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十六章 平凡的青春、不凡的青春

  “明夜,快起床,不是说好陪我出去逛街吗?”
  东明夜艰难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他的青梅竹马的表妹,东方无悔。虽说名义上是表妹,但因为他家里复杂的关系,其实他们两人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可能比大街上随便找的人的血缘关系还要远。但就算是这样,这也不是一大早她盘腿坐在他身上的理由。
  “对不起,我起晚了,但能请你先下去吗?你是不是上大学时伙食太好了,怎么现在都那么重了,压得我好难受……”显然,东明夜还没有醒来,不然也不会说出这种能让他一下清醒的话。
  东方无悔也很自然地给了他胸口一拳,让他清醒过来,然后再从他的腿上下来。
  “所以为什么周末的早上,你会出现在我家里呢?”清醒的东明夜打了个哈欠,开始了一天的吐槽。
  东方无悔不以为然地回答:“当然是因为你答应了我,今天要陪我去逛街呀。”
  “不,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你会那么自然地进了这里。”
  “当然是因为小姨给了我房门钥匙啊,不过没想到你居然会从家中搬出来特意在学校附近租个房间,果然,还是有点影响吗……”似乎是提到了一些不该提的问题,东方无悔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头也渐渐低下去。
  东明夜淡淡地微笑,似乎在说,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他把手放在她低下去的头上,轻轻地抚摸,就像小时候他们经常做的那样。无悔坐在床边,明夜坐在床上,两人在摸头这一动作中目光交接,无悔在明夜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明夜也注视着无悔眼中的自己。
  然后,东方无悔一拳敲在东明夜的头上。这一下力气可不小,如果东明夜没有习惯这种日常操作,甚至可能一下昏厥过去。
  “不要摸我的头,又不是小孩子了,会长不高的!”无悔那认真的神情,真让人无法分辨她是不是认真的。
  “会说出这种话的才是小孩子吧……”因为有了两下前车之鉴,东明夜只敢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吐槽。而且,都已经是大学生了,还能长成多高,165公分就已经足够了吧。
  “我先去洗漱一下,如果你没吃早饭的话,就去拿两块面包放进面包机里烤一下,顺便给我也带一份。”东明夜离开了床,因为昨天就料到她今早会过来,所以少见地穿着睡衣睡裤睡觉。如果她在前几天突袭的话,就会看到穿着背心或者没扣扣子的衬衫的东明夜,运气好的话还能碰到裸睡大礼包。
  东明夜从衣柜里随手拿了两件衣服,进入了卫生间。东方无悔很自觉地在桌子上拿了两块面包,从冰箱中取出两个鸡蛋和两片生菜,再从冷藏室中拿出两片培根。她很熟练地拿出煎锅,将两块面包用黄油煎了一下,用食用油煎蛋和培根,稍微烫了一下生菜,做成两个三明治。一个用番茄酱,一个用沙拉酱。
  算了一下时间,现在的东明夜应该在刚刚冲完澡。去衣柜里找出一件衬衫一条运动裤,然后贸然地闯入卫生间,谁让东明夜平时没有给卫生间上锁的习惯。
  无悔闯入卫生间时,东明夜身上只有一条内裤。开门,把衣服丢了进去,关门。
  只留下东明夜在里面吐槽:“喂,你几个意思!”
  东方无悔只是内心毫无波澜地回答:“跟我出去逛街总归还是要打扮得比较好吧,不然碰到熟人怎么办?倒不如说我应该责问你为什么和我出去逛街之前,着装只靠随手一拿?”
  没有丝毫反驳的空间,东明夜只得乖乖地换上她丢进来的衣服。穿上粉色的衬衫和青色运动裤,整个人瞬间变得骚气许多。东明夜看了一眼自己原本拿进来的衣服,只有黑白两色。他自己买的衣服,全都是黑白或是深色系的,从来都不会去碰这些看上去就很不符合他气质的骚气衣服,这些都是奇怪的上门快递寄来的,是谁寄的十分明显。
  十分无奈,还是穿着这骚气的着装,东明夜走了出来。
  坐在餐桌上享用三明治的无悔看了一眼,便连连夸赞:“不错,这个色系果然很适合你。”
  “哪里适合我了啦……”从早上起就开始吐槽,现在的明夜甚至有些疲惫。餐桌上那份涂着他最爱的沙拉酱的三明治,就是他的早饭。而在他的早饭摆着的位置,前面的椅子上,放着一件外套。东明夜瞥了一眼,这是他自己买的大衣。
  “想要吃饭就先穿上的意思吗……所谓的抓住男人就要抓住他的胃吗……”他只是无奈地吐槽,然后穿上了大衣。
  在餐桌的对面,是一块镜子,在镜子中,他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虽然十分不想承认,但她的衣品真的十分不错。
  还有,厨艺也相当不错。
  身为权贵家族东方一脉的大小姐,东方无悔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是万里挑一的存在。论相貌,她很少化妆却力压群芳。论气质,她仅是坐在那里就散发出不高高在上但也不可攀的气场。加上她独到的衣品,每次走在路上就往往引得路人回首。不过根据可靠消息,她每次走在路上,身边总有无数保镖保驾护航。
  东方大小姐今天没有保镖跟随,当然是因为她想要和这个表哥,东明夜共度周末。
  东明夜在大学男生中,虽然不算是校草班草级别的帅哥,但他身上总是在幽默风趣的同时释放一种神秘的气息,这股气息也经常引得女生注意。对于自己逐渐增加的异性缘,他本人倒没有多少察觉,因为在不久前的高中时代,这种注意不是好事。
  这两人若是在一起出现,就绝对是大街上最吸引眼球的情侣,虽然两人完全没有那层关系。东方无悔身上的调皮性格会引出东明夜身上的幽默细胞,东明夜身上的神秘气质又会衬托出东方无悔的高洁气质,相互补足绝对是帅哥美女的组合。
  但这两人还是十分平常地在逛着商场。东方无悔负责引出话题,东明夜负责吐槽,仅仅是逛街这么无聊的事情因为两人的角色定位而变得十分有趣。
  “这件衣服怎么样?”东方无悔问,她手指的,是一套高中生制服与短裙的搭配。
  “很适合你。”为了避免被攻击,东明夜答得十分简单。
  “这是在夸我年轻丽质吗?”无悔牵起明夜的右手,放在头顶,然后开始转圈圈。她身上的深色大衣下摆很长,随着她一同旋转起来,就像是短裙一般。透过衬衫的领口,可以看见红润的锁骨,仅仅是这么清纯的暴露都能让一般男人迅速拜倒在石榴裙下。当然,明夜毫无疑问不是一般男人。
  “不,只是在说你心智到现在还不成熟,还在这转圈圈……”最终,明夜还是忍不住吐槽了。换来的,也必定是东方无悔的一记横踢。因为右手被牵住,明夜只能让无悔那学过战斗技巧的左腿踢击自己的右脸。
  就算是被踢了,东明夜还是在心中暗暗吐槽:今天特意穿运动裤就是为了这个吗……
  因为说过吐槽太多说过很多错话招惹过不少女生,东明夜已经习惯了被打的感觉,恢复力异常强大。就算挨了无悔这一强大踢击,很快就从地上爬起来,擦擦嘴角流出的口水。还好,她今天穿的鞋子很友好,符合足控的需求。
  “那件就这么买下了吗?”纵使总是挨打,东明夜还是一直跟着东方无悔。
  “你不是说很适合我吗?”东方明夜想了想恋爱漫画中少女心的剧情,做出少女的姿态。
  “那我要是说所有衣服都很适合你,你岂不是全都要买下来?”确保无悔不会抓住自己的双手,东明夜瞬间做出招架的姿势。
  “嗯?你是说那件衣服很适合我吗?”无悔指着的,是内衣店内某些不可描述的内衣。
  “不不不,对不起,我错了。你还是随你喜欢地挑选吧。”东明夜看到了些不可描述的内衣,便赶忙用双手遮住了自己的双眼。当发现透过手指缝还可以看到外面的场景,他又蹲坐下来把脸埋在大腿间。
  慢慢地移动到看不见内衣店的地方,他找了个位子坐下来。终于敢用正常的视角看周边,却发现无悔不见了。按照东方无悔的性格,现在肯定进到内衣店里把刚才的那件买了吧。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正确的,东方无悔提着一个黑色袋子从内衣店走出来。
  “你连这个都需要买吗?”
  “毕竟让你羞涩成那个样子,买来应该以后会派上用场。”
  “不要说那种让人误会的话,好歹我们也是表兄妹的关系耶。”
  “就算是表兄妹,那也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兄妹,想要结婚也没什么关系……”无悔弯下腰,从下往上盯着明夜的脸。这个姿势总会让男生难以把持住心跳,两人都从漫画中知道此事,但却不知道现实中目光交错的瞬间,互相注视着脸颊的瞬间,两人的心跳都难以平息。
  突然,无悔轻轻地弹了下明夜的脑门,这一下和刚才的所有攻击都不一样,或许本身就不是攻击。
  她笑着说:“笨蛋,你想到哪去了,既然是表兄妹当然不会结婚的啦,而且我又有什么理由要和你结婚啦。”
  说的也是,明夜放下心里,从小相识的表兄妹之间怎么会产生爱情呢?
  “不过,对不起。刚刚收到信息,家族那边又要开会,需要我去参加,已经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警告了,看来实在不能与你继续共度周末,一起逛街了。”无悔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或许也是刚才那下弹脑门很轻的原因。
  “那边的事情很忙吧,对不起,把那些事情全部都推给你。”明夜低下头,没办法只看地面,因为无悔仍然在仰视着他。现在的他不会做“是你要我来陪你”这种不解风情的吐槽,他只是,真心地在向她道歉,和他这几年在做的一样,道歉,然后感谢。
  “明夜只需要做自己就好了,这也是我身为表妹兼挚友对你唯一的要求。就像你需要我一样,我也同样需要你,所以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如果你想要道歉或是感谢,就多来陪陪我吧。要是大学也在一起就好了……”无悔无比认真地,看着明夜的眼睛,不让他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小时候就在一起,重要的高中三年也一起度过……”不知道该用那句话,是“这就够了”还是“我已经很满足了”,无法选择只是因为明夜知道这两句话都不是他的真心,不能描述出自己的心情。
  但是,这份心情没有通过言语,就传递到了另一边。
  “是啊,所以也不用再去要求些什么了,只要你能时不时地陪在我身边,我就很开心了。”说着开心,无悔就露出了开心的表情,可能是因为她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话更加形象才笑,这个笑容表面上看是开心,深入看却又不大一样。
  “那么,就此别过了。”东方无悔向东明夜无力地挥了挥手,不回头地往商场门口一步一步地离开。
  东明夜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离去时的身影。从旁观者的角度看,这应该是情侣吵架了,女方生气地离开了约会现场。但对于他们二人,最后这个背影蕴含的信息量就大过了那些杜撰出来的故事。
  他看着那个美丽的背影,在名为过去的海洋中搜寻那些做了标记的贝壳。
  距离他放弃东方明夜这个名字,已经过去了四年多的时间。四年前,他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因嫡系长孙地位得来的东方家第一继承人的身份,抛弃了东方这个姓氏,在小姨的帮助下离开了原先的城市,开始了名为东明夜的生活。而东方无悔,便随着他的退出,成为了第一继承人,成为东方家的未来宝珠。
  虽然已经过去了四年多的时间,但他现在又一次问自己:这样做,是否算是逃避呢?他能够让东方明夜成为东明夜,但却无法让东方无悔成为以前的那个无悔。

Ps:书友们,我是东山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