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北境异兽

  “这两个人……怎么说好呢,都是我的朋友,吧……”纤叶的眼睛不断地瞄向蓝灯,然而蓝灯一直看着正在与哈特对视的江铃。
  “原来如此,是他吗?”江铃一幅看穿的样子,凑到纤叶耳边说。
  “不是啦……但也不能怎么说……啊啊啊,更不能这么说,怎么说都不大对啦!”纤叶把脸埋在双手中,蹲坐在地上。
  “我叫江铃,你们应该知道啦。你们也把你们的名字告诉我吧!”江铃开心地拍着手,哈特无法理解她究竟是多少岁。
  “我叫蓝灯,现在姑且是在纤叶家住,可以算是租客吧。目前职业是冒险者,不过最近没有什么任务,所以在做其他事情。”正式的自我介绍,还是在做过自我介绍的人面前说,蓝灯不免有些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冒险者,很厉害啊,在我们北境非常欣赏那些在战场上奋战的人。”江铃故意凑到蓝灯身边,用手蹭蹭他的胸口。
  “哈特,冒险者。”哈特的回答相当简洁明了,冰冷的话语又让室内温度降低了几度。
  “哈特?真是个有趣的名字啊,我身边就有一个人叫做哈特。听说哈特是大陆上最常见的名字,但一直以来我身边也就只有一个哈特。不过呢,我觉得这个名字和你这样的人不是很配呢。”
  江铃的手本想抚摸哈特的胸口,但哈特本能性地退后半步。江铃并不打算就此罢休又往前一步,哈特继续向后退一步,然后他们竟然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哈特完全靠在墙上。
  “不是说自来熟吗……怎么感觉有些太开放了,难道你也是这样的?”一旁的蓝灯对纤叶说。
  “她的确自来熟,这也是她的性格,她也不会做太过火的事情,这种事也只会对认识的人做……不过,我是不会这么做的……难道你希望我这么做吗?”纤叶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蓝灯,此时蓝灯才发现之前他的所作所为此刻已经转变成一个恶果。
  “哈特先生,为什么要躲开呢?”江铃站在哈特面前,就差没直接将手靠在他身边的墙壁上。
  “本能反应。”哈特冷冷地说,只要他想江铃根本就碰不到他。
  “话说,我们来单独说说看,你来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
  “为什么你就会觉得是我来找你呢?”
  “你来找我,应该是小雅告诉你我的事情,所以才来找我吧。小雅也跟我说了你的事情哦,不过她没有说你叫做哈特,但是其他的描写倒是可以很好地套在你这个人身上。所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呢?”江铃想要把脸凑到哈特耳朵边上,但被哈特以歪头拒绝。
  “没有什么事情,我只是来看看小雅的朋友怎么样,也想来认识一个朋友。既然你听小雅说过我的事情,应该也知道我和她之间的关系,目前来说她的安全由我保护着,所以我希望也能和你多认识认识。”哈特并不擅长讲场面话,但因为他表情不会变,所以一般人也看不出这一点。
  “那么你想,认识我的什么方面呀?我去过纤叶家,他们家比我家小一点,但是住的人比我家多东西也多,所以有些拥挤,你们还住在那里,有没有兴趣接下来来我家住呢?正好我的父母这一段时间都不在这个家住,平常这里没有什么人。蓝灯可以给纤叶,你来就够了。”与外貌正好相反,江铃的话语有着她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成熟。
  “我为什么要在你这里居住呢。”哈特冰冷的眼睛盯着江铃,近距离看她的脸简直无可挑剔,但就当哈特想要再深入一点的时候,却被可爱挡在了外面。
  江铃向后退了几步,哈特也跟着向前几步。
  “纤叶,能和我讲讲看,你们当初是怎么认识的,以及他们是怎么住进你家的?还有,把易狮言那个废柴的事情也说说吧。”
  接下来的时间,都是两个女生的闲聊。期间蓝灯时不时地加入聊天,但哈特一直一言不发,坐着发呆,就连后面他们开始玩游戏哈特都没有任何关心,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个房子。
  “不好,时间到了。那个,我还有事情,要出门,估计是没办法陪你们出去玩了。”江铃看了一眼窗外,又看了一眼钟表,“对了,要不你们和我走一段路,路上有一个地方比较好玩,经常有些演出什么的。”
  于是四人就离开了这个空荡到有些恐怖的房子,在夕阳余晖到来前走上了离别之路。虽然哈特是个路痴,但此时的他大脑飞速运转起来,脑子里全是今天早上他计算的路线,在这条道路附近就有一个雪市有可能光顾的区域。
  “好啦,你们就在这里玩一会吧,以后有机会再来找我玩吧!”江铃挥了挥手,蓝灯纤叶也挥了挥手。
  大雪留下的厚厚积雪已经消融得差不多了,今天城市又恢复了往日的光景,不少小贩又出现在堆着雪的道路上叫卖。这里实际上也就和普通道路上的情况差不多,唯一有些亮眼的,是街角的杂技摊。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上好的戏法表演。不是术式,是戏法哦,没有用魔力,就是自然存在的戏法。想必大家都没有怎么见过戏法,因为有了术式很多人都可以靠着骗人,但我们今天,找来的这家伙可就少见了,这可是北境异兽,就连那些大族群都很难找到的,而且能够驯服他们的人少之又少。今天,就让大伙开开眼,想要看先交点钱吧。”
  本来哈特以为这种戏法应该没有多少人会提前给钱,结果所有围观的人都在那人的帽子里放了前,哈特还看到了面额比较高的货币。就连纤叶,也在那帽子里放了些钱,哈特和蓝灯也就识趣地照做了。
  “那个,北境异兽是怎么回事?”蓝灯问靠在他身边的纤叶。
  “你们没有来过这里,所以应该认为这种都是骗人的吧。实际上北境异兽是真实存在的,和他们说的一样,非常少见,而且非常难驯服。这种驯服不像是驯马那样,而是要发挥出它的能力,非常难,传说只有一个族群的人传承了这门手艺。所以每次碰到这种时候,我都会看上几眼。”
  说着,纤叶把食指放在嘴唇上。
  表演开始了,那人拿了一个笼子放在桌面上。哈特定睛一看,果然是刚刚看到的那个破旧笼子。从笼子中走出了一个鸟一样的生物,驯养者站到了人群中,就像也在看着它的表演一样。
  然后,异兽化为了人形,就是那个驯养者的样子。站在桌子前,往前走了几步路,绕着桌子走了几步,然后消失在空中,仿佛刚才一切都未曾发生。
  就在所有人拍手叫好时,哈特回到了江铃的房子。果然,江铃在房子中。
  “我住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