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振动的音弦

  “虽然是我建议你把她也带过来的,也是我故意给你们安排住在一个房间里的。但至少这是我的家,我的夫人不在的时候,能不能不要那么过分啊?”伊赞端着茶杯,笑盈盈地看着卿卿我我的两人。
  “原来你还有夫人啊。”春惊叹道。
  “喂,虽然我和他之间没什么阶级观念,属于朋友和盟友关系。但至少他还是个贵族,和他说话不能那么没礼貌,作为一个贵族他还是有个夫人的。不过贵夫人我好像从来没有见到过。”东方殇一本正经地说。
  “你比她要过分多了……我夫人这段时间在比较忙,因为有贵族院的工作就住在那附近。你一直没见过她是因为你来的时候恰好她都不在罢了,作为一个贵族我肯定是有夫人的。”伊赞手中的茶杯不断地摇晃着。
  “一直看你不怎么接近女色,我一直还在外面宣传你多么多么清廉对什么女人钱财没什么兴趣。原来是因为有一个同为贵族的夫人,所以不得不远离其他女人啊。”虽然看上去很像是挑衅,但东方殇真的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也因此,伊赞只能放下茶杯,无奈地说:“原来外面那些奇奇怪怪的传闻是你说的……拜托,我又不是什么忠臣什么清官,我一个贵族清廉不重视钱财女人又有什么用。不说这个了,这段时间外面比较乱,建议你们最好看好自己,就算以后我放你们走了也要保护好自身安全,毕竟你们以后也是要从我这宅邸走出去的。”
  “在安全问题上我肯定比你要重视多了,我可不会像你一样把自己的生命当做赌注。”想起前几天伊赞的胁迫,东方殇又不禁吐槽几句。
  “我这么做当然是因为知道你的性格,知道你不会动手,对我而言这么做根本就没有任何风险。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你们就玩你们的吧,不要再去我办公室打扰我。”想到前几天这两人时不时的轰炸,伊赞不禁加快了步伐。
  等伊赞走了之后,春才小声地问东方殇:“最近外面有什么事情吗?”
  “我也一样一直被软禁在这里,怎么知道外面发生了些什么……不过因为我回来了,不少人也知道我现在在伊赞家里,这几天收到了不少信件,外面发生的事情他们基本都告诉我了。”
  “你在这还有那么多朋友?他们为什么给你写信啊?”春好奇地凑到东方殇身边。
  东方殇一手托着下巴,一手端着茶杯,慵懒地回答:“说实话我也很难理解,他们都知道我才刚回来,也知道我现在被软禁在这里。不禁写信跟我说外面发生了些什么,还给我准备了很多很多的东西,希望我出去帮助他们解决什么什么麻烦。看完这些信我都费了不少功夫,还要结合他们的想法推导出现在的事态,导致我昨晚都没怎么睡好。”
  “那你倒是告诉我外面发生了些什么,还有小十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春有些着急地说。
  “记住,这世界永远只会发生应该发生的事情——这是我的一个朋友的名言。因为娱乐法案的问题,本来仅仅是一大堆人突然开始无事可做闲得发慌在外面玩牌赌博,但现在因为资金流被某些人恶意拦截,那些原本就收到迫害的人将愤怒和恶意都转移到贵族身上。已经组建了好几个组织,准备通过下层人民的力量推翻贵族的统治。”
  “等等,你不要跳过关键点,我都没办法理清楚你话之间的因果关系了。”听完东方殇的话之后,春有些发蒙。
  “前几天,运送魔力矿和魔力容器的马车队遭受了攻击,攻击者身穿黑袍,不明身份。紧接着另一边,一个商队也遭受了攻击,而这个商队正好是贵族管辖下的,而人们,又正好发现贵族通过商队偷偷转移城内的钱财。之前因为娱乐法案累积的愤怒,在突然出现的某些人的操纵下,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组织,以推翻贵族统治为目的行动着。这样你明白了吗?”
  “明白是明白了,但完全不知道这样的状况你能做些什么,以及我们应该站在哪边。”莫名感到口渴,春喝了口果汁。
  “你怕不是真的在某些方面有些欠缺,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看不出来吗。他们要么希望我去替代一些专门煽动情绪的人成为反叛组织的首领,要么希望我能够调查清楚这些事情,然后压下去事件的热度。然而他们都不知道,现在的我根本就对这些事情没有什么兴趣,既没有当初端了一个签子产业链的气势,反倒因为各种事情畏首畏尾。想要保全我们自己,中立才是最正确的,只要不站在他们需要争夺的位置就可以了。”
  “我们现在不正是站在他们想要争夺的位置吗?”因为被当面说了坏话,春对东方殇使用了一个肘击。
  “正是因为这样,才要命啊。如果反叛组织想要推翻城内的贵族阶级,伊赞作为在城内最有话语权的贵族肯定是首要目标,而我们现在又被软禁在他家里。而且,最最最要命的是,昨天的情报告诉我,他们今天会有所行动。”
  “什么意思?”春反复品味着“有所行动”这句话,又给了东方殇一肘击。
  “伊赞你个混蛋给我出来!”东方殇大喊了一声,没有任何人应答。
  东方殇又走到伊赞的门前,再次大喊:“伊赞你个混蛋给我出来!”
  依旧没有应答。
  推开门之后,发现里面空无一人,空空荡荡的,所有文件都不见了。
  “他是不是不管我们了,直接自己一个人跑了?”春靠在东方殇身边,双手放在脸颊上。
  “不然怎么说他是混蛋呢……既然我都知道了这个情报,他肯定也知道了,所有准备应该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转移阵地。没关系,如果守卫都离开的话,靠着我的能力逃离这里不是什么难事。”
  东方殇将手放在墙壁上,察觉到一丝不对,但也说不上什么不对,只知道这感觉和一般的不一样。他又走到房屋的其他地方,一次次地尝试,最后走到房屋外摸索。在他面对庄园外面无数黑袍人,他们手上全是武器,便知道究竟是少了什么东西。
  “防火术式被撤销了,现在赶紧离开这里!”不由分说,东方殇抱起了春,朝着庄园外面狂奔。
  如果只有一个人,这些黑袍人就算人人都是射术了得,人人都是法师,他都可以靠着光华应付下来。但是抱着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当弓箭齐发之时,他不仅要保护好自己,还要保护好怀中的春。
  被弓箭射中好几个位置,东方殇不得不回到房屋里面。
  “你没事吧!伤口还好吗,我去给你做一些简单的处理!”看到东方殇身上插着的几根箭,春不免手忙脚乱地慌张起来。
  “慌什么,不用。我在外面受过多少伤,比起上次在白龙遗迹的那次,这算得上伤口吗。”东方殇拉住春,让她回到自己身边,“对不起,如果我能像哈特一样使用那么强大的强化术,刚刚就可以带着你跑出去了。因为我自己的能力不足,或许我们逃出去会有些费力,但我肯定会拼尽全力。”
  “为什么要和哈特比,你的实力不是已经很强了吗!保护我那么多次,至少也比蓝灯要厉害。”想到上次白龙遗迹里的东方殇,春的眼眶不禁湿润起来。
  “因为哈特能够保护我们所有人,只要有他在,我们都会安心。至少在你这里,我想要做到他那样。”东方殇面无表情地拔出身上的几支箭,站了起来,“还有,为什么要嘲讽蓝灯……而且我又不是要死了,用得着哭吗?就是几根箭而已,连伤都算不上,很快就恢复了,问题是接下来应该怎么跑出去。”
  春托着下巴,观察着周围房屋的框架,边想边说:“庄园的后面好像是靠着一座山丘,那边远离街道,应该容易逃脱吧……还有就是从楼上……伊赞是怎么逃离的?或许这边还有地下室……要是现在出去和他们说明情况怎么样……”
  看着强压着慌乱尽力认真思考的春,东方殇一巴掌拍轻轻地在她的脑袋上。
  “后面的山丘根本没办法攀爬,那边本来就是伊赞用来玩乐的一个陷阱,专门请了法师来设置了很多术式,根本没办法出去。外面的人基本上是被人诱导了想法,一腔愤怒无处发泄,就算首领指着街上的人说那是贵族的走狗他们也会把弓箭对准路人。之所以专门针对明确和贵族相关的人,仅仅是因为还需要这些组织去完成其他事情。”
  东方殇看着手中的佩剑“光华”,感受着剑散发着微光。
  “到时候我会想办法突破一个豁口,靠着我和光华肯定能做到,你趁着那个机会离开,然后去找亚十,将这边的事情告诉他。你逃离之后我会一起出来的,放心,我是很看重自己性命的。”
  春还想说些什么反驳的话,却白东方殇捂住了嘴巴。
  “听我的,这时候只有我的方法最有可能让我们生还。”
  火光,已经进入了房屋。
  东方殇情不自禁地暗暗骂了一句本土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