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四十二章 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件

  亲爱的哈特·蒙德先生,不用想着是谁给你发来这封没有署名的信,我只是想跟你讲一个故事。
  有一个家族,以月为姓,在尼莫王国拥有一方势力。这个家族主要的产业是花田以及承包的农田,本来只是富农。但有一天,家族的族长接受了圣剑会的加封,成为了贵族,家族也正式发展成为了一个大家,才有了后来的月家。
  月家有两兄弟,哥哥月伯和弟弟月叔。他们曾经非常要好,兄弟之间的关系不亚于知己朋友,但有一天突然两人反目,走上了不同道路。不是因为月叔觊觎哥哥的财产,而是因为两人为不同的目标开始奋斗。
  仔细想想,不难找到月叔走上反圣剑会道路的原因。他的妻子和儿子都在银月城事故中身亡了,此外,他还曾经遭受圣剑会的暗杀。原因很简单,圣剑会和月伯有交易,希望月伯继承月家的全部资产号让圣剑会得到最大利益,因此刺杀还掌握不少资产的月叔。月叔从暗杀中逃脱,在别人的指引下加入了一个反圣剑会组织,开启了自己反抗圣剑会的道路。
  正是加入这个组织,月叔更加坚定了他想要打倒圣剑会的决心。有些东西不长在相反面是看不到的,就连让事情传播出去,也是双方的斗智斗勇。月叔在组织中的生活,看到了,圣剑会做的各种各样的事情,杀了多少无辜的人,只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多少鲜活的生命充满故事的过去在他们眼中,还不如一个强大的术式,还不如一位强大的法师。做了很多丧心病狂的研究,还把做研究的人赶尽杀绝,但当初用家人生命要挟研究人员的,也是圣剑会。
  月叔靠着自己手上还剩着的一点资源,在组织内出色地完成了很多任务。很多人都不会理解,明明他们的很多事情和圣剑会无异,为何就能站到正义的一边,答案其实很简单,他们做这些都做好献出生命赎罪的准备。
  月叔最近接受的任务,就是关于月家的。情报表述月家正在和圣剑会做交易,交易内容是哈特之草,又有情报表示哈特之草可能是圣剑会研究术式的一个媒介,还有可能吸取人类身上的魔力。为了打破这个交易,月叔开始了史无前例变态至极的任务,杀了自己的哥哥毁灭月家。
  他一开始的计划,是绑架月轻盈,引诱出月伯同归于尽另一边宅邸放火,让组织的损失降到最低。但可惜,他的任务被一个突然加入的人打断了,无奈最后离开了黑石镇并彻底放弃在光明面的生活。在最后,交易完成之前,点燃月家的宅邸和田地,与哥哥同归于尽。
  有一点必须要说明,月叔想亲手杀的,只有哥哥月伯。而对于那个可爱的侄女,月轻盈,他非但不想杀还想救走她。但,这是不可能的。
  接下来是鲜为人知的另一个故事。
  月伯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月轻盈和小女儿月影清。在七年前,小女儿跟着妈妈去了银月城的外婆家,打算在那里过个几年。月伯是十分疼爱女儿的人,为何会让月影清跟着母亲远走,离开这个宅邸呢?因为月伯让妻子去银月城,另有目的。
  实际上,月伯很早就坚定了自己想要打倒圣剑会的决心。除了这个宅邸为中心的月家势力,月家在他妻子那边还有一条隐藏的势力,正是这一势力一直在为不少反圣剑会组织提供资金和情报援助。而月伯让妻子去银月城,也是为了管理那里的家族,让这条势力埋得更深让陷阱挖的更加致命。月伯想要制造的,是给圣剑会的一个落穴,在这穴中遍布毒蛇。
  但是,事情还是走上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那一边。银月城毁灭了,因为魔力矿脉的爆炸,这是圣剑会方面的说法。但在银月城有势力的月伯知道实情,是圣剑会主动用禁忌术式引爆了魔力矿脉,是他们故意毁灭这个城市。银月城的魔力矿脉是整个大陆数一数二的丰富,而且听说这块地方还有不少供奉术在这里施加了祝福,本是众多法师的聚居之处,也是进行术式试验的最佳场所。
  月伯其实也不清楚圣剑会引爆魔力矿脉的原因,能够想到的,就是消除某个证据,或是毁灭月家的那一条势力。后者其实不大可能,因为依照圣剑会的傲慢,他们应该不在乎,而且那条势力已经转移到了新月城。
  月伯唯一知道的,是他的小女儿月影清,死在了银月城中。有了这件事,月伯也就没有不恨圣剑会的理由。但圣剑会依旧选择与他交易,让他带着月家成为圣剑会的工具,只是因为圣剑会的傲慢。不错,他们手上有着整个大陆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匹敌的魔法师部队,就算这些人积攒更多的金钱也赶不上魔法师部队的发展速度。
  月伯不想再看到圣剑会这恶心的傲慢,制定了史无前例变态至极的计划,让弟弟月叔杀了自己烧掉这个宅邸,毁灭月家在这一方的势力。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月伯终于为了理想,走上了狂人之路。
  在月家宅邸中,两人向对方开枪的时候,两人已经知道了对方的真实想法,但没有办法。双方都扣动了扳机,了结了彼此的生命,让双方从这史无前例疯狂至极的世界中解脱。
  直到最后,哥哥还是包容着那个顽皮的弟弟,弟弟还是憧憬着那个英明的哥哥。
  两人在一件事还是取得了一致,让月轻盈逃走,活下去。这是他们本不该有的仁慈,但又有哪个失去孩子的人不想让这个孩子活下去呢?组织的其他人很清楚他们的想法,因为他们也会这么想。
  但是不行,月轻盈不能活着,不能独自一人来面对着史无前例疯狂至极的世界。圣剑会察觉到情况不多,派人去抓月轻盈,也是希望让这女孩继承月家继续为他们效力。但他们没想到的是,月家已经毁灭了,但这也没关系,没了月家也还可以有下一个什么家,把她嫁出去成为傀儡也是不错的方法。月轻盈对花草的了解,在尼莫王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兴许也可以把她制成图书馆的一部分。
  所以,最后组织为了避免这个情况,出动人手就为了让月轻盈死在火焰之中。没错,他们就是自私,就是把自己的理想强行加在别人的生命之上。他们很清楚这些,所以当那名甲级冒险者知道月轻盈已经无法从死亡中逃离时,笑着去死了。
  按照原计划,应该是让滕柏活下来,去继承月家在新月城的势力。毕竟,对于圣剑会来说,他是最没有价值的月家成员。但最后月伯也明白了,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做决定吧,新月城就靠夫人支撑柱就行了。
  这个故事是不是很疯狂很有趣?真是荒诞,兄弟相杀,让多少人卷入了这场局中,还能让自己处于正义的一方。不过说到底,所谓正义,不过是个人的一厢情愿罢了。
  月家毁灭之后,圣剑会肯定会有所行动,至少要开始另一个交易。因为此事,对敌人的打击可能会比之前大多了。这是一个机遇,如果就此加入圣剑会,为圣剑会提供生意,只要保证自己不掉价,圣剑会就会保你一世富贵。如何?要不要加入圣剑会,走上这条光明大道。
  还是说,加入另一边,在夹缝中求生?
  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哈特先生,你会如何选择呢?不用给我这个没有署名的信答案,只要把答案告诉你自己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