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十二章 相逢在深夜

  突然出现的爵士救下了春,用一把十分普通的剑在黑袍人身上留下了致命的伤口。
  令人恐惧的不只是他用一把普通的剑,在非常短的时间内用肉眼无法观察到动作的速度,在一个职业杀手的身体上留下那么多伤口。还有,刚刚春和他同行的时候,他的手里什么都没有。
  “你没事吧?”爵士蹲坐下来,看着春的脸。此时的春还没有回过神来,对刚刚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就像她只是无意识地在自家门前晕倒了一样。
  “四肢动不了。”春的声音尽显疲态,十分微弱。
  “看来是丝线还残留在体内,等一下。”爵士站了起来,伸出右手,做出展开术式的手势。在他的右手手掌中,挂着一块怀表。怀表的中央有一块绿色的石头在散发光亮,随着他术式的展开,光芒越来越亮。
  他将怀表内贮藏的魔力压缩,然后释放。大量的魔力向外倾泻,唤来一阵大风,大风朝四面八方扩散,看不到的丝线都被吹散。连春稍长的发丝都被风吹拂起来。春渐渐发现自己的身体能够动了,便站了起来。风还没有停止,春伸出手感受这股风,似乎有点温暖,又有点凛冽,看来是湿气很重。
  站起来之后,本该倒在面前的黑袍人不见了,这更加加重了春对刚才发生的一切的梦幻之感。刚刚发生了什么?她这样问自己,并且为自己解答:是我不小心倒在门前了,然后大哥无意间出现了。
  “谢谢你,不过你怎么在这里?”
  “因为我刚刚想到,今天没有什么事情。怎么样,愿意赏脸让我陪着你一起出去吗?”
  面对来自贵族的邀请,出于公民的义务,春是没有拒绝的余地的。刚刚发生的事情虽然已经成为潜意识里的异想天开,但就像做了噩梦一般,春还是有些害怕。
  “嗯,一起去吧。”勉强地笑了笑,刚刚的噩梦还是让现在的她头冒冷汗。
  春先将东西放进房间,然后两人一起出城。当然,在出城之前,在春的要求下,爵士去换了一身比较普通的着装。他们一起去了附近的农村,在那边给遭受佣兵团破坏的村子帮忙做事。
  “其实我到这边工作,也是因为这些孩子们到了这边。不过,真是不幸,刚来这边不久就有佣兵团袭击这边的村落。还好,孩子们都没有事情。我记得,大哥你以前也经常做这些事情吧?”在孤儿院内,春在午饭时间才向爵士解释。
  “是啊,十年前我也经常帮附近的村子做事情,不过那都是为了补贴家用。不过可能是同病相怜,看到这些孩子就很难再放下他们。还好,那些孩子第一时间逃了出去,不知道十年之后的现在,又会在哪里,在做着什么。那些孩子当年,也就和你差不多大,现在应该都成年了。”
  “其实这个孤儿院就是原先的那个孤儿院。当初的那些人都已经离开了这里,去别的地方工作,偶尔还会带一些钱回来帮忙照看孩子们。当年虽然他们都逃了出来,但孤儿院的工作人员,也就只有和孩子们住在一起的院长活了下来。院长靠着自己以前积累下来的关系,四处辗转,才有了现在这个设施完善的孤儿院。不过可惜,他老人家在几年前就已经离开了人世,把这一切托付给了唯一留在附近的人。你应该还记得他吧,前不久调任过来的莱斯特先生,他以前叫做维拉。”
  提到莱斯特,爵士瞬间就会想起那张脸,年轻英俊但却心狠手辣。他在做官之前是佣兵,曾经为纳兹·布尔做事,两人因此结识。前不久,莱斯特在伯乐的推荐下,被招进了纳兹·布尔麾下,成为了纳兹·布尔控制王国的一个坚硬支柱。莱斯特的战斗实力非常突出,不是说他的剑术有多么强速度有多快,而是他的战斗非常全面,全面到可以用哪个狡猾来形容。提前布置陷阱,一步步将战局引向他所期望的方向,与其说是战士,不如说是军师,他也因为这样精打细算的战斗风格被称为“蓝狐”。
  而提到维拉,爵士也会瞬间想起一个形象来。那个孩子当时就比春大了几岁,比自己没小几岁,但却能和自己用同龄人的方式交流。可能是因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他有着他那个年龄不该有的成熟,使他成为了孤儿院里与年龄不符的大哥。但是,只要爵士在的时候,他又不再是孩子们的大哥,也变成了个孩子。
  这样的两个形象,爵士完全不能将他们合二为一。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也是因为他被派遣到这里,并把孤儿院搬到了这里,才在他的介绍下到这边的工会工作。如果告诉他你在这里,他应该会很惊喜吧。”春开心地说,这样的神情比之前的都要开朗。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地方,还是莱斯特的名字,让她觉得自在。
  “说起来虽然听说了蓝狐……莱斯特,他在布尔先生的安排下来这边工作,我一直都还没有见到他人。”说实话,爵士一点都不想见到他,以及他那狐狸般的眼睛,那双总是在评估他人价值的眼睛。
  而且,爵士也一点都不想相信,当初那个有些忧郁的少年,会成为现在的蓝狐。
  “我来到这里之后,也一直没有见到他,都是他的助手给我安排事情。也许,他最近工作比较辛苦,或是在做比较隐秘的工作。”春的表情,从刚才一直的温柔,就像她十分期望见到莱斯特一样。
  “这种话可不能到处讲。虽然每个地区都会有一部分人在暗中工作,但毕竟大部分事情也都是见不得人,对于这些人这些事还是少说为妙。毕竟,祸从口出,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爵士有些担心,这个傻乎乎的妹妹会不会管不住自己的嘴,在外面惹事。
  “不会啦,我也早就不是十年前那个到处惹麻烦的小女孩了。现在的我,至少业务能力还是十分强的,而且在为人处世方面还是有些自信的。至少,不会再给你惹麻烦了。”春的温柔,终于是临幸到了爵士的身上。
  这个时候,他们的交流,才像是久别重逢的青梅竹马兄妹。
  对坐着的两人,突然都停下了手上的勺子。他们看着对方,目光交接,相视一笑。不是微笑,而是真正地在笑,甚至是笑出声来,很难停下来。
  过去的点点滴滴终于穿过两人的手指缝间,在他们的眼前流淌。过去虽然她给他惹了很多麻烦,但现在想起来都是欢乐的回忆。过去虽然一开始他很难和她好好相处,经常争吵,但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不可多得的光景。是的,十年过去了,他们都长大了。她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已是一个独当一面的大人。他也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大哥,已是拥有一方势力的爵士。小时候,他们都想着长大,成为能够支撑起天花板的大人。但现在,已是大人,他却希望她能够给他添点麻烦,她也希望他能够在田野上追逐肆意奔跑的她。
  ——成长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某一天突然意识到,流淌着的时间,在逐渐变苦。
  “等会,我们去这附近一个景色还算不错的地方吧。其实我一直想去那里了,只是觉得一个人去那里有些落寞。”
  就像快乐的时间总归会有尽头,笑声渐渐停止。吃了一勺子饭,春坚定了自己想要留住这快乐的时间的心情。
  “好啊。至少在今天,你想要去哪里,我都陪着你。虽然现在不像你的名字,春,是秋季。但,只要有你在,就是春天。”说着让人害羞的话,爵士的声音越来越小。
  “没想到过了那么久,你都会说这种话了?不过,用在我这里都不熟练,就不要想着用在别的女孩身上了。”
  “我暂且也没有用在别的女孩身上的必要,而且我认识的人中也就只有你一个叫春。”
  两人都吃了一口饭,强忍着笑,把饭吞了下去,然后又笑了起来。
  下午,两人前往村群旁边的一片森林。据春所说,在这里有一棵古树,每到这个时候就会盛开粉色的花朵。在这个世界,粉色的花朵十分稀有,开在古树上的更是少之又少。
  这棵古树就在他们面前,可是枝头上面已经没有多少粉色花朵了。相反,地面上全是败了的粉色花瓣。古树就矗立在那里,似乎在诉说它已经矗立在那里几百年了,宛如一个巨人在支撑着天空。这附近没有比它更高的树,黑色的树干隔着老远就清晰可见。
  “就是这里了吗?”爵士指着这棵已经快过了花期的古树,问有些懊悔的春。
  “是的,就是这棵树。糟糕,我本来以为这棵树开花能够更久一点,没想到现在已经基本没有什么花朵了……也对,早该想到的,还是开花时期的话,城里应该会有很多人要前往这里。这一路都没有看到什么人,明明往年这个时候还是比较旺盛啊……”一开口,懊悔就更加明显,看起来当初的期望已经完完全全地转变成懊悔。
  “可能是因为那个时候快到了吧,去年圣剑碎片那么多,今年已经看不到多少。现在是398年,离整百年就差一年多的时间,可能对这些古老的植物都有些影响吧。”一直以来不知道如何安慰女生,爵士只能用自己了解到的知识解释给她。
  “大哥还是一如既往地不会安慰人啊……也对,毕竟这棵古树也有着和奇迹之神有关的传说。据说四百多年前,这棵树是有名字的话,但奇迹之神经过此处的时候,将它的名字抹去了。因此,这棵树比这里其他的树活得都要久一些。后来又有各种说法,最近广为流传的一个,说这里是有缘人见面的地方。怎么样,是不是很神奇的传说?”稍微收起遗憾之情,春用调皮的表情看向爵士。
  “十年前分别,十年后再聚,现在又来到了这里,我们也算是有缘人吧。”爵士没有看春的脸,只有余光稍微看了一眼,他一直盯着这棵曾经发生过什么的古树。
  “可是,不管是哪个传说,这棵树都是在开花啊。”
  “那就让他开花吧。”
  春被爵士推到一边,用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他。他伸出右手,做出发动术式的手势,竖起拇指食指中指,眼中没有光圈,光圈就在他的心中。他右手手掌中的怀表发出光亮,这一次不是绿色,而是天蓝色的淡淡光芒。没有念出术式的名字,因为这不是魔术,这是法术。发出光亮的不是魔力容器,而是圣剑碎片。
  法术不像魔术,不是每个名字都对应着一个术式,而是全由术式的使用者的内心绘制。
  爵士想要绘制的,是一场风,将花瓣都卷起来,这样唯美的场景。虽说法术不怎么消耗魔力,但作为媒介的圣剑碎片也是相当珍贵的物品,发动这次法术相当奢侈。
  奢侈的场面,格外美丽。风卷起地面上的已经败谢的花瓣,在空中飞舞。在空中飞舞的花瓣,因为隔着远,所以看不到细节,就宛如是刚刚盛开的花朵般美丽动人。满地的残花,瞬间化为天空那美丽卷轴上的漫天花朵。这漫天飞舞的粉色花瓣,就像是他们十年前的点点滴滴,都出现在这天空之中。
  爵士也像是看见了那些年的画面,用尽全力让这些花瓣停留在那里。就算竭尽他的全力,花瓣也只能在空中停住一秒不到的时间,然后重新回到地面上。但就是这一秒不到的时间,一股潮水涌入了春的体内。她知道这股潮水,是时间的流水,是十年前的时间,十年间的时间,快乐的时间,悲伤的时间,回忆他的时间,忘了他的时间,再遇他的时间,现在。
  十年前没有让大哥哭出来,但大哥让十年后的自己哭了出来。不是嚎啕大哭,声音不大,甚至没有怎么刻意地去发声,也没有去掩饰哭声。只是看到眼睛不断地流出泪水,泪水流淌覆盖了整张脸,但却还是没有听到哭声。
  春呆呆地站在原地,任凭眼泪落下,因为她知道,有些时候的眼泪是弥足珍贵的。眼泪有时候也像钱一样,只有在积蓄的时候和释放的时候才有价值。
  看到自己的青梅妹妹成为自己生命中唯一见到的,哭成泪人的人。查尔顿爵士只是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替她擦去脸上的泪水,明明自己头上还在不停地冒汗。大哥抱住了她,没有说话,也无需说话,肌肤相接,想说的一切都随着体温传达到了另一边。
  明明古树的粉色花瓣已经全部落地,但紧紧拥抱的两人,身后仿佛还是刚才的美丽景象。
  回到夜城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的春,第一时间去工会。
  在那里,浑身是伤的哈特看着眼睛红肿的春。
  在表情严肃到反常的三人组身后,站着春相当熟悉的人。
  “春,今天玩得开心吗?”莱斯特双手握着支在地上的剑,向友人打招呼。
  “莱斯特!终于见到你了。”春显得很高兴,毕竟是惊喜二连。
  但是,接下来的一切让这一切变成惊吓。
  “查尔顿爵士,现在让我们好好聊聊您布置这个任务,让这些甲级冒险者去送死是为何吧。还有,那些黑袍人又是怎么回事,好好解释一下吧。”
  莱斯特用一句话的时间从维拉变成了蓝狐。

Ps:书友们,我是东山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