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食珍馔恋未央 > 第361章 火焚琼音 2
    第361章火焚琼音(2)
  
      子筵的书房里,此时只有刘子筵和张怀两个人。子筵对这位楚王府的大管家并不熟识,只是有过两三面之缘。此时他打量着张怀,这人看着有四十岁开外,身材不高,略微有些发福,只是眉眼看起来很是一副老实憨厚的模样,和他的主子倒是并不像是一路人。
  
      “您在楚王府做管家也有很多年了吧?本王记得你。”子筵开口说道。
  
      “王爷好记性,小人一家从前朝开始就是韩家的家仆,小人的祖父,父亲,都是韩家的管家,到了小人这一辈,自然也是如此,后来家主被封了楚王,小人便是外人口中说的楚王府大管家了。不过是个打杂的,没有什么大能耐。”张怀说道,这明显是下级和上级之间寒暄的对白,倒是也没有什么新意,“小人十六岁就出任了副总管,二十岁那年家父病逝,小人便成了大管家,做到今年正好二十年。”
  
      “张管家今日去琼音阁,想必不是偶然路过这么简单吧?”子筵问道。
  
      “王爷明鉴,琼音阁的锦鸢,是几年前由小人赎了身,现在养在琼音阁的外宅,所以小人是前去与她相会的。”张怀说道。
  
      “可是据本王所知,张管家的发妻已经在多年前过世,张管家对这位锦鸢姑娘又是情有独钟,为何不直接续弦,反而要养做外宅呢?而且本王已经问过锦鸢姑娘了,她说,张管家从前从未深夜突然造访,怎么今日转了性,还这般巧合的碰上琼音阁走水?”子筵步步紧逼。
  
      张怀听到此处知道已经无从隐瞒,更何况他亲自来见云王爷已经是做好了打算。他跪倒磕头,坦诚道,“王爷睿智,小人今日深夜造访琼音阁,确实不是一时兴起,而是,小人已经知晓今夜会有人火焚琼音阁。”
  
      子筵听闻此话眯了眯眼睛,没有打断,抬了抬手,示意张怀继续说下去。
  
      “回禀王爷,小人自打第一次见到锦鸢,便惊为天人,好在小人担任楚王府管家多年,也有些积蓄,故而帮她赎了身,只是却不敢娶回楚王府,只因为我家主子性子暴虐,人前人后两幅面孔,府中丫鬟婢女不知道无辜殒命的有多少,故而小人不敢把锦鸢接到楚王府。至于今天深夜发生之事,小人也是偶然得知,因为挂念锦鸢的安危,所以才前来报信,不想还是稍晚了一步。”张怀于是将他如何巡视楚王府,又是如何无意间听到楚王的话,以及如何赶来报信的事儿全都一五一十的说了。
  
      子筵看张怀此人,他虽然有些胆怯,但是言辞表述清晰,逻辑顺畅,有条有理,不免对此人有了些许赞赏。
  
      “楚王爷乃是当朝重臣,你刚才所说之事,若是没有真凭实据,在陛下面前,也只能算是构陷。”子筵说道。
  
      “回禀王爷,小人迈出楚王府前来琼音阁报信,便已经想到了后果,小人不怕。今夜纵火之事,小人只是耳听,凭着小人的一面之词,确实不足以作为证据。但是有些事情,小人却是有实实在在的证据。”张怀素闻云王爷的刚正不阿,事情到了这一步,自己也只有相信这位年轻王爷的为人了。他决定,赌一把,破釜沉舟,将所有事情合盘端出。他从怀里取出两本册子,递到了子筵的面前。
  
      “云王爷请过目,这里有两本册子,一本乃是账簿,还有一本乃是……罪簿。”张怀的语气略微停顿了一下,“账簿上清楚的记录着,从前许大人担任盐监时候,楚王殿下克扣的盐赋,还有每年从地方上搜刮的银两,就连前不久传的沸沸扬扬的真假金叶子一案,楚王也有参与,一笔笔账目小人都如数记了下来。至于另外一本,则是这些年死在楚王府里的冤魂。当年楚王为了钳制许大人,勒令其将自己的独子送到楚王府抚养,后来幼子走失,重归许大人身边,他迁怒于身边的侍妾。还有府中呈宠之后死于非命的丫鬟侍女,被毒害灭口的暗卫仆从,总共算下来,共计是二十五人。这些还只是小人亲眼目睹,查有实据的。楚王近来对小人已不似从前那般信任,因而背着小人所做的勾当,只怕也不在少数。”张怀说道。
  
      子筵垂着眼看完了手中的册子,也是十分的震惊,上面记录的证据,竟然比自己和陛下查到的,多出了数倍。他合上册子看了看张怀,神情很是复杂,“他是你主子,以奴告主乃是重罪。”
  
      “小人是韩氏的管家,并不是韩余修一人的奴仆,小人眼见韩氏书香门第,如今却落得这般境遇,实在心痛。纵使王爷想要以此问罪于小人,小人也绝无怨言。”张怀义正言辞的说。
  
      “本王自然不会如此做,只是你现在离府多时,想必楚王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若再放你回去,只怕你凶多吉少。”子筵坦言道。
  
      “小人贱命,何足挂齿。只是锦鸢实属无辜,她与未央公主感情深厚,还望王爷能够看在未央公主的面子上,保锦鸢一命。”张怀说到此处,不住地磕头恳求。而此时书房的门外,锦鸢早已将所有的话都听了个一清二楚,早已泣不成声。
  
      “既然是一对儿苦命的鸳鸯,哪有只救一只的道理,本王若是现在放你离去,只怕我家那位也不会答应。现在风头未过,你暂且留在楚王府,等过几日,本王自会替你安排。”子筵说道。
  
      张怀抬起头看着云王爷,满脸的感激,他又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多谢王爷,多谢王爷!”
  
      子筵亲自上前,把张怀搀扶了起来,他看了看书房的门,笑着摇了摇头,对着门外说了一句,“好啦,听了这么久,该听的也听到了,都进来吧。”
  
      未央拉着锦鸢的手,开门走了进来,未央一边走一边说,“锦鸢姐姐,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这位张管家对你可是真心的。”
  
      锦鸢刚刚哭过,此时脸上挂着泪痕,又羞的面红耳赤,看着张怀,只轻轻的跺了跺脚,便跑开了。
  
      “张管家,你还愣着做什么?”未央提醒道,“赶快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