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金沙

  当那边行走在冰雪之中时,这边东方殇和春只感受到炎热。
  “现在好像还是冬天吧。”春擦拭着头上的汗珠,抱怨道。
  “准确来说是冬天的尾巴了,已经快要到春天了。”东方殇吃着手中的鱼干,头也不抬地看着手上的地图,他们离金沙城已经很近了。
  “就算是早春,也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吧。尼莫王国已经挺靠南边了,每年到了这个时候还在下雪,为什么这里却这么热呢,我都脱了一件衣服还在出汗!还有,你吃东西的时候就不会给我一个吗!”
  东方殇无奈地将一个鱼干塞进春的嘴巴中,叹了口气说:“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我的家乡在偏南的位置,当然比别的地方要热很多,也叫你不用准备那么多衣服。话说今天这个天气很热吗?我感觉还好啊。”
  “那是因为你一直生活在这里,你带我回你的家,就不会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春哼的一声,转过头去,双手环抱在胸前。
  “好啦好啦,迟早是要习惯的嘛,毕竟是我的家乡。既然你很热的话,不如再解除一件衣服?反正现在在船上也没什么人能看见。”说罢东方殇看了看水的流向,晃动船桨改变了方向。
  “你这么说是要怎样啊,就,就算只有你一个人也不行啊,你知道我里面穿的什么吗!”春红着脸,又转到另一边,闷闷地吃着鱼干。
  她就这样等了一会,然而东方殇依旧在划着船,什么话都没说,更不可能触碰她的身体。春因为两人确认了某种神奇关系之后,一度忘了东方殇这个人根本就不会什么感情方面的事情,甚至是个非常单纯的人,简单来说就是除了脸好看以外一无是处。
  因此,东方殇也同样很苦恼春时不时就突然盯着东方殇的脸,无论之前在说什么,此时是什么气氛。
  无力吐槽的东方殇往嘴里丢了片鱼干,咀嚼的同时说:“按照我们现在这个速度,在太阳落山之前就能到金沙城。”
  “真的假的,终于不用露宿街头了?不过你这个船这么慢真的能那么早到吗,我之前看地图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耶。”春拿来地图又开始研究起来。
  “我什么时候让你露宿街头了,就算睡在外面也是各种装备齐全,大部分时间都是让你在房屋里睡得好吧。而且这个船哪里慢了,你觉得距离长只是因为你不会看这里的地图,本身这份地图就有些出入,我们现在走的这条河道在地图上就没有,是最快的一条路线,这也是为什么经常能看到其他船的原因。”
  “我一直还以为是你不记得道路走到其他河道上了呢,还一直怕伤到你的自尊心勾起你的思乡情不想说呢。”
  此时此刻东方殇真的想丢下船桨去用手掌拍春的脑袋,这段时间他对于春的很多傻行为都有些忍无可忍。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因为这个女人毕竟是可能作为他未婚妻跟他回到故乡的,而且实际上他也打不过她。
  “你的弟弟现在怎么样了?”春摇晃着双腿,感受着船下的阵阵水波。
  “我和他都有相当长的时间没有见了,怎么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他现在应该已经认真地在工作了,他和我不一样,并不会从事这么危险的工作,工作内容都很文化有些关系,比如帮别人写文书写剧本。比起我这种靠生命和武力吃饭的,或许现在回去他的地位会比我高不少呢。”
  春一脸鄙夷地看着东方殇,每次一谈起弟弟亚十,他的脸上就洋溢着满意之情,嘴上全都是夸奖。这样的东方殇,从来没有一次出现在和春有关的话题中。
  “你就这么爱你的弟弟吗?”
  “作为哥哥,爱着唯一的弟弟,不是很正常吗?毕竟从小到大他在很多事情上的观念一直比我要远,一直以来他都比我聪明,当然很看好他的现在和未来。”
  “那你是如何看待我们的未来呢?”
  “我们的未来,什么意思?按照正常的规划,应该会结婚,我在苏摩王国有两个房子不用买房了,接下来应该就是看着孩子出生长大,然后渐渐老去。别人的生活都是这么过的,我们的会变成什么样呢?”
  东方殇脱口而出的话,却让春涨红了脸,将脸埋在手掌间不去看东方殇的脸。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总是会说出一些让人害羞的话,但又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就是这种不经意间的攻击才最为致命啊。
  撩了撩额前的头发,春咳嗽了几声说:“那,那你觉得会变成什么样呢?”
  “嗯……不好说呢,也许结婚都走不到?”
  “什么啊,为什么会这么想啊喂!”
  “不是,你看,我们经常这样,突然就吵起来吧,而且我一直都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要是一直生活在一起究竟会变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啊。”
  看这么帅的脸讲出这么纯情的话,春又不禁笑了出来。然后两人就一直笑着吵着,来到了金沙城外。
  春不得不抬头,不然根本没办法将金沙城的城墙全部装在视线中。和名字一样的是,金沙城的城墙上面有着无数沙子,城门旁边也堆积着不少沙丘。和名字不一样的是,金沙城城墙的颜色看着就是沙漠的颜色,沙丘也像是干涸了一样呈现着相当冷漠的黄色。
  “为什么你们这里还有这么高的城墙?”
  “你是不是在西王国住久了,你们尼莫王国也有不少高城墙的啊。修建高城墙是因为居民一直很担心这里会被攻击,毕竟是战略要地,又有大量河流经过。”
  “然后为什么叫做金沙城?”
  “你的问题好多好烦啊……叫金沙城是因为以前这里的沙子的确是金色的,甚至还有人从沙子中找到金子一样的东西。但是现在沙子和外面的颜色都一样了,也再也没有人找到金子。用老人经常说的话,金子都被拿完了,只剩下沙了。”
  走进金沙城中,春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里的确是这样的情况。虽然道路很宽敞,但一直都没有什么马车经过,在最应该劳动的时间甚至没有人在外面行走。集市上没有什么货物,食物上面就算有虫子商人也看着不管,走在集市中只听到商贩的声声抱怨。什么当初这里多么多么好,能赚多少多少钱,现在怎么怎么惨怎么怎么萧条。
  “这里以前很富强吗?”
  “嗯……怎么说呢,在苏摩王国内,这里巅峰期的时候是最富的城市。现在你看的很萧条,但实际上也有着第四的水平,就是抱怨的人越来越多一直在下降。毕竟,现在各种各样的限制出现,导致越来越多人不把心思放在劳动上,有钱就挥霍一空。”
  东方殇指着一个箱子,在这箱子上正上演着一场日常举行的赌博。双方进行的貌似是一场牌类游戏,或许是东方殇太久没回来,竟然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
  走过去一看,东方殇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亚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