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一百零三章 意料之外的重逢

  “今天天气真不错。”看着窗外,叶谏情不自禁地感叹。
  身处在这间卧室中,总是想说些话。叶谏现在依旧是一个人居住,因为是叶家家主,所以管家为他准备了一间非常气派的房屋。虽然他按照自己的口味稍微削弱了那可怕的奢华气息,但还是难盖住这股纸醉金迷的气息。
  房间这么大,却是如此空荡。装修成结婚的样式,为另一半预留了足够的位置,但只有一个人住在这里。如此大的空间却只有一些压抑,一直只有叶谏一人在这里。家是工作的地方,也是勾心斗角的地方,那么何处是休息的地方呢?
  想了这么多,叶谏说那句话只是为了让这安静的空间中有些声音。
  太阳已经升起了,工作时间到了,说到底也没有什么时间是用来休息的。
  今天的任务是去拜访一个快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人,前往那个非常隐秘的住所。为了到达那里,叶谏前往西叶城附近的村庄,在这个村庄不远处的地方,就是白山,现在那里已经不再是白色了。
  那人的住所在山上,为了让他不至于饿死,才安排在村庄旁边,不然叶谏甚至想把他放在遗迹中居住。
  为了保护他仍然存在的秘密,叶谏独自一人前往他所生活的森林。只要穿着普通的衣服,让头上的金发黯淡杂乱,没有人能认得出叶谏来。所谓的叶谏不过只是一个财富的代名词,没有什么华贵的衣服和前前后后跟随的人,叶谏只不过是一个金发的小伙子罢了。
  穿过浓密的树林,叶谏来到一座小木屋前,打开了没有上锁的木门。
  “皮老板,最近生活如何?”有些破旧的木门发出嘎吱的声响,就像是交响乐开始的信号。
  “如果说舒不舒服,肯定是不舒服。如果说好不好,那么就是还好,让我有些想起当佣兵的时候,这样的生活也不算太糟糕。”面前这个胡子邋遢不修边幅的人,很难让人联想到那个精明干练的皮顶上。
  “下属们伺候得还可以吧,你提的要求他们都满足了吗?”叶谏坐在室内的石凳上,很多年前,他也曾住在这种房子中。
  “要求是都满足了,不过这种生活,我能提出什么要求?叶谏先生这次前来,是想要稳住我的心,想要我不跑出去吧。放心,我既然选择了你给我的道路,那我肯定会坚持下去的。”皮顶上笑着说,“城里的形势如何?”
  “还行吧,从我这高度看下去,除非他们建了个高塔,不然我也什么都看不见。圣剑会的几个人都没有什么动作,至少目前都在我的计划中发展着。”
  “这样的话,我应该也有重见天日的一天。虽然在这里生活没有什么不满的,但树林还是太压抑了,这几天正好想起了佣兵生涯,就想要一把火全烧了。”皮顶上的眼睛注视着叶谏面部的肌肉,想要靠自己佣兵的观察力来洞察叶谏的想法。
  “等到你能离开这树林的时候,随便你烧都没有问题,反正我已经把这里买下来了。”叶谏依旧持续着笑容,表情没有任何改变,肌肉没有任何多余的颤动。
  “真是有叶家的风格。”皮顶上稍微移开了视线,但依旧用余光注意着叶谏的表情,“那么按照叶家的风格,我这条命,现在值多少钱呢?”
  “呵。”叶谏突然笑出了声,但这张笑脸依旧像微笑一样平淡,“如果你没有加入我的计划,只按照你的西巷金行来算的话,在我眼中应该就是随时都可以取代的商人吧,没有任何价值。但现在你在我的计划中,那我就会用尽我手下的那些无可替代的东西,让你的价值完全发挥出来。”
  皮顶上睁大眼睛,笑容有些吓人。叶谏仍然用那张公式化的笑脸看着他,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几秒钟的时间。
  “哈哈,叶谏先生还真是会说话,在你手下做事的人肯定都很忠诚吧。”皮顶上狡猾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叶谏,可是叶谏的全身都是无懈可击,完全看不出他的任何想法。
  “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为了叶家的事情我可是每天在家里都没办法休息。这不就来到你这深山老林里来散散心了……好了,我今天下午还有事情,有贵客要来,不能再这里多休息一会了。那么,再见。”叶谏站了起来,没等皮顶上回应,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
  皮顶上看着叶谏的背影,摸着杂乱的胡子,低声地说:“明明在这里也是全套武装的和我交谈,没准睡觉都在提防别人,没有累死真是个奇迹。”
  离开已经被世人公认死亡但依旧存活的皮顶上那里,叶谏直接回了城里。就那么光明正大地回去,能够在路上见到的人基本上都没有见过他,只要光明正大地走过去根本就没有人会在意他。
  本应该是这样的,但今天有一些意外。因为,他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到了熟悉的人。
  说实话,究竟熟悉吗?叶谏并不知道。如果说蒙岚、哈特这样的人是这边的,那么她就是河对岸的,停留在叶谏记忆的彼方。
  那个女人看到叶谏立刻就认出了他,毕竟他多年前也是这个造型。她有些惊讶,嘴巴微张,手指指着叶谏,另一只手捂住嘴说:“叶……”
  叶谏看了看身边的人群,除了她以外没有别熟人,也没有多少人在这附近。为了避免被认出来造成的不利局势,叶谏快步走到女人的面前,抱着女人的肩膀,小声地在她耳边说:“我们到别的地方说。”
  女人的脸有些发红,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肉体触碰带来的刺激。她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和激动的神情,在叶谏手臂的拥抱中,离开人群,走到这城市里少有的黑暗小巷。
  “真的是你吗?”一来到小巷,女人就激动起来。
  “没错,是我,是你几年前认识的那个姓叶的。”叶谏看着这个女人,在黑暗的小巷中她美丽的面庞以及淡黄色的裙子有些显眼,但叶谏完全没有关注,“爱丽叶,你怎么会在这里?”
  直到念出了爱丽叶的名字,叶谏才想起来,自己的确认识这个女人。随着关于爱丽叶的记忆出现在他脑中,一些本随着灰烬消失在空中的记忆又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
  “因为有个人找我,说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给我看,所以我就按照他的指示来到这里,不然还在那个城市继续生活的。你最近,还好吧。”在爱丽叶的眼中,眼前的这个男人既熟悉又陌生,就像是过去那个叫做叶谏的爽朗男孩建造的,隔绝开这个世界的墙壁。
  “我的事情你应该清楚,现在仍然按照自己人生的轨迹进行着。比起我这种无聊的生活,你的生活应该有趣不少,那些孩子们如何?苏夕……她的父母现在生活得怎么样?”
  “苏夕”这两字,叶谏念得格外生硬,就像是他不认识这个女人一样。是的,他的确不想去认识,不敢去认识,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要从始至终都不认识她,就算这样做了以前那些快乐的回忆全都会消失。快乐的回忆,如果以悲伤为结尾,那么多么快乐的回忆都会化为悲伤的河流,让人沉浸在其中。
  ——苏夕,正是那座坟墓的主人,叶谏身边唯一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