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食珍馔恋未央 > 第351章 大婚 3

  第351章大婚(3)
  “我……我过来看看。”席蓁一看闵儿和红妆也在,旁边还有闫三娘这样的生面孔,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闵儿,你带着姨娘去帮我看看宾客的礼单出来了没有,还有也麻烦你们帮我去安排一下,我想给魏家村的老邻居们,都送点喜糖和贺礼。”未央安排道,“红妆姐,你的安胎药可是已经热了一遍了,再不喝,可就又要凉了。”未央看着红妆说到。
  众人会意,便退出了卧房,各自忙碌去了。闵儿和闫三娘去了库房,帮着清点贺礼,也顺便安排了魏家村那边的喜糖事宜。翠茗扶着红妆回去了自己的卧房,这几天红妆也跟着兴奋,云王府和星月阁两面的跑,干脆让人连安胎药也都送到了星月阁,若不是未央时时想着,只怕她都会忘了喝。
  卧房里只剩下了未央和席蓁,未央此时才笑着看了看席蓁,“姐姐,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未央问道。
  “我……我从前……”席蓁此次前来,也算是鼓足了勇气的,她从前心仪子筵,又想着自己若是坐上了云王妃的位置,能够对皇后和太子有所助益,所以才设计了之前竹林之中舞剑的那一出,现在想来却觉得十分的过意不去,特意来向未央致歉。
  “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未央早就领会了席蓁的意思,不等她开口便笑着说道,这一笑,便是将所有的不愉快都抹去了。“咱们看的是今后,今后还长着呢,更何况,谁人一生之中还不走几次弯路呢?”未央开解道。
  这话是开解席蓁,也是开解她自己。子筵相貌堂堂,这全天下的女子见他一面,便没有不倾心的,若是每一个未央都要吃醋,那日后便真是永无宁日了。既然决定结为夫妻,那便是只有选择信任,方是长久之道。更何况,易地而处,自己身边也有邓公子,云多吉勒,这样的仰慕者,若是子筵也要个个都醋一醋,只怕现在自己也是焦头烂额了。邓公子和云多吉勒仰慕自己,但是自己对他们并没有男女之情,他们在自己这里碰了壁,走了弯路,难道就能说他们错了么?自然不会。席蓁也是如此,归根结底,喜欢一个人,是没有对错的。
  “公主宽宏大量,席蓁在这里见礼了。”席蓁说着真的恭敬的起身,朝着未央施了一礼。
  “姐姐要是这样的话,就太客气了。此次关外之事,子筵身边多亏了有姐姐和叶家的公子照应,才得保万全,是我应该谢谢姐姐和叶公子才对。”未央说道。
  “要是这么算下去,我和公主只怕是要谢到明天了。”席蓁打趣道。的确是,宫里两个最是懂规矩的人凑到了一起,现在可不是要把全套的礼节都过上一遍才算完。
  “姐姐说的是,咱们都太客气了。对了,姐姐出嫁是从宫里走,不知道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没有?”未央问道。
  谁知道席蓁却笑了起来,她终日跟在皇后娘娘身边,日日以冷脸示人,很少展露笑颜,这莞尔一笑,当真是沉鱼落雁。“我适才看见公主正被闵儿她们围着试嫁妆,我便知道,咱们俩的境遇竟是一样的。我也是为了躲一躲,才逃到你这里来的。你还好,住在宫外,不外乎就是闵儿这些个朋友,终究娘娘那也是鞭长莫及。我可就惨了。”席蓁苦笑了一下,“我从来就穿不惯这些罗裙,现在娘娘日日让我着女儿装,那些宫里的妃子美人,现在也是审时度势的,都想要过来讨好巴结,这下可是害苦我了,都是叶家的害得,真是气死我了。”席蓁的言谈之中还是带着些许的江湖儿女的气质,此时一提起叶凡,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姐姐这一嫁过去,既是将军夫人,也是叶氏的家主夫人了,怎么反而还抱怨起来了。”未央打趣道。
  “就是这两个夫人不好当,将军夫人也就罢了,就算关外苦寒,我也不觉得,可是这个叶氏的家可是不好当。”席蓁摇了摇头,“我啊,其实还是有些紧张的。”席蓁到了这个时候终于说了软话。
  未央走上前去拉着席蓁的手安慰道,“姐姐只管安心吧,不管怎么说,今后都是两个人一起面对了。不管什么困难,只要是两个人一起面对,就总会过得去的。”
  “嗯,公主说的是。”席蓁兴许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未免太小女子气了,此时禁不住涨红了脸。“公主这样豁达,让席蓁觉得真是相见恨晚。只可惜,大婚之后,我们便要启程了,先回东胜神洲去宗庙祭拜,然后就要赶赴关西降风关上任,日后想与公主见一面,只怕也不容易了。”席蓁说道。
  “每年中秋和除夕你们必然要回云都团聚,总有能见上的时候。我也时常听人说,关外也有各种美景,东胜神洲更是富饶之地,兴许日后我也会和子筵前去游历,到时候,可不许说我们吃白食啊。”未央说道。
  “若是公主和王爷驾临,我们必然是盛情款待。”席蓁说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不然宫里那些教习嬷嬷该急死了。大婚之日,咱们二人定是见不到面了,席蓁便提前祝福公主和王爷,能够举案齐眉,白首偕老,百年好合。”
  “同祝同祝,只是我还要补上一条,早生贵子。”未央说道。席蓁听闻脸便又红了起来。
  两日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明日就是正月十八,这一晚上未央辗转反侧,原本就不充足的睡眠时间现在变成了彻夜未眠。皇家仪典自然不比寻常百姓家那般随意,更不用说未央和子筵的那场含混的山洞婚礼。这一日新娘是全场的焦点,便是连在皇宫前走几步路,都有严格的规定。未央在脑海中一遍一遍的过着自己待会儿要做的事儿,如何走路,如何行礼,如何奉茶,等到她终于把细节都捋清楚了,外面便传来了嬷嬷的声音。
  “公主,该起了,吉时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