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食珍馔恋未央 > 第375章 劫数 2

  第375章劫数(2)
  小童子闻听此言先是一愣,然后坐在了地上,好像在生闷气。“这些,都是你师父料好的?收留你,教导你,就为了关键时候救自己女儿的性命?”
  “你错了,师傅没有让我救未央丫头。她早就对我说过,日后不管我做什么决定,她都不会怪我。”百晓生豁达的说。
  “所以呢?你到底是救还是不救,等会儿这暗卫司的人可就追来了。”小童子提醒道。
  “你觉得呢?”
  “你自己的命,想救,就救呗。”小童子没好气的说。
  百晓生摇了摇头,慢条斯理的拿出一个锦囊,又随手写了一张条子,塞入了锦囊之中。“把这个事后交给云王。”他对着小童子说道,随即又在小童子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直等到小童子点头答应了,他才放心。
  未央和霓霜并排躺在地上,百晓生坐在了他们二人中间,“等会儿完事儿了,你进来把人带走,别留什么尾巴。”百晓生嘱咐道,“老伙计,咱们,就此别过了。”
  小童子回身看了看百晓生,神情复杂,最终也只是说了一句,“谢了。”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殿外。
  此时大殿之上,重臣已经散去,适才的一片狼藉也已经收拾停当。此时忽然有底下的小太监跑着进来,在轩公公的耳边附耳说了几句,轩公公顿时脸色大变。
  “何事?”陛下察觉到轩公公面色有异,因而询问道。
  “陛下,后面的祭坛突然起火,此时暗卫司的人和宫中侍卫正在救火,目前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只是……”轩公公欲言又止,忍不住看了看坐在一边,还未解开穴道的子筵。
  “只是什么?”陛下问道。
  “只是……天师大人和云王妃未央公主,貌似在火场之内。”
  轩公公话音一落,子筵只觉得五雷轰顶,怎么会……这样。他想要站起身来冲出去,他此时怎么可以不在她身边,奈何他的穴道依旧紧锁,浑身使不上半点力气,气血上涌,一着急,便倒地昏了过去。
  殿上又乱做了一团,陛下先是派人送子筵去后面休息,暂缓。随即便和皇后亲自带人赶往火场,众人担心着未央的安危,时刻悬心。
  两天后。
  子筵在云王府的卧房中醒来,只觉得浑身酸痛,头脑混涨,第一个映入自己眼帘的人是炎凉,然后他才发现,无光,邓玄竟然全都守在自己的床前。他眨了眨眼睛,只当自己是做了一场噩梦,梦里,未央跌入了火场,自己却无力救治,这实在是一场噩梦。他试图撑着身子做起来,却发觉四肢绵软,连手都抬不起来。
  “我的身子……”子筵小声的发问道。
  “软骨散,是陛下的意思。”炎凉少有的声音冷漠并且低落,站在一边的邓玄和无光,脸色也是一个比一个难看。
  “为何?”
  “有一件事,陛下担心你接受不了,做傻事,让我们看着你点。”炎凉无奈的说,“你……有个心理准备……祭坛大火扑灭了,火场之中找到两具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一具应该是天师百晓生,还有一具是……是……”纵使这两天炎凉等人已经渐渐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到了要说出口的时候,炎凉依然觉得那个名字,是那样的难从自己的口中说出,他鼓足了勇气才终于说出了那个名字,“是……未央。”
  子筵早就已经料到了炎凉想要说的话,但是却依旧怀疑,质疑,他瞪着双眼看着房梁一言不发,众人不敢开口询问,更不敢离开他半步,就这么僵持着,仿佛时间都停止了。
  天师大人和未央公主在祭坛大火之中遇难的消息很快就在云都城里传遍了,然后又传到了云都城郊外,最后是整个驰云帝国上下。最先悲伤哀痛的自然是从前琼音阁的各位和未央的亲人们。闵儿在宫里几天汤水未进,任凭谁来安慰都没有用,她只是手里捧着未央从前用过的物件,一遍一遍的掉眼泪。闫三娘自然不必说,哭晕过去了几次,扶柳也是急的,犯了心口痛的老毛病,连床都下不来了。红妆,炎凉,邓玄,墩子,翠茗,宫里的伊衡,长安,胡秋,孙老太爷,皇后娘娘,师伯上官宇,鲁元公主,还有魏家村里的父老乡亲,以及远在关外的云多吉勒,锦鸢,凡是受过未央恩惠的所有人无不陷于哀痛之中。
  就连陛下这几日也是愁眉不展,看着面前刚送来的点心,心里忍不住的泛酸。陛下把手边刚送来的奏折放在了一边,提笔重新拟了几道折子,递到了轩公公手里。“去吧,给那几个老家伙送去。”
  轩公公领了旨,正要转身出去,却又被陛下叫了回来,“等等,你抽空……替朕给那丫头烧点纸吧,那是个好孩子,可惜了。”陛下伤心的说。
  “是。”轩公公应道。
  “你也很难过吧,还一直忍着,别以为朕老了,眼花了,就看不见你这几天眼圈都是红的。”陛下打趣道。
  “是老奴失仪了,实在是很喜欢未央公主那孩子。只不过,陛下,恕老奴直言,公主已然仙逝,若是云王爷因此太过悲伤,损了身子,只怕便更是雪上加霜了。”轩公公说道。
  “他二人情深,朕又怎么忍心苛责,只愿时间久了,淡了,便好了。”陛下无奈的说,“对了,吩咐下去,摆驾,朕要去看看皇后。”
  轩公公闻听此言先是一愣,转而笑了,点头道,“是,这就安排。”
  事实上从陛下的书房到皇后的寝殿并不远,其间还有一条小路,算是捷径,只是这样两个性子的人,谁也不愿意移步。陛下的皇辇停在皇后寝宫门口的时候,所有的侍女都愣了,唯独皇后倒是十分的淡然从容,早就泡了好茶叶,凉着了。
  “知道我会来?”陛下笑着问。
  “不知道,不过我倒是想了,若是我的手伤痊愈之前你都不来,那以后我就搬去山上做尼姑。”皇后叶芃凡赌气的说。
  “你做了尼姑,下回再有刺客,谁替我挡箭呢?”陛下问道。
  “陛下娶了一位彪悍的皇后,便是为了用来挡箭的?”皇后问道。
  “那若是真有下次,皇后可还会为朕挡这一箭?”陛下认真的问。
  “会。”皇后毫不犹豫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