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七章 黎明、启航

  圣剑历398年10月3日,大教堂前。
  希从短暂的昏迷中恢复,站了起来。因为哈特对她的攻击中,触碰到她的都不会留下伤口,所以她的修女服十分干净整洁。与她形成鲜明对比,教堂内的纳兹满身血污但依旧清醒。
  “他们逃走了吗?”她向纳兹确认。
  “走了,骑着马车的马,逃不了多远。但既然这附近的守卫都被他们解决了,那能够帮助他们逃离也正常。不过,为什么今天的警戒格外松懈?”纳兹露出疑惑的表情,希不做任何表情。
  希只是安静地,注视着马留下足迹的那条道路。太阳正要落山,余辉将这条道路染成橙红色。
  同一时刻,哈特和海德抵达了计划中的村庄。
  “今天就在这边过夜吧,以前的朋友在这边有一个房子。”哈特的神情有些恍惚,看来还沉浸在不久前的惨象。
  “都是你以前队伍的伙伴吗?”以前的朋友,海德反复又仔细地品味着这两个字,确定哈特这是在向逝者悼念。
  “是的,就像那张纸条上写的一样,是那个反教会组织‘人文’的成员。现在你不需要去知道那些,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过去的事情。你只要知道,他们都埋葬在历史的洪流之中。我们现在要做的,也是将他们从洪流中拖出来,烙印在青史之上。葬身于洪流,只会在洪流的冲击之下变得破烂不堪,再也看不到光线。”
  哈特望着天空,那里已经完全黑了。在这个世界他们看不到星星,但在他们眼中,星星就在那里。
  海德独自在房间里坐着,等待哈特回来。已然到了晚饭时间,家家炊烟袅袅,哈特为了两人的晚餐去拜访村长。而海德,因为对这个世界尚且缺乏很多常识,留在这里等待哈特回来。
  海德打量着这个异世界的屋子,简直不可思议,房间内外的构造都和自己生活了几万个小时的世界相差无几。虽说什么电子产品都没有,但墙是白色的,地板是实木的,家具也一应俱全,在书房的书柜上还放着几本书籍。
  为了打发时间,他进入书房,从书架上取下最厚的一本书。海德的魔力让他知道,这本书是圣典,是让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罪魁祸首。他翻开圣典,但是里面所有页面都是黄色的,没有任何文字存在。
  以为是魔力干扰了自己,海德撇去魔力,用肉眼观察,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虽然有一些懊恼,但如果在这里就能把一切搞明白的话,那纳兹·布尔他们布下的局未免太简单了,海德心想。
  就在海德打算按照这本书原本的状态放回书架的时候,哈特回来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海德立马条件发射式的道歉,但哈特只是淡淡地笑笑。
  “没想到,他家里居然还有这个版本的圣典,真是罕见。你如果想看的话,这书架上的书你都看看吧,都是和这里的世界有关的书,没有我们那里的小说。多看一点书籍也能对这个世界加深了解。”哈特把几个面包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在他出去之间这里都已经被他们二人打扫过了。
  “对了,有一点我一直很在意。”海德看着哈特的嘴唇,看着面包被他塞入口中的样子,“为什么你说话的嘴型和你说的话对不上呢?看你的样子,在以前应该和我是同一国家的吧,而且纸条上的文字也是我认识的文字。”
  哈特把面包吞下去之后,用手擦了擦嘴边的面包屑,回答:“你也知道,在这个世界是有翻译相关的术式,所以别人说的话你能听懂,你说的话别人也能听懂。这个术式是我们穿越者自带的,基本上和这里的居民交流就会开启,其他时候就是不同国家人之间交流会用到。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语言,不能直接被他们的翻译术式接受,只能由我们翻译给他们。简单来说,就是为了避免麻烦,学习当地的语言是非常重要的。我目前已经完全掌握了圣语言和尼莫语。尼莫王国内大部分人都说尼莫语,西王国大部分人都说圣语言,圣语言也是官方指定用语。”
  说着说着,哈特的话和他的嘴型重合起来。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讲着这里的语言,和这里的人交好,至少会让我感觉在这里有一份归属。我来到这里两年多时间,渐渐已经不把回到原来世界当做首要目标了。不过还好你来了,我也可以讲讲熟悉的语言了。”哈特的笑,在海德眼中看来十分辛酸。
  “两年多时间精通了两门语言,你以前也是个学霸吧。”海德拿起一块面包,这种食物和外表一致,是完完全全的面包,甚至连味道都完美还原,就是那种没有味道的面包。
  “学霸?说不上吧,高考的时候还是相当吃力,而且最后取得的成果也不佳……两年多了,这还是我第二次和别人谈起我的过去。对了,你还有以前的记忆吧?你叫什么名字?”因为太过兴奋,面瘫早已不复存在。
  海德用手指轻轻地揉着太阳穴,说:“过去的一切都还记得,只是因为这几天的遭遇让它变得模糊了一点。我叫林嘉英,不久前是个大学生。”
  “我的名字就比较多了,”哈特托着下巴整理了一下记忆,“在那边叫东明夜或是东方明夜,穿越到这里被某个少女捡走被取名为涯。虽然我也挺喜欢涯这个名字,但是单个字做名字加上黑发黑瞳是夜族人的象征,为了不招惹事情低调行事,取了最常见的哈特,蒙德是那个少女的姓氏。比起我,你黑白相间的头发反而不会引人注目,顶多就是知识多一点的人比较好奇。海德这个名字因为圣典家喻户晓肯定是不能用了,你打算接下来用什么名字?”
  像是一直在等待哈特问到这个问题,海德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使用,直接回答:“蓝灯·肖。林嘉英这个名字带着不少苦涩的事情,我还是想在这里开始一段新生活。还有,他为我献出生命,我希望在这里能够一直记住帮助过我的人。”
  蓝灯露出苦涩的笑容,哈特的话却直接打断了这个气氛:“他并不是为你献出生命,而是为人文献出生命。”
  “在这个时候那么较劲干什么?”
  然后两个人都大笑起来,强忍着不让眼角的泪涌出来。
  夜晚,两人睡在两个房间。蓝灯的房间有扇窗户,窗户外面有一个小池塘。月光照在池塘上,池塘的水将月光抱在怀里,水光和月光都透过窗户照射进房间的墙上。就像哈特以前的名字,明夜,这一晚非常黑暗又非常明亮。在从未拥有的水光摇篮曲中,蓝灯很快进入了梦乡。
  半夜,蓝灯梦到了以前的事情,从梦中惊恐地醒来。醒来看到的,是哈特闭着眼睛靠在门框上,手里抱着剑。
  “没睡好?怎么醒了?”没有睁眼,但哈特却发现蓝灯从床上坐起。
  “倒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蓝灯抓着被子,至少他现在需要抓着点什么,来充填缺失的安全感。这两天,蓝灯的确非常信任哈特,但对他人的怀疑也是对他人的信任。
  “对他人的怀疑也是对他人的信任。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必须时刻保持着戒备之心。本来我们就是他人想要的棋子,现在身上还带着两块甲级冒险者铭牌,晚上肯定不能睡死。你对术式不熟悉,魔力运用得也很粗劣,所以我就在这里守着,毕竟我可以一直用魔力提防危险。”哈特的眼睛依旧闭着,表情毫无变化,声音也没有什么情感,就像是在沉睡状态。
  “那个铭牌很重要吗?”不确认一点什么的话,蓝灯肯定没办法安然入睡。
  “除了甲级以外的冒险者铭牌都可以很轻易获得。甲级的要么在学校念个五年书然后通过毕业考试获得,要么就从别的甲级冒险者中抢夺。工会的规定是,甲级铭牌易主,要么原主在场同意,要么原主逝世。甲级能做的事情很多,所以不免会有很多佣兵眼红。而那个所谓的毕业考试,就是让学生去尝试抢夺甲级冒险者的铭牌,然后让他们做出人在铭牌在的觉悟。因此,对于甲级,休息时开启魔力警戒是必须的手段。放心睡吧,晚安。”
  不给时间让蓝灯消化,哈特就在蓝灯身上使用了低阶魔术昏迷。蓝灯自己也想进入梦乡,也就度过了没有梦打扰睡眠的夜晚。
  再度醒来时,已经是黎明。道路延展的方向,能够看到微弱的太阳光线,世界虽以染上冰冷的白色,但温暖的白天还没有来到。
  ——但是,为什么会这么颠簸!
  恢复知觉,蓝灯才发现自己正坐在马背上,双手环抱着哈特的腰。随着一声惊叫,蓝灯立马放开了自己的双手。
  “你醒了?”哈特回归面瘫。蓝灯看到,他的手臂上全是血。
  “发生了什么吗?”除了手臂上,马旁边悬挂着的十字长剑也布满血迹。
  “三点多的时候,白袍骑士团来了,他们毫不犹豫地找到了我们。还好我一直在你房间,不然他们上来使用的范围术式,我不能保证你不受伤。总之,就是又一次逃了出来。现在我打算前往尼莫王国,找一个人,然后前往我最熟悉的西王国。”
  蓝灯注意到,哈特的身上有不少轻伤,也注意到,哈特说这些话的时候面无表情。也许,对于这样的场景,他早已经见惯。
  幸亏睡觉的时候戴着这个项链,不然在袭击的时候可能就无法带出来了。蓝灯看着脖子上的项链,那前不久还是纳兹的所有物。哈特告诉蓝灯这个东西是圣物,而且是十分稀有的圣物,因此蓝灯一直戴着。
  但是,现在蓝灯摘了下来,放在衣服的口袋中。或许,是因为他不想在脖子上感受到束缚。
  圣剑历398年10月12日,夜城边上的黑石镇,两人两马出现在镇上。因为苏摩王国比较开放自由,出入境比较方便,凭借之前在夜城生活的证明,两人进入了尼莫王国的国境。
  两人来到一个房屋前,将马拴在旁边的马厩。哈特走入房屋,示意蓝灯跟进来。蓝灯稍微观察了一下这个还算不错的房屋,跟着哈特走了进去。
  “我回来了。”哈特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这时蓝灯才发觉房间里面有人。
  “这一别就是十几天啊,你也没写信回来,真是过分!姐姐我很担心你啊!”这是一个黑发黑瞳正值青春的美丽女性,虽说自称姐姐但看上去并没有哈特成熟。
  “这个自称姐姐的人,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也就是那个给我取名涯的人。她叫泉·蒙德,正如她的名字和颜色,她是夜族人。既然你自称姐姐,就成熟一点不要被纳兹·布尔骗了啊,泉。对了,这就是我要带回来的人,他就是海德王子,现在用的名字是蓝灯·肖。康德为了救出他,死在了纳兹·布尔的刀下。”似乎对说明已经产生厌倦,哈特睡眼朦胧。
  “你就是圣典记载的海德王子?这样一来,十大圣人其中的两位都在我家了?好幸福!还有,涯,要叫我姐姐!”泉的情绪变化十分快,可能是因为她太过兴奋。
  “好的,姐,只要你以后不要被坏人骗了,找个好一点的人做依靠就行了。我有点累了,借你的床给我睡吧,给蓝灯灌输这个世界的常识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因为长时间的警戒和赶路,哈特被这十几天折腾得不行,躺在床上之后就立刻进入了梦乡。虽说一瞬间就睡过去了,但他在上床之前已经完成了警戒用的术式。
  “就交给我吧!”泉拍着自己挺拔的胸脯。蓝灯仔细观察力了一下面前这个女人,看的时间越久,就越觉得她无论是脸还是身材都十分美丽。这就是清纯的好,看的时间越久久越美丽。
  蓝灯有些不好意思,腼腆地提问:“姑且问一下,海德这个身份很重要吗?”
  泉立刻认真地回答,手还放在自己的胸上:“十分重要,所以除了我和哈特以外不要告诉任何人!根据圣典的记载,历史上曾出现十大圣人,分别是:奇迹之神纳兹的前身剑圣、神明的挚友五圣、拥有前兆之力的无名圣人、拥有复国之力的海德王子、凭借一己之力触碰到天空的莱恩勇者、守护西方安定的灰之王、锻造了圣剑的传说匠人贵剑、掌握万千魔兽命运的另一位剑圣羽,除了这八人以外应该还有两人,但圣典什么都没有提及,只是留了半本的空页。”
  回想起不久前在苏摩那边看到的圣典,蓝灯继续问:“为什么我之前看到的圣典里面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那样的话那本书的价值就相当高了。我们现在能看的圣典都是教会组织专家破解看不见文字的版本,然后再通过魔力印刷发行的,所以至今民间还有很多人质疑其真实性。最初的版本听说是由圣人之一的五圣大人用传说术式创造的,只有一百本,必须破解了那个术式才能知道里面的内容。所幸五圣大人的能力被继承下来,才有了现在的这个版本。”
  “你知道的真多啊。”蓝灯不由得赞叹。
  对于蓝灯的夸奖,泉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解释道:“毕竟我从小就一直对圣典很感兴趣,一直在解读圣典,也一直想要成为灰熊大人那样的法师。关于这个世界的常识,我带你到镇上边走边讲吧。”
  蓝灯看向卧室内,哈特正在床上酣睡:“他怎么办?”
  泉走进卧室内,发现哈特既没有脱衣服,也没有盖被子,就帮他脱下外衣,盖上被子。蓝灯看了一下他们在做什么就默默地走到门口等着,这两人的相处还真的有点像姐弟。
  “反正就算我在,他也会警戒。他是这么说的,对他人的怀疑也是对他人的信任。所以,不用管他。”泉在说到哈特的话时,模仿起哈特的面瘫和冷淡语气,还真有点像,惹得蓝灯笑了起来。看到蓝灯的笑容,泉也露出了微笑。
  蓝灯发现,在这里的生活或许还有点不错。
  圣剑历398年10月15日,为了找件事做,两人来到夜城的工会。在那里,他们遇见了东方殇,这个有点天然呆喜欢耍帅的帅哥,还有春,这个比较天然的前台。
  毫无疑问,东方殇的名字给哈特不小的冲击。虽然异世界的命名没有什么规则,但东方殇的名字,读起来的口型和那个世界的语言一样。不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情,更何况东方家的名讳在那个世界可是家喻户晓的程度。
  对于康德·肖的往事,春也有些动容,因为她也认识那个人。她尚未从惊讶中缓过神,说:“康德先生吗?他已经过世了吗?我之前在银月城那边工作,最近几天才调到这里。康德先生一直是那边工会的常客,他既接普通的冒险者任务,也做马夫的工作,他的那张笑脸可是工会很多职员一天工作结束的标志。这么好的人,这么会……”
  蓝灯对春话语中的银月城产生疑问,但发现其他两人都没有就此提出什么问题,就一直埋藏在心中。终于,在两人离开工会的时候,向哈特提出这个问题。
  “银月城就是新月城吗?”
  对于蓝灯的问题,哈特有些意外,但又丝毫不意外:“是,也不是。银月城以前就在新月城的附近,地下埋藏着巨大的魔力矿脉。有一天,不知为何,城市附近发起了暴乱,矿脉也不知为何发生魔力爆炸,导致整个城市都变成了废墟。不幸中的万幸,矿脉爆炸之前,传说中的英雄灰熊就察觉到危险的降临,提前组织居民从城市中心撤离,所以至少还有一半的居民生还。银月城和新月城在当地的语言中十分相似,在一百多年前两个城市还都是以银月城作为名称的城邦,在佣兵入侵之后新月城才改名。所以把新月城叫做银月城的人几乎都是那次事件的生还者,为了表达对逝者的悼念,知道此事的人都不会纠正他们的读法。”
  “还有过这种事情啊……不过我们的世界也有过类似的事情。”像是地震之类的,每年都会有。
  “在这里生活,一边经历一些新奇的事情,一边探寻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就像是以前看的小说一样有趣。”明明嘴上说着有趣,但哈特维持着面瘫脸,声音也丝毫不让人觉得他认为这些很有趣。
  “安静。”哈特小声地在蓝灯的耳边说,轻轻地吹气让蓝灯有点痒。
  哈特拉着蓝灯躲进旁边的草丛中,并使用高阶的气息遮掩魔术。他们观察着周围,在道路的前方,一个黑袍人正架着一个黑袍人走向这里。被扛着的那个黑袍人,身上没有血,没有伤口,但是昏迷了过去。他的手臂上绑着一个盒子,盒子中放着金属丝线,手上还戴着金属手套。而走路的那个黑袍人,腰间挂着一个装满金属箭矢的箭筒,也戴着一样的手套,没有携带弓箭。
  蓝灯对这样的情况一无所知,甚至产生了莫名的恐惧。但现在两个人正躲在草丛中,肯定不能出声发问,只能强忍着好奇和恐惧。
  发现了蓝灯的异常,哈特用魔力在他的脑海中留下了解释说明的文字:“黑袍本来应该是反教会组织的着装,但所有组织都会有自己的特色,也就是衣服上的花纹。但他们两人的衣服上什么都没有,只是单纯的黑,这说明他们只是负责干脏活的刺客组织。他们手上的手套我见过,我也曾经打败过一个那样的对手,他们拥有能够操控物品的能力,一个用丝线一个用箭矢。虽然以我们两人的能力打败他们很简单,但若是得罪了他们的组织,和几十个人打就没有什么胜算。”
  蓝灯看到哈特的解释,便放心了。
  但是,他们两人都没有发现,屋顶上有一个橘色头发碧蓝瞳孔的帅哥正在注视着他们。和他们认识的东方殇相比,两人的相貌十分相似,但神情完全不同。至少屋顶上那个人,正在睁大眼睛注视着他们,面无表情。
  他的瞳孔和手上拿着的佩剑散发着异样的光芒和淡淡的凉意。

Ps:书友们,我是东山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