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十五章 斩断锁链的剑

  直到走入光亮之中,哈特痛苦的表情才让人察觉。他的眉头紧锁,上排牙齿咬着下嘴唇,面部十分用力地去维持表情但还是无法回到常规的面瘫之中。他的双手都紧紧的握着,指甲在掌心中留下深深的印子。
  蓝灯见过一次这样的哈特,那是在康德死去的时候,他就像疯了一样地难以控制住自己的动作。现在的他因为没有办法挥剑,痛苦的阴云持续停留在脸上。
  说起来,他的人生本就一直伴随着他人的死亡。这个世界的规则很简单,想要活着,就要看着别人的死亡。冒险者接受的任务总归会有不少和人类有关的,就连一般的工人都会碰到生死离别,这样的事情在这个乱世太常见了。
  像这样一直跟自己说这是常态,一定要适应,要维持着平常心,不要被事情影响。但是,又怎么可能不会被影响?距离康德的死还没过去一个月的时间,又一个人死在了自己手上。如果正如莱斯特说的那样,他很有可能又一次杀了自己的同伴,只是为了让自己活下来。
  活下来,真的是对的吗?
  他一言不发地走入黑暗,蓝灯和东方殇都没有说话,也没有拦着他,只是如他所愿。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好好宣泄,因为又一次,这些疯狂的声音扰乱了他的神志,甚至开始逼他求死。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必须活下去,必须活下去,必须活下去。
  他继续走着,继续走着,漫无目的地走着。直到他到了一个附近完全没有人声的地方,他才停下来。
  他靠着树,顺着树干向下滑,最后瘫坐在地上。靠着树,他抬起头,看向什么都没有的天空——今天,没有月亮。他毫无声息地坐在那里,就像是安然去世一般,眼睛都不再转动。
  最终他还是站了起来,张开双臂,瞳孔发疯似的在摇曳,他的身体也在疯狂颤抖。
  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没有任何声音。
  闭上眼睛,向后方摔下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四周刮起了疯狂的飓风,气浪没有规律地在移动、旋转,向四周扩散又四处切割。气浪打在岩石之上,岩石便碎成粉末。气浪打在树干上,树木就变成漫天木屑。还好这么强大的气浪并不多,当气浪全部打在物体上之后,被击碎的物体就随着其他的风在空中飞舞。它们没有固定的轨迹,只是在随意地乱飞,气旋也是时而顺时针时而逆时针。
  最后的最后,当连这些风都要消停的时候,碎片才聚合在了一起,构成两张图片。一张是康德去世时的画面,一张是爵士去世时的画面。画面从康德的脸和身体,最终变成插在他身上的鬼正。画面从爵士的脸和身体,最终变成“向死而生”这四个大字。
  当风再也没有的时候,物体的碎片也看不见了,哈特甚至不记得这片地方有没有那些树木石头。
  让躁动的意识与沸腾的魔力大闹一番之后,哈特总算是回到正常的表情。
  ——说起来,那个是正常的表情吗?
  夜已经深了,哈特没有回到和蓝灯在城里的住所,而是去了郊外的村庄。本来,夜晚是不能随意进出城的。但哈特回归正常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城市外,就没有必要消耗魔力偷偷出城。
  一路,他都是用脚来前进。反正他使用强化术消耗的体力很少,所以就一直用强化术奔跑,跑累了就用走路来休息一会。在凌晨的时候,到达了那个被佣兵团摧毁的村子。
  他首先去寻找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也就是泉的家。和他所想的一样,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废墟。整个村子都被毁了,这里又能剩下些什么呢?
  剩下很多,至少现在哈特的眼前都是两年前自己在这里遇到泉的场景,在这里生活的那些时间,一件两件小小大大的事情,他都还记得。
  确认了这些,就够了。
  离开村子,他在早上到来之前,赶到了黑石镇。对于泉现在的住所,他记得很清楚,在高速奔跑的时候也可以很快赶过去。不做到这些,那么昨天晚上的事情又会重演。
  他用钥匙打开她家的房门,这把钥匙是十几天前泉给他的。“如果你想回来的话,虽然现在家没了,我还在啊!”她当时是这么告诉他的。
  这个住所本来就是临时提供的,也就只有一个房间的大小,能睡的地方就只有一张床。不,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哈特想要体会到,泉,姐姐就在这里。
  哈特睡在泉的身边,背靠背躺在床上。感到自己的身边有动静,泉醒了过来,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熟睡的哈特,有点吃惊但还是用宠溺的眼神看着他的脸。这个亲爱的弟弟,眼睛旁边全是泪水。
  泉帮他擦去泪水,帮他脱去了外衣,给他盖上被子,从背后抱着他继续睡觉。他的体温很低,她尽量用自己的身体将温度传递过去。一起过去的,还有她对即将远行的弟弟的道别。
  她的手,也抱着他的手。那冰冷的双手,总算有了人该有的样子。
  圣剑历398年10月17日,工会里东方殇和蓝灯都在等待哈特的出现。按照原计划,他们现在已经达到了最开始想要接受的那个任务的所有要求,只要哈特一到,这个任务就会开始。
  他们从工会刚开门,就一直在这里等待,不仅仅是为了等哈特,也是为了或多或少地陪在上班的春身边。远远地看,春的一举一动,都不像是经历了昨天晚上的那些事情。虽然她的眼睛依然有些红肿,声音有些沙哑,但还是像以前的那样兢兢业业地工作着。不时,他们的目光也会和她对上,她也就回以一个微笑,搞得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
  “我们就坐在这里是不是不大好?”蓝灯问。
  “没什么大不了的,在你们来之前,我就在这里坐了好几天。”分明已经忘了自己接受的任务,天然呆的东方殇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又说漏了嘴,然后又看到了蓝灯的小恶魔式的微笑。
  “顺便说一下,这个笑容其实是根据事情的发展出现的,不是我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蓝灯的潜台词是,他也不知道东方殇会天然呆到蠢的地步。当然,另一个意思是,他笑只是因为他的恶趣味。
  对于他的解释,东方殇不屑一顾,因为他在想之前接下的任务。虽然这个任务暴露了也没什么关系,而且现在的发展都在原本的轨迹上,就一直跟着他们走总能看到想看的东西。
  想着想着,故事的主角总算登场。哈特带着标志性的面瘫表情,走进了工会。他向他们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径直地向前台的春走去。看到他这个正常到有些异常的举动,两人赶忙跟了过去。
  “是想要接受3981017-1号任务吧,现在任务的一切要求都已经达到了,的确可以委托给你们了。那么我来官方地讲述一下这个任务吧。任务的目标是,前往西王国和尼莫王国的边境交界处,进入西王国国境,讨伐白龙遗迹内的魔兽,并且取回在那里被魔兽守护着的一切物品。任务没有要求完成时间,但是根据工会的规定必须要在一年内完成,只要有人确认了白龙遗迹内的魔兽全灭,任务物品被带来,就算是任务完成。由于莱斯特先生今天早上来这里的时候特意为这个任务加上了新的报酬,所以只要任务完成,你们会得到一大笔钱和高于甲级冒险者的地位。登记的冒险者,是你们三位吗?”
  “哈特·蒙德和蓝灯·肖,都是甲级冒险者。”哈特和蓝灯将冒险者铭牌放在桌子上,“如果他想要跟着来,就把他也加上吧。”
  “把东方殇的名字加上吧,能够探索一个高度危险的遗迹可是每个甲级冒险者的梦想啊。至少学校毕业的是这样的,毕竟那些老师总是吹嘘自己在遗迹中的种种表现,又把遗迹描述得美丽又危险。”东方殇为了完成任务,自然要跟着去,但是探索遗迹显然也很重要。
  他突然想起前天傍晚的时候,尾随自己的那个黑袍人。他使用的武器和战斗方式,好像和昨天他们碰到的那群强大敌人一样。不过因为他只有一个人,而且他觉得自己在跟踪别人,其实自己才是一直被狩猎的对象。在他们走入人少的地方的时候,他就一直在用魔力诱导他,在让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不清,不过最后为什么会晕倒呢?东方殇到现在也还不知道。
  不过如果前天碰到的那个人,和昨天的那群人是同伴,那么岂不是“走丝”是一群人?把这件事也一起上报了,应该会得到不少报酬吧。
  就在东方殇沉浸在自己精神世界的时候,春确认了任务:“甲级冒险者哈特·蒙德、蓝灯·肖、东方殇,接受了3981017-1号任务,按照任务的要求从今天起就请前往西王国。”
  “你们想就这样,离开这里吗?”尖锐的声音出现,三人顿时冷静下来露出严肃的表情,其他的冒险者和工人却变得不耐烦。
  莱斯特走入了工会,用尖锐的声音吸引他们三人的注意,继续解释:“现在尼莫王国的边境可不想以前那样想进就进,想走就走了。在边境,我们设立了很多关卡,检查出入境的人。按照规定,只有拥有身份证明的人才能出入境。这个身份证明,只有贵族和官员才有完全自由的证明,而其他的身份证明必须要工会和官方开出。据我所知,这个任务设立的时候,还没有这项规定,所以这项任务并没有纳入到身份证明之中。”
  哈特很轻松地抓住了蓝狐一长段话的重点,反问:“你算是官方吗?”
  莱斯特点点头,狡黠地笑着说:“不错,只要我想,我可以为你们开这个证明。事实上我这一次来,也已经带着这份证明了。但是,想要这份证明,我有一个条件。”
  事先料想到整个发展,哈特只是捧哏般提问:“什么要求?”
  莱斯特指着哈特,说:“迅速崛起的佣兵团团长,和刚刚讨伐了叛国贵族的甲级冒险者,我们来一较高下吧。”
  哈特不紧不慢地问:“我赢了就给我,输了就不给我,是吗?”
  “不错。只要一击,向我攻击,击倒了我,我就给你。”莱斯特抬起脸,将下巴对着哈特,做出标准的坏人脸。
  哈特和蓝灯同时内心吐槽:这完完全全的坏人既视感是要闹哪样。
  确认了规则,哈特也就不浪费时间,直接将手放在剑柄上。对手是蓝狐,那个以不择手段闻名的蓝狐莱斯特,他出现在这里而不是在外面,就说明这里绝对已经设计了陷阱。这么简单的事情这边能想到那对方也能想到,想必外面也布置好了陷阱。就只要一击,说明这一击下去就会立刻有陷阱触发。
  那么,哈特要做的,也就十分明确。
  想那么多干嘛,只要一击打倒他就行了。哈特少见地,在战斗中露出了笑容,他的思路从来没有这么笔直过。他的行动轨迹也和他的思路一样,笔直地向前,冲向莱斯特。体力全满,魔力全满的他,只需要将所有的实力投入到这一击之中,击倒他,就行了。
  拔剑,以正常人完全不敢触及的速度向前冲去,让魔力涌入十字长剑直到溢出,挥剑劈砍。
  “啊!”这段时间以来的头一次,哈特在战争中大喊。
  随着两个武器的碰撞,声音就像爆炸般席卷了整个工会,所有人在一瞬间失去了听力,只看到莱斯特的剑断了。
  而哈特看到的,是昨天冲向他的那些锁链,终于断了。
  哈特和蓝灯的今晚,是在新月城边上的村子中度过的。因为东方殇的加盟,哈特有了余力去照顾其他人,他便让东方殇去把春抓过来一起离开这里。毕竟曾经身上放着两个标记地址的物品,春很快就会被人调查。哈特现在回想,也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出题已过去,答案就在前方等着他们。
  为了打发夜晚的时间,哈特开始向蓝灯讲述自己的过去。

Ps:书友们,我是东山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