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食珍馔恋未央 > 第352章 大婚 4

  第352章大婚(4)
  “丫头,起来了么?”嬷嬷刚刚退出去,闫三娘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未央坐起身,透过门上的窗户纸看到外面来来回回的,底下的丫头们也早就开始忙碌起来了。未央赶紧梳洗了,换好了衣衫才走出了卧房,当了公主也有一段日子了,自己还是不习惯有人伺候的生活,还是亲力亲为最好。闫三娘在门外已经等候了许久了,她满脸的笑意,就像是送自己的亲闺女出嫁一样。“丫头,还有点时间,有个人想见见你。”三娘不由分说,拉着未央便去了前厅。
  上官宇有些手足无措,他既是未央的师伯,也是她未来的公公,这个时候原本应该等在云王府的,但是他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走这一趟。
  “阿央。”上官宇看到未央走出来,有些难为情,“没有误事吧?”
  “怎么会,师伯,您怎么来了?”未央又惊又喜。
  “我……我想到你父母都不在身边了,所以过来替他们送送你。都说女儿出嫁,父亲应该亲手给女儿带一枚玉佩的,算是祝福,虽然你现在是陛下和皇后的义女,待会儿陛下定会给你再行赐礼,但是我总想着替你父亲和你母亲做点什么,毕竟我亏欠他们太多了。”上官宇说着从怀里拿出来一枚玉佩,小心翼翼的挂在了未央的腰间,“这是我家那口子在我们成亲时,我岳父亲自为她佩戴的,后来她又给我了,我便一直带在身边。这可能是子筵母亲唯一的遗物了,如今便交给你吧。”
  “多谢师伯。”未央感动的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再另外我也想送你一份礼物,只是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师伯是个粗人,你若是有什么想要的,便是星星月亮,师伯也帮你摘去。”上官宇对自己这个未来的儿媳妇自然是越看越喜欢,更不用说还是自己师妹的孩子,更是亲上加亲了。
  “说什么浑话呢,就算是要星星月亮,也是你家子筵去摘,哪里就轮到你了。”闫三娘笑着说道。
  “师伯不必客气,若是师伯一定要送什么礼物,便送我两坛醉美人吧,果然还是最喜欢师伯的手艺。”未央说道。
  “小事一桩,小事一桩,别说是一坛,但凡你师伯我还有一口气,管你喝一辈子的。”上官宇开心的说,一边爽朗的大笑了起来。
  “大好的日子,竟会胡说,好啦,时间差不多了,你赶紧出去,我得给闺女梳头了。”闫三娘二话不说,便把上官宇赶了出去。
  铜镜之前,未央端坐着,闫三娘站在她身后,给她梳理着发髻。一边梳理,一边说着一些吉祥的话儿,未央端详着铜镜中自己的模样,第一次觉得自己长得还算是看得过去。
  “姨娘,怎么今日梳的发式和以往的都不一样?”未央觉得有些奇怪,今天梳的发式并不是前几日试过的。
  “我昨晚想了一宿,最终觉得今日还是应该给你梳这个发髻,这叫凌虚髻,你母亲生前最喜欢梳这个发式,她今日不在,你梳着这个发髻,便也想想她吧。”闫三娘说到此处,忍不住湿了眼眶,惹得未央也觉得眼睛发酸,“你看看我,到底是上岁数了,今日是好日子,说好了,可不许哭啊。”闫三娘赶紧说道。
  “是,未央记下了。”未央说道。
  终于梳妆完毕,只见那铜镜之中的美人此时顾盼生姿,珠翠满头,更是添了几分富贵的神韵。红玛瑙的琉璃顶簪,并蒂莲的花头簪,金丝密绣的花钿,红腊梅花的掩鬓,将正中间的红玉翡翠的挑心衬托的更加夺目,同一套的红玉翡翠的耳环,垂在耳畔,正红色的玉石,映衬着未央的皮肤显得更加雪白,整个人就像是画中的仙女一般。
  闵儿此时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跑进来,还未说有什么事儿,便惊得呆立在了原地,“小姐……”闵儿才刚一看到未央便哭了出来,“您今日,真是……真是太好看了。”
  “你这丫头,我才刚好了,你又哭,不是说好了今日不许哭的。”闫三娘说道。
  “是,不哭。”闵儿胡乱的摸了摸眼泪,“小姐,该换喜服了,我和三娘挑的花了眼,最终还是皇后娘娘拍板,选了那套上面绣着仙鹤的。皇后娘娘说,仙鹤是长寿的意思,希望公主日后,福泽加身。”闵儿说道。
  “让娘娘费心了。”未央说道。大婚的新娘喜服更是繁复,大约过了半柱香的功夫才终于穿戴整齐,此时花轿已经停在了门前,闫三娘最后帮未央整理了妆容,把额前的遮面珠帘轻轻放下,小心的搀扶着未央走出了星月阁。
  大婚的仪仗也是阵势浩大,皇家大婚通常会按照规制,安排仪仗的人数。若是陛下迎娶皇后,前面便有二十人打喜幡,若是太子迎娶太子妃,便是要安排十六人打喜幡,今日未央这边有十二人打着喜幡,已经算是除了陛下和太子之外,大婚仪典的最高规格。打喜幡的人身后,乃是一众宫人,抬着大红色的礼箱。子筵明面上的身份是皇子,而未央虽然是公主,但是世人皆知,她乃是皇后的义女,所以今日乃是按照王爷迎娶王妃的规制安排的仪程。这些抬着的礼箱之中放着的乃是陛下为子筵下的聘礼,金银玉器,绫罗绸缎都暂且不说,便是金叶子也赏了万枚,足可见陛下对这桩婚事有多么的满意。再往后是第一波的锣鼓队,然后才是未央的花轿。只见今日这顶花轿,乃是上官宇亲自督造的,通体红色,上面嵌着金箔做的花样,组成了一个富贵花开的图案,远远看去,奢华气派,金碧辉煌。
  “丫头,姨娘便送到这里了,日后……别忘了常回琼音阁看看。”三娘哽咽着说,把未央的手交到了嬷嬷的手里。
  “姨娘,云王府也在云都,相隔又不远,不必伤怀。”未央安慰道,嬷嬷牵着未央的手,正欲把未央往花轿处引领,未央却忽然停住了脚步,说道,“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