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新生活

  虽然春知道冒险者这种风险较高的工作工资很高,甲级冒险者赚的钱比小老板还要多。但当这些钱中的一小部分买成物品,呈现在她面前的时候,还是震惊了。
  “居然有两层?而且这种建筑风格,就算说是哪个富商的一处房产都可以了吧。里面的家具使用的材料看起来就很贵,这一套房子到底花了多少钱啊!”春不断在客厅里走动,想要去房间里转转但又放不开手脚。
  “还好吧,甲级冒险者的酬劳很高,以前不喜欢把钱存进金行里,就买了个比较贵的房子,然后靠买家具来聚集财富。以前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现在亚十住的那个房子里,他工作之后才搬到这边住。话说原来买高档家具,还会有防尘的功效吗?我离开这里这么久居然这么干净。”
  “前不久收到你的信时,我就帮你整理了这个房子,所以才会这么干净。”靠着门,亚十一脸鄙夷地看着哥哥,“你以前就非常不爱收拾房间,每次来你这边的时候都是乱得一塌糊涂,每次都是我来整理的。现在和春一起住,不要让她来帮你收拾房间。”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怎么可能让一个女生来帮我收拾房间呢,毕竟房间里还有不少你都不能看的东西。我上去把东西放好,顺便看看你整理的情况如何,再做一些改动。”
  待东方殇走上楼梯之后,春立刻把亚十拉到远离楼梯的地方。看着他那一副“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的样子,春也不吝啬疑问。
  “刚刚那个签子是怎么回事?”
  “如果我说是别人的恶作剧,你信吗?你一副‘开玩笑的吧’的样子,那除了开玩笑,还有什么选择呢?别提国家,就连不同城市的人都有些排外,苏摩的南北之间都有不少矛盾,更别提你们这一身西王国装扮的人来这里。最近因为娱乐法案的限制,很多商人都失去了商机,渐渐放弃了做生意,对商业之国西王国的人有些抱怨也是正常。”
  “这正常吗?如果那个直接爆炸了怎么办?”
  “这个你也不用担心,这种不是冲着别人性命去的,说白了只是富有恶意的恶作剧。签子上面设置的术式是延后的,基本上只有离开手的时候才会爆炸,不会炸死人,但每年因为这种恶作剧炸伤的人不胜枚举。当人闲了之后,能做的事多了之后,就会渐渐无聊,当普通的恶意没办法满足他们之后,就会有更加恶意的行为。很无奈,但这就是现状。”
  “刚刚你哥那个神情,之前有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亚十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光,仿佛有个人影从他眼前飘了过去。
  “很不巧,你对苏摩王国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差到极点的城市。这里,可是能够把会爆炸的签子,当做一个迎接外地人的风俗的城市。正是因为所有人都默认了签子不会炸死人所以没有任何问题,才会出现之前的那件事。应该是哥哥离开这里半年前的事吧,他从尼莫王国带来了一个冒险者伙伴。你应该知道的,因为他接受的任务经常有到外地的,所以经常到别的国家。那天地上直接插了根团子,哥哥没有发现,那个人捡起了这个团子。当他看到团子的时候才想起来要和他交代这件事,让他把团子给他。但是,毫无征兆地,爆炸发生了,没有延后,就这样,直接炸死了一个人。”
  “都这样了,为什么还会继续这种事!”或许因为那人与自己同为尼莫人,春有些愤慨。
  “在苏摩的街头,死了一个尼莫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冒险者,有什么可以改变这些人的契机吗?外界对我们的评价是最幸福的国度,但我们有着西边和北边摒弃的,就连尼莫不是出于战乱也想废弃的,奴隶制。为什么呢?答案很明显吧,看着比自己不幸的人,不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吗?”
  虽然想要害怕,想要发怒,最后春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因为仔细想想的话,就会发现,无论是西边还是南边,无论在这个世界的哪个角落,哪里都一样。不幸的,或许是觉得这些很悲哀的人。
  “说这些只是为了让你警戒一些,只要穿上这边的衣服,就算发型还是西边的风格,大部分人都会默认你是本地人。这些你可不要和哥哥提起,比起我这种圆滑的人,他这种一根筋的愤怒可是能够驱使他以一己之力终结了这边的签子生意的。”
  “这样不是更好吗?”
  “一个发泄的平台没了,还会有下一个,这个之所以存在这么久,正是因为危害性最小。好了,警告的话基本都交代完了,接下来就让你们好好享受这边的生活吧。如果你们能够走到一起,然后一起走完这条路,我会很高兴的。”
  说这番话的时候,亚十一直是笑着的,这种笑就像是社交能手的笑容,再真诚也会因为太常见而显得虚浮。但是看到这张笑脸,春想都不想就得出了结论,他在苦笑。
  楼上,看到仍然放在柜子里的那幅画,东方殇情不自禁地站着看了一会,神情呆滞像是时间暂停了几秒钟。这幅画,没什么好看的,什么都没有画在上面,只有几笔莫名其妙的色彩,笔画和颜色交织成一个又一个漩涡。当眼睛放在漩涡之上时,就感觉身体进入了漩涡,穿过漩涡,同时也在穿过无数的记忆。
  本来,关于这幅画是谁画的,东方殇都已忘却,甚至都快忘了柜子里有这幅画。仅仅驻足看了几秒钟,所有记忆都随着海浪进入了脑中。
  画还没有画完,那就忘了吧。
  除了画的主人,东方殇又想起被签子炸死的那个冒险者。可笑的是,他对他已经没有多少感情了,他死的时候也没多少感情,那颗心脏中生出的,仅仅是对签子党的无限愤怒。靠着他个人的实力和城内的朋友,没有费多少工夫,就摧毁了城内的签子党,将制造签子的群体全部拔尽。然而,根本就没有除干净的一天,悲剧会出现一次,那就一定会出现第二次。
  话还没有说完,那也一并忘了吧。
  走到楼下,东方殇脑中所想的并不是对这个城市的爱恨,而是对某个人的爱恨。
  “接下来我们就要住在一个屋檐下了。”东方殇径直走到春的面前。
  “怎,怎么了,之前不也是一样的吗?”对于东方殇突然的举动,春连忙后退了几步。
  看到这里,亚十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为了不打扰他们,小声地交代了几件事情,离开了这里。
  离开的时候,还是不免听到情侣之间你侬我侬的话,亚十只是稍微惊叹,那个哥哥竟然能说出这些话。
  “不一样,接下来就是我们两人一起生活,还是生活在我的家里。换句话来说,算是同行吧。”
  “怎,怎么了,以前不也是一路同行吗?”
  “我对你的态度,差不多就是这样的。”
  虽然话并不是很让人害羞,春还是情不自禁地涨红了脸。
  还好亚十离开得早,不然也会为哥哥说的话害羞。
  他抽出藏在袖管中的一张牌,仔细地看着上面记录的所有信息。上面没有一个文字,全都是图案和加密后的内容,但因为亚十已经获得了解密的方法,仅仅是看一眼就知道牌面上描述的所有内容。记住内容之后用魔力点燃牌,在燃尽后用手握紧灰,再将灰洒进河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