着未央做准备,长安则被鲁元拖着四处挑选礼物,子麟身为太子,这回接下了筹备大婚的工作,为了让两位兄长的大婚能够风光气派,这位太子爷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恨不能把全天下最有趣的新鲜玩意儿都搬到大婚的仪典之上。
  子筵和炎凉正要上马车回王府,却被一个人叫住了。
  “云王爷留步。”叶凡从后面笑着走上来。
  “叶公子,不,现在应该叫叶将军了。”子筵招呼道。
  “哪有那么多规矩,你就叫我叶凡就行。”叶凡说道。
  “那你又为何叫我云王爷?”子筵倒是一点亏也不能吃。
  “是是是,子筵,子筵行了吧。”叶凡无奈的说,“之前从云都匆匆赶往了降风关,倒是一直没有机会前往你府上造访,今日时间尚早,不知道子筵兄欢不欢迎?”叶凡说道。
  “自然欢迎,正好今日义父被父皇留在了宫里,没有长辈在府上,咱们能更自在一些。”子筵笑着说。
  “不光是青龙将军不在府上,红妆今日也去了未央公主的星月阁,再加上邓玄那家伙借着养伤为借口,赖在我们府上不走,这下咱们几个可算是聚齐了,可以好好的热闹热闹。”炎凉补充道。
  “可是……红妆和未央公主都不在,咱们只怕连下酒菜都没有了。”叶凡苦笑着说。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炎凉坏笑着说,“有咱们云王爷在,你还怕没得吃?”
  “子筵兄,你该不会还会……做饭吧?”叶凡还是头一回听说,从前只知道子筵爱吃,并且口舌十分挑剔,竟然还是第一次知道子筵还会做饭。
  “就算会,也不会做给你们吃。”子筵阴着脸说,“不过如玉从前跟着未央学手艺,厨艺倒是不俗,可以让他帮我们做点下酒菜。”
  三人一同上了子筵的马车,一路上谈笑风生,不多一会儿便来到了云王府。
  “如玉乖,就帮我们做点吃的好不好?”炎凉此时极力的讨好着季如玉,这孩子最近一直待在云王府中,由红妆和上官宇调教,出落的越发的标志了。他不再使用易容术,以真面目示人,模样可人,雌雄难辨。他原本就机灵聪慧,如今跟在红妆身边,更是学了一身的古灵精怪。
  “将军教导我说,君子远庖厨。”季如玉一板一眼的说。
  “那你从前跟着未央学手艺又怎么算?”炎凉问道。
  “未央公主既是我的师姐,也是我的师父,师父之命不可违。”季如玉摇头晃脑的说,一副据理力争的模样。
  “五片银叶子。”子筵站在门外冷着脸说。
  “十片,我不仅帮你们做饭,还帮你们保密,不告诉红妆姐姐,你们偷偷喝酒这件事儿。”如玉古灵精怪的说。
  “成交。”子筵说完转身走了。
  “哎,你呀,真不愧是红妆教出来的。”炎凉无奈的说。
  这边厢,子筵,炎凉,叶凡,还有腿伤未愈的邓玄,四个人坐在书房门前的小院里,饮酒谈天。同样重伤未愈的无光此时靠在门边,也不吃菜,只是拿着酒壶自斟自饮。如玉守着自己刚得的银叶子,美滋滋的坐在一边帮子筵烤着鹿肉,顺带手还偷吃几块。和男人帮这边的逍遥相比,另一边的情形就要紧张的多了。
  未央这几日连星月阁的门都出不去,先不说宫里一批一批过来庆贺的各位朝中重臣的夫人和千金,单单是喜服都换了不下几十套。这大婚穿戴的喜服,原本上身过程就极其繁琐,还要配合着大婚当日的妆容,每天折腾一遍都要至少一两个时辰。闵儿,闫三娘这几日干脆住在了星月阁,伊衡和皇后还是源源不断的派人送来各式各样的喜服,这两个人监督未央试装,简直是乐此不疲。
  “闵儿,姨娘,不是说好了这是最后一套了么?怎么还有啊?”未央无奈的问道。
  “小姐,这可是大婚,您这一辈子就这么一次,这喜服怎么能随便呢?你看今日送来的这几套,全都是皇后娘娘当年的陪嫁,你看这上面的珍珠,现在可都找不出来这么多这么大的珍珠了。”闵儿说道。
  “闵儿说得对,大婚可不能马虎,乖,坐起来,姨娘再给你梳一个新的发式,肯定和这套喜服般配。”闫三娘笑着哄道。
  未央只得乖乖坐起来,由着闵儿和闫三娘打扮自己。这个时候翠茗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位,“请问,公主现在方便见客么?”来人问道。
  未央越过闵儿和闫三娘的肩膀,看到了来人,只觉得好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她赶紧站起身迎了过去。“旁人自然不方便见,不过见你却是最方便了。”未央笑着说,“席蓁姐姐,你怎么有空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