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走到一切开始的地方

  指尖有种奇妙的触感,就像被钢丝线轻轻地划了一下。
  察觉到异样,东方殇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竟发现食指在流血。而造成这一局面的不是什么特殊的东西,正是他手上的牌。
  此时他想起的是,过去曾经有人对他说过纸会割人。而那个人究竟是在什么情况下说出这句话,什么时候说这句话才不会突兀,东方殇已然忘却。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不知道该出什么牌了。
  “小十,这游戏超好玩的啊!”春相当兴奋,因为这已经是她连胜的第五局了。
  “没想到从小玩这种游戏的哥哥,竟然会输得这么惨,一局都没有赢也太惨了吧。”亚十叹了口气,笑着说。
  “我又不怎么玩这种类型的游戏,在外面更不可能接触到,本身以前也是主要陪你玩。再说,为什么游戏规则还改了,一时间当然没办法适应。”嘴上满是不屑,但心中满是不甘。
  “改规则是因为大赛的需要……对了,还没和你说这件事。”亚十拿起旁边一个精装的游戏盘,放在两人面前,“零十的锦标赛是去年开始的,现在也才办了一届,贵族因为闲着没事加上给其他闲着没事的人找点事做,筹备了这个比赛——嗯哼,其实你们面前的我,亚十,正是今年这个零十游戏锦标赛的冠军。”
  “哇塞,好厉害啊!那我刚刚岂不是赢了冠军?”
  “那明显是他在让着你吧……等等,你不仅去玩这种游戏,还拿了个冠军?我不是说过不让你碰这些东西吗?”东方殇一副严父的样子,双手环抱在胸前,仔细地看着这个冠军特制的游戏盘。
  “你说的不是赌博之类的吗?这种游戏又没有赌博性质,锦标赛堵上的东西也不过是特制的身份牌,输了也没有什么惩罚。正好我以前玩零十还蛮厉害的,就去报名参加了,没想到就拿了个冠军。”亚十双手放在后脑勺上,活脱脱的顽皮孩子形象。
  “只是游戏而已,而且小十也是大人了,你不用管那么多的啦。在说,拿了冠军,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春紧紧地看着游戏盘,欣喜的眼神不难看出她想要再开一盘。
  “算了,也是大人了,也能够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了,我也不用那么管了。”像是憋着很多事情没有说,东方殇走到楼梯上,“我先休息一会,下午要去找一个人。”
  “你们之间果然有什么事情没有说出来吧,有事要说出来哟,兄弟之间一直有隔阂很不好的。”说话的同时,春还在阅读零十游戏的玩法。
  “你知道吗,我们之间的隔阂,不是不交流产生的,所以也不可能因为交流而消融。”亚十虽然低着头面对着游戏盘,眼中之物却不是游戏,“就像家长和子女之间总是会有不少事情是没办法解决的,大部分家长都会希望孩子好,但孩子都觉得家长的做法并不好,看待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固然会不同。”
  春看着周围的空间,因为亚十的打扫而非常干净的客厅,不解地问:“兄弟之间,应该没有那种不可消融的隔阂吧……要是有岂不是很麻烦?”
  亚十抬起头,眼前是一盏因为没有设置术式所以不会亮的吊灯。
  “的确,我们之间不会有那样的隔阂。其实有隔阂也不会怎么样,就像魔力装在身体的框架内一样,人与人之间肯定会有隔阂。而我和他之间的隔阂,并不是因为我们而起。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哥哥说过,我们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父母。而父母双亡的原因,正是因为赌博。”
  “我敢肯定他没有在我面前谈起这个问题。”
  “那当然是因为,在这个时代,有这样遭遇的人太多了。我认识的人中,因为赌博家道没落的人就有好几个。所以,哥哥讨厌我玩游戏也挺正常的,而我也因为父母双亡时我还年幼而没有这种感觉。但是,我们之间的隔阂也不是这个。怎么说呢……就像一条线不断被无数刀刃裁断,然后又不断拼接,最后线头都缠绕在一起,也不知道哪条是亲情,哪条是其他的情感,一切都因为父母双亡这个背景而变得暧昧模糊——这么说是不是有些难懂?其实就是因为没有在正常环境中长大,所以一切都可以怪罪给环境,久而久之,在情感上反倒依赖着这个环境。”
  亚十说的话,就像烟草点燃之后向上飘的灰烟模糊不清,但是又让人有些许醉意。
  春虽然是明白了他们之间的问题,但完全没有听懂,只知道亚十说的话不像正常人说话,并没有沉浸到那种意境之中。毕竟,春很讨厌烟草。
  “所以说,有时候家人之间的关系,还不如朋友那么单纯。你们之间好好相处吧,哥哥他今天要去解决离开时留下的任务,我也要去处理我的事情,要准备明天上课的资料。”
  春反应过来的时候,亚十已经离开了。
  “两个人都不在了,谁还陪我打牌啊……”
  当她忍耐了长久的身处异地导致的思乡情以及没人陪她玩的寂寞之后,当东方殇拒绝带她一起出门的时候,她竟然鼓着嘴闹情绪了。
  “我出去又不是玩,是有正事,带着你肯定不好。话说,怎么到这里之后你的性格就变了一样,感觉比你口中的我还要不正经。”
  东方殇走之前,还在春的伤口上补了一刀。正是因为对家乡的太过熟悉,他才忽视了春正身处异乡还没有走出对这里的陌生与恐惧这件事。不过就算他走出门之后意识到这件事时,他也仅仅是觉得无所谓,有些事情还是留给她自己去想比较好。
  虽然已经离家很久,再次踏上这条道路的时候,东方殇并没有任何陌生,相反每一步还都像是因为回忆太多而显得沉重。没过多久,他就来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座庄园,在庄园的正中央是一座即使放在西叶城的富人区也不会显得寒酸的大宅。庄园内部依旧是那样,花农依旧面对异域来的花种手足无措,守卫在这个时候依旧在阴凉处休息片刻。没有想到,过了一年多的时间,这里还是那个样子。
  “你是谁?知道这里是谁的住所吗?有许可吗?”
  就连守卫的三连问也是一年多前的样子。不过,守卫已经更换了,如果是之前的守卫看到东方殇肯定会直接问都不问打开大门。
  “东方殇,知道这个名字吗?”
  东方殇并不能理解,为什么守卫听了这句话时连忙往后退了几步,甚至脸上还是惊恐的表情。他后面那句话虽然听起来气场十足,但说话人实际上挺害怕守卫不知道这个名字把他挡在外面。
  “知道知道,请进请进。我是新来的,所以不知道东方殇先生的样貌。大人宅邸里面,您可以直接去与他会面。”
  东方殇没有多话,直接走进了庄园,然后又吓到宅邸的守卫,然后又径直走进了宅邸。
  走路的时候,东方殇满脑子都是,伊赞到底在我不在的时候对下人说了些什么,还有他为什么现在让下人叫他大人。
  因为下人的通报,伊赞见到东方殇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惊讶。他满脸堆笑地走了过来,像是老朋友久别重逢地说:“东方殇,回来之前怎么都不给我写个信,我都不知道你回来了。怎么样,在外面过得如何,看到现在的金沙城是不是大吃一惊?”
  “出去那么长时间,我身体都受了一次大伤,差点就没办法回来了。给你写信或许我比信回来得还快一些……是啊,看到这样的金沙城,眼前第一个出现的就是你了。”话语越来越锋利,到最后丝毫不隐藏讽刺的锋刃。
  “贵族又不只是我一个,娱乐法案也不是我决定的,也就零十比赛是我负责的。既然你回来了,我想要的东西应该也带来了吧。”伊赞也丝毫不隐藏自己的目的。
  “嗯,是去你的办公室里聊?”
  “当然,还和以前一样。来聊聊看,这段时间你在外面了解到的事情,来谈谈现在的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