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九十九章 地下谈判

  围坐在长桌旁边的人并不多,议会那边也就只有几个之前参加会议的人,除此之外也就只有叶谏坐在里面。叶谏和第一席坐在最显眼的位置,在他们来到这里之前,两人曾经都摆着一张扑克脸进行一些无关紧要的聊天。
  蒙岚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上,哈特来到他旁边的位置,没有坐下,从背后抽出断刃剑,放在桌子上。
  “这就是断刃剑。”
  为了仔细地看清这把王座之剑的样子,蒙岚加强了房间内的照明,现在这里面和上面在亮度上没有什么区别,剑的纹路都被照得清清楚楚。断刃剑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剑刃上有不少缺口,甚至有些地方都没有剑刃,看上去就不像是用来战斗的武器。剑刃虽然非常破旧,剑身却是格外的新,就像刚刚冷却好的新剑一样。剑身上复杂的纹路看不出任何含义,仔细地盯着还会有些头晕,但如果直接用肉眼去看却感到十分美观。
  “这,就是断刃剑,传说中的王座之剑吗?”第一席眯着眼睛,仔细地看着断刃剑,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按照我的情报,这就是断刃剑。断刃剑的特征有了,而且剑身和传说中描述的那几把神器一样,不管过了多久看上去都是崭新的。如果仔细研究一下上面的纹路,也不难发现这上面全都是术式相关的纹路,也就是断刃剑的特殊能力。实在是不放心的话,也可以用剑鞘来试试,这种武器剑鞘和剑身都是紧密相合的,剑鞘上面的魔力也是和这里的相对应。”叶谏带着淡淡的笑容,为议会的众人讲解。
  “真是不可思议,看上去就是一把破烂剑,却总让人想要拜几下,全身都散发着王者的气息。”一个议员发出感慨。
  “这只是因为你先入为主,如果不告诉你这是王座之剑的话,你也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而且现在术式那么发达,想要让你有这样的感受应该也不是难事。”另一个议员反驳道。
  “安静一些,现在所有的判断都交给我负责,你们在这只负责见证。”第一席的声音非常严肃,比断刃剑产生的敬畏之情要多得多,“我想,这把断刃剑出现在这里,并不是为了什么控制灰色羚羊吧,而且,叶谏先生,你可以讲讲如何去控制灰色羚羊了。”
  在他们争论中,哈特默默地坐下,观赏叶谏的表演。
  “控制灰色羚羊?我给你们的文件上不是说了吗,灰色羚羊只有在西王国内才有效,而且这个王国边境的界定是靠最初西王国边境界定的。灰色羚羊在境外没有任何用处,只有在外敌入侵时才能派上些用场。但是事实上灰色羚羊的作战方式,就是靠着他们的能力去击退敌人罢了,也就只有在对付佣兵团时比较有用,如果有军队来犯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场,更多时候还只能坏事。所以,我打算封死灰色羚羊。”
  第一席眯着眼睛,用余光看着露出得意笑容的叶谏:“这和我们当初商量的并不一致。”
  “当初我也是用武力逼迫你们和我合作的,现在当然也是用别的方式逼迫你们和我合作。”叶谏站了起来,走到哈特身边,“诸位,断刃剑那个特殊能力是什么,你们一定很好奇吧。断刃剑所谓的特殊能力,也是它唯一的功能,就是摧毁武器。按照相关资料记载,断刃剑可以摧毁所有武器,包括传说中的神器以及圣物,就连圣剑也是可以摧毁的。这本来就是铸剑的匠人为自己保留的后路,实际上也可以说,它本来的用处就是摧毁圣剑。”
  第一席翻了一下手肘下面的纸张,淡定地说:“这和我的资料一样,那么你把断刃剑带到西叶城的目的,正是想要把灾祸带进来吧。断刃剑可以摧毁圣剑,这个传说不止你我知道,就连圣剑会也一直在寻找,如果让他们知道这把剑在这里,肯定会不择手段地夺回。”
  “所以,我一直都在威胁你们。”叶谏摆了一张灿烂的笑脸,有些可爱。
  “我们怎么不知道有这种事情?”
  “第一席,你为什么隐瞒情报?”
  “你们是想一起把这个国家毁了吗?”
  议员们议论纷纷,几乎一致地把矛头转向第一席。
  第一席端起旁边的茶杯,淡定地喝了一杯水:“我是议会第一负责人,承担着议会的责任,也就承担着这个国家的责任,说是国家里没有什么富贵的国王也没有问题。你们觉得是让一个目光长远的人来决定事情,还是让一些意见不合经常争吵的人来裁定事情比较好?知道为什么是你们来到这里吗?因为议会的其他人都已经站在我这边了,只有你们的生意会因为这次事件受到影响。”
  叶谏扶着哈特和蒙岚的椅背,有些兴奋地说:“知道为什么议会会有一个第一席吗?就是为了这个时候准备的。议会中有圣剑会的人,还有各方势力,当然也有我的势力。如果我想的话在这里,这个地下,让你们永远消失。没错,这又是一个威胁。”
  哈特内心吐槽:怎么你威胁别人的时候那么开心。
  第一席接着说:“我也考虑了很久。西王国本身是没有多少军事实力的,如果圣剑会想要搞垮我们的话,也很容易。我们之所以能够维持这么久的和平,不过是因为让圣剑会在这里捞到了很多油水罢了。在结盟的同时,我们也有时间去提高本国的军事水平,虽然无缘再度割据,但至少能守护住这一方安宁。我方在尼莫王国的情报人员也传来了报告,你们可以自己去查看,尼莫王国已经出现了反对的声音,反圣剑会运动开始运转,反对纳兹·布尔的声音越来越多。而且我们不需要出多少力,不过就是把交给圣剑会的钱给反圣剑会罢了,还能得到一份未来。”
  议员面面相觑,不知该作何反应。虽然他们中有几个人都带了匕首来,也安排了人手在外面埋伏,但哈特的背后似乎背着一把十字长剑,外面的人手也没有任何回应。
  看到他们的慌乱,叶谏接着说:“我想要你们做的,很简单,继续和圣剑会的交易,一切照旧就行了。好了,散会,我们去地下的那个财宝库吧!”
  第一席瞥了叶谏一眼,冷冷地说:“经济上的资助没有多少,根本没有军事上的帮助,你想要的不过只是我们做出的证明。你该不会想要用同样的方式来换来其他国家的结盟吧?”
  叶谏拉着哈特和蒙岚走出门外,高亢的声音回响在房间中:“不。我要做的,不过就是埋下无数颗种子,然后用尽手段让它们成长为我想要的样子罢了。也许是一片寂静的竹林,也许是一片阴森的魔树,也许埋的是地雷。”
  看着叶谏开朗的背影,第一席想要感叹,但却找不到任何一个适合叶谏的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