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七十二章 爆炸余波、迟来的声音

  春一脸惊恐地看着白龙,搬起刚刚爆炸中碎开的石块,砸向白龙。白龙用右手直接把石块捏得粉碎,白色的粉末从他的手指缝间溢出,就像东方殇和蓝灯身上正在狂泻的血液。
  白龙痴痴地笑着,捡起蓝灯的剑,丢给了春。
  春捡起剑,一开始不明白白龙的目的,只是注视着白龙那疯狂的表情。过了一会,她明白了白龙的目的——这里只剩下她完好无损了。
  或许有些许绝望,但春还是握着剑向白龙跑去,却被白龙一脚踹开。蓝灯意识还没有完全沉沦,他竭尽全力在指尖凝聚出一个魔力球,向白龙飞去。
  白龙冷笑一声,用手掌直接把这魔力球拍散,蓝色的魔力球像是碎成了一个个小块在白龙的身后坠落,直至消失。白龙从地面上捡起一块石头,瞄准蓝灯的气管,扔了出去。春情急之下跑过去推开了蓝灯,那一块小小的石头居然在在墙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裂缝。
  “虽然烟很多,我还是能够命中你,不过不知道那个中弹的人跑哪去了,算了反正只是看不到他的人。虽然我现在是人类形态,但依旧能吞噬魔力。你们足够厉害了,能够看出我的不少能力,甚至让我用出了最后的杀手锏,最后就让我直接将你们送走吧。”
  白龙抬起了手,手上是一个超大号的魔力球,腾空,停留在他头顶不远的地方。
  “知道这是什么吗?只要我想让它开始,它就会射出一大堆的魔力球,放心,已经让它瞄准你们四个人。给你们留下最后一点时间,好好反思一下当初为什么要进来,然后哭一会吧……不过好像也就你一个还能哭出来了?”
  白龙大声笑了出来,没有听出其中有任何开心,只是病态的疯狂。春躺在地上,也不想起来,只是想维持这个姿势。绝望?是有些绝望。但也还有希望在。
  “真的不用看一下我吗?”哈特那没有什么起伏的声音从烟尘嘴浓密的地方传出,听到这声音白龙立刻回头,“说的话很好听,不过是你自己没有多少魔力在借用这里的魔力,不然你脸一个魔力球都丢不出去。”
  被揭开想法,白龙的脸上没有露出一丝不悦,顶多只有一点无聊。他冲进这层层烟雾中,想要用这双强大的手臂亲手结束哈特的生命。但他发现,他手上什么都没有碰到,只有一块石头。
  “把他们两个照顾好,他们两个目前不会立刻死掉,我会把这乱糟糟的情况结束掉。”哈特突然出现在春的旁边,还把重伤倒地的东方殇给带了过来。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明明没有多少烟尘,春却看不清哈特的脸,仿佛他整个人都被一层灰色的膜被覆盖住。
  “让我来讲讲你的事情吧,反正你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我在哪,先尝试把这浓雾驱散开。你是魔兽也是人,身体由魔兽和人类组成。平常情况下是人类,拥有一般的智慧,可惜似乎不是很聪明。战斗的时候你就会让魔兽的部分出现在你身上,也就是那层护甲、那些触手、那把剑、那张嘴。那张嘴是你在魔兽形态下吞噬魔力的媒介,说白了,你就是用你的右手在吞噬魔力。”
  哈特又走进了烟尘中,更加看不见他的身影,甚至都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魔力,甚至导致这座山上有不少魔树,你就是靠着这些魔力活着。但如果要使用魔力消耗量高的术式,收集魔力需要一点时间,东方殇从一开始就在做这件事。为什么你现在杀一个人那么费劲,是因为刚才的那个爆炸将你体内的魔力都消耗得差不多,现在必须靠着空气中这些魔力才能战斗。你现在根本就不是人类形态,只是一个筋疲力尽的野兽罢了,就连吞噬魔力都没办法做到,也就只有一个弱女子能让你猎杀了。”
  “你到底在哪里!给我出来!”烟尘已经消得差不多,哈特的身体依旧在一层雾中无法让人看清。
  “视力很差,果然还是魔兽形态。你知道吗?越强的魔兽越喜欢用魔力来找人,只要我把魔力给隐藏起来你就找不到我。我曾经杀过魔人,他比你要率直多了,他一心求死,向死而生。而你呢?是因为人类的身体,开始贪生怕死吗?察觉到我的魔力强大,就放暗枪。子弹很珍贵,还真的只剩下一发了。”
  白龙突然感受到春身上的魔力削弱不少,不再像爆炸前那么强烈,而自己面前好像突然出现了一股强大的魔力,毫无疑问,哈特就站在他面前。
  枪声响了。
  “很遗憾,你死了,不过还剩下一些时间。”哈特随手一挥,空中那个危险的巨大魔力球就消失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这只剩下一个头的白龙,他的胸部已经变成了一片血,下半身还在但已经和身体没什么关系,左手右手都化作了一滩血。
  “怎么会,不应该一枪在头上结束我的生命吗?”白龙收起病态的表情,他的嘴角在抽动,终于像是一个人类地恐惧着。
  “打断魔力中枢,没想到还真的能让你身上魔兽的部分坏死。魔力中枢是魔人才有的东西,说你是魔兽有点不对。”
  “我还剩多久?”白龙的嘴唇在颤抖。
  “一分钟。”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想要活下来。我一醒来,身体就是这样,我的大脑还留着一些人类世界的常识,我知道自己是个怪物。我没有记忆,脑中唯一的记忆就是让我守护这个遗迹,守护这里的东西,还有就是这里叫做白龙遗迹。”
  “太奇怪了……明明是让我守护这里,但却让我去死,这个记忆太奇怪了……我不过,不过就是想要活着罢了。枪是从之前进来的那些人那拿的,这里有不少魔兽,但它们都不敢到这里来,每次我一出去它们就离开了。”白龙的眼睛肿冒出了不少眼泪。
  哈特没有兴趣去了解白龙的生活,他知道时间只剩下十秒钟,立刻问:“你知道‘白色的龙终将化为羽翼的神’这句话吗?”
  白龙的眼睛突然睁得非常大,嘴巴也张得非常大,想要说些什么,但如同哑了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知道自己说不出话来,拼尽全力用嘴巴比出几个口型,再把话拼凑出来之前,死掉了。
  从仅有的信息中哈特推断,有一个名字中有“羽”的不知是人还是魔人,把他变成了这样,让他在这里守护着这里的东西。
  哈特给东方殇和蓝灯做了一些紧急处理,止住他们身上的血,让春照看他们。他独自一人走进了那扇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的门中。
  这是一个非常昏暗的房间,但他一走进去墙壁和地板都发出了黄色的亮光,房间不亮却营造出一种庄重的气氛。在房间的中央放着一把钥匙,这把钥匙的形状非常奇怪,因为它就只有一根圆柱,但哈特第一眼就觉得这是一把钥匙。因为这其中埋藏着一股神秘莫测的魔力,这魔力有些似曾相识。
  ——是那个四人房子施加的供奉术。
  哈特立刻念出那句祝福的咒语,只有一瞬间,但哈特熟练地捕捉到这个瞬间,他脑中出现了一个坐标。就在西叶城的地下。
  哈特顺便取走了钥匙旁边放着的一张纸条,看上去是随意放在这里的,也许和“羽”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