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幸福的国度?

  春仔细地观察着面前站着的这个男人,他正是东方殇的弟弟亚十。和哥哥一样,他也是橙色头发碧蓝瞳孔,但头发颜色比哥哥的要暗一些,瞳孔颜色要明亮一些。虽然在春的眼中没有东方殇帅,但在男生中也可以被女生称作帅哥了。
  然后,最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人看上去就比东方殇要正经得多。
  “你刚才到底在做什么,居然在赌博,你小子到底是在想什么?”即使走了五分钟的路,东方殇依旧喋喋不休。
  “你为什么还会用这样的口气说话,是被外面的大人传染了吗……我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吗,刚才是我的一些私事,也不算是赌,只是一个普通的游戏罢了。再说了,现在在这个城市里如果不做这些事情,或许连生存下去都是个难题。”亚十双手插在口袋中,在哥哥面前一脸冷漠的样子。
  “我不在的时候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离开这里也没多长时间啊……如果是游戏的话我不反对,但记住你这一辈子都不许碰那些肮脏的东西。”东方殇把脸别过去,亚十已经预见他接下来讲一大堆大道理的场景了。
  但是这一次,东方殇并没有说话。因为离开这城市的一年多时间,他的变化也十分巨大,可以说已经完全身处泥潭之中,已经找不到什么借口让弟弟去远离这些。
  在气氛极度尴尬的时候,春一脸苦恼地问:“你们两兄弟是关系不好吗?”
  亚十双手环抱在胸前,叹了口气,让笑容重回脸上。他温柔地回答:“怎么说呢,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应该就是这样吧,因为有一个年龄和血缘的关系在所以很自然地就会变成这样,你也不用太介意。要说问题的话,我最苦恼的就是那家伙的一根筋性格,完全听不进去别人话的性格,很多时候是真的烦。”
  春点了点头,表示深有同感。
  “说起来,你是谁……名字是知道了,但我还不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是那家伙从别的地方拐来的伙伴吗?”微笑的同时,亚十的手还不停地对东方殇指指点点。
  “什么叫这家伙,你这家伙现在对我是不是太过不尊敬了些……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吗……”
  东方殇说话的同时,看见春满心期待的眼神。于是他挠了挠头,眼睛不自觉地向上看:“会把人带到家乡的是什么样的关系啊……”
  此时此刻,春真的有想给这个男人一拳的冲动。但是很遗憾,她习惯性地忍住了,绷紧肌肉微笑着问:“所以是什么关系呢?”
  亚十看了看哥哥茫然的脸,又看了看春有些愤怒的脸,将“既然是哥哥带回来的肯定没有什么关系”这句话给憋了回去。虽然兄弟间刚刚吵了架,亚十此时还是在内心对哥哥加油打气,希望一直单身的他能够找到个合适的归宿。
  “就是那样的关系吧,关系还可以,的关系吧。”东方殇摸着额前的头发,笑嘻嘻地说。
  该怎么说呢,真有哥哥的风格,如果说出什么情话反而还要怀疑他是不是经受了什么奇怪的遭遇。亚十由衷地想着,这样的哥哥,还是一如既往地想让人打一拳啊。
  “算了,反正我想的也是这样的。话说,为什么弟弟叫亚十,哥哥叫东方殇?”
  看着春叹了口气又无奈转移话题的样子,亚十心中简直感动到想要哭出来,虽然他见过无数凄美的爱情,在小说和传说中,但对于那个哥哥要有个人能够理解就是最美丽的爱情。前提,是她不会把一切都憋在心里,不去将冰消融,让冰块渐渐剥夺心与心的温度。
  “嗯?我的本命叫做亚士,在这边还是有些名气的,以前没跟你说过吗?”
  “嗯?你跟我说过吗?”
  “没说过吗?”
  “有说过吗?”
  看着他们有来有回的样子,亚十由衷地祝福他们能够幸福。
  “对了,亚十,你还没有告诉我这个城市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街道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东方殇又看了看身边的街道,流浪汉比之前多了不少,街道也比他离开之前要脏乱很多。
  “最主要的原因你肯定知道,原本靠着消耗资源发展经济,现在资源匮乏经济持续低迷,一直没有找到好的出路久而久之生活水平一直在下降。如果只有这个的话,这个城市也只是抱怨的人越来越多,至少大部分人还在继续工作,赌博娱乐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多。在经济萧条大背景下加速了过程的,是几个月前出台的‘娱乐’法案。”
  虽然表情是满不在乎的样子,亚十的眼睛却紧紧盯着地面,不时用余光去扫视着附近的乱状。
  “一开始只是不去思考出路,现在连限制都来了吗?那帮贵族真是的,是多想毁掉这个最幸福的国家。”东方殇也严肃起来,视线不自觉地移向地面,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
  看着认真的两人,一旁的春双手放在微微鼓起的嘴巴上,不知道如何加入他们的话题,只是静静看着那对兄弟。
  “不愧是你,还没有告诉你内容,就直接总结了。将近一年前,在纳兹·布尔上台之前,尼莫人为了找到保住在双方夹击中岌岌可危的王国,开始向圣剑会求助。你也知道的,一开始圣剑会选择无视,直到纳兹·布尔上台,双方建立利益联系之后,圣剑会开始在暗地里保护尼莫王国。结果上来说,去年整整一年,莱恩帝国南征军队没有向前推进,反倒后退了不少,最后直接停战数月。而我们这边的进攻军队也没有取得任何成效,甚至因为圣剑会的暗算损失不少兵力,没有收获一个奴隶。和尼莫不同的是,苏摩的奴隶都是苏摩人,基本上都是战俘。而奴隶经济在苏摩占据了不小的地位,正因为去年战争失利,苏摩全国都迎来了一次经济萧条。”
  “这些我都知道,你为什么还要说出来?”东方殇一脸严肃地说着相当不严肃的话。
  “不是说给她听吗,你不是说她是尼莫人吗,为了让她在这里生活要积攒不少情报吧!如果直接丢给你,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春拼命地点点头,开始怀疑兄弟两人是不是互相吞了一些天赋。
  “用我上历史课的口吻来说,这次经济萧条,直接原因是战事不顺对奴隶经济的冲击,根本原因是制度本身的问题。靠着长期对外的小规模战争来获得奴隶,在此之上建立起的奴隶经济近几年还被重点发展了,以此换来的幸福生活,让我不禁怀疑外界对苏摩的评价是句讽刺。”
  “不愧是历史老师,说那么久都还没有进入正题。”因为长时间没有进入正题,东方殇没有维持住严肃表情,去旁边买了串团子吃了起来。
  看着亚十那张脸,春竟然颠覆了习惯,轻轻地用手刀在东方殇头上敲了一下,因为是轻轻的所以不会流血。然后春从东方殇的手中夺过一串丸子,发现这个团子的口感很陌生。
  “我的确是职业习惯,铺垫太久了。娱乐法案里面的内容太繁琐了,我就简单说说吧。因为要刺激奴隶经济和贵族经济的发展,法案限制其他经济的发展,比如现在的农业已经被定量定死了,就算农民想要多种一些都没办法,如果违反法案会被警告。除此之外,最为人称道的,是法案强化了贵族的权力。上面的解释是这样的,因为现在国家的商业还不够发达,但商业已经呈现了个体化趋势,为了防止市场的混乱,决定加强部分人的权力以集中发展经济。这所谓的部分人,实际就是那些对普通人有没有钱最不在乎的贵族。”
  “那帮人还是老样子啊。”东方殇将剩余的团子全部塞进春的嘴里,“这几天我去看看那些贵族们过得如何,正好还有一件事要解决。”
  “我们以后住在哪里?”春习惯性地把签子放在东方殇手中。
  “先回家里看看,先看看哪里还能住吧。”
  东方殇接过了签子,皱了皱眉头,将两根签子摔在地上。没有听到什么爆炸声,因为东方殇为了防止爆炸波及到他们用无数光壁将签子围住,再将大量魔力倾注其中。但即使这么做了,过了一秒钟还是传出了爆炸声,气流向上喷涌,打下了空中的飞鸟。
  “什,什么情况?”春想了想她刚刚吃的团子,胃部不断翻滚。
  “不用担心,我买这个团子就是为了验证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应该是我们的衣服,还是西王国的装扮,所以才会有这种事吧。现在回去也找不到人了,我懂的,毕竟一年前也有过这种事情。”东方殇低着头,肌肉舒展着,眼中一片黑暗,相当吓人。
  “看来,要处理的事情还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