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蔷薇与异世界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火焰中什么都没剩下

  火焰已经蔓延进了房屋,吞没这个没有防火术式的房屋根本不需要多长时间。就连一向一脸无所谓的东方殇都开始焦急起来,将手放在了春的肩膀上。
  “你干什么?”春的声音很轻。
  “不要动,我给你加上几个防火术式和提高速度的术式,加大一些逃脱的几率。”
  春本以为在人身上设置术式应该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或许还要触碰身体的部分部位,于是她便闭上眼睛。然而,东方殇仅仅是让手放在她肩膀上持续了几秒钟,然后又收回了手。
  “这就好了吗?”比起刚才,春现在的声音大了不少。
  “本来都不需要碰你的,为了省功夫和时间用接触更方便些。”东方殇不知道这种危机时刻应该用什么表情比较合适,就微微鼓起嘴巴,看着手中的剑。
  作为魔剑士,在人身上施加术式是非常基本的技能。因为魔剑士的某些特殊规定,都不能使用强化术,为了在战斗中不落败,通常也会在战斗之前在身体上施加一些强化速度和力量的术式。由于太习惯了,仅仅是发呆的一秒钟时间,东方殇就已经准备好所有战斗使用的术式,却唯独没有使用防火术式。
  虽然春并不想让他一个人冲到外面拼命,甚至都想过两个人一起死在这场大火中。但当他看到东方殇的双眼,便知道这时候再说什么仅仅是为他添乱。既然这颗心早就已经靠在他的肩头,又怎么忍心去扼住他眼中的那把火焰?就让火焰燃烧吧,看看这把火和外面的哪个更旺。
  但是真当东方殇跑出去的时候,春又忍不住将要喊出来,为了不让自己的声音影响到他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仅仅是看着他的背影,跟随着他的背影,看着这火光中的背影。
  “光华。”
  随着魔法咒语般的两个字念出,无数的话语闯入了东方殇的脑中。它们大都集中在后脑勺的位置,当他在火中奔跑时开始不断重复,让他耳边全是这些回声,仿佛想要把他拉回来。
  东方殇从来都不知道这些声音在说些什么,他们说的语言他从来没有听懂过一次。但每一次他都能听出这些声音中包含的感情,之前就想是朋友一起陪着他出入火海的这些声音曾经是那么的高昂,就像在引着他向前狂奔。
  但这一次,它们却在说着,不要向前。
  东方殇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几乎已经忘却和光华的相遇,因为没有任何亮点,仅仅是在一个很普通的野外发现了这把剑,唯一让他对这把剑感兴趣的是旁边的一处没有任何资料记载的遗迹。在这之前东方殇根本就没有使用过佩剑,作为魔剑士他的武器一直都是长剑。就是这样的他,却仿佛被这把剑吸引了一样,捡起了它,并在接下来的日子中一直使用着这把佩剑。
  对于光华,东方殇什么都不知道,仅仅知道它的名字和“光华”二字的发音很接近。和它旁边的遗迹一样,这把剑根本没办法再任何资料上找到相关描述,就像是历史主动去遗忘了它们的存在。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东方殇才会拾起这把剑,就像当初拾起这个名字一样。
  经过长期的使用,东方殇终于掌握到光华的几个特点。首当其冲的就是剑身散发的淡淡光芒,这点有资料记载,说是部分贵重的金属能够将魔力凝聚在周围达到应力的效果。而光华这周围的微光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更像是,剑身装载的魔力过多溢出的。
  另外一个特点,便是这两个字。每当喊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身体就像是被操纵了一样摆脱大脑的控制行动起来,行动的目的则是念出咒语时脑中所想的事情。但将身体交给剑的时候,它并不是很珍惜这副躯干,经常为了达成目的让身体受伤,因此东方殇也只要到必要的时候才会使用。
  因此,当光华在让他不要上前的时候,他一度迷茫,甚至想要停在空中好好思考一下是不是应该靠着自己的实力走出去。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发现冲出来的东方殇后,弓箭启发,全部冲着东方殇而来。面对如此多的箭矢,东方殇容不得多想,靠着长期培养的战斗本能一边安排光壁一边用剑防御弓箭。
  如此密的箭雨,而且还是不间断地袭来,仅凭东方殇的一把佩剑根本没办法抵御住。当真正站在这边面对着敌人的时候,东方殇终于明白为什么光华会阻止他了。
  然而,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不是吗?
  ——真是没办法,就和以前一样,跟着你走吧。反正你以前就不怎么理会自己的身体会变成什么样,白龙遗迹那时候还把身体毁得差点没办法再战斗,现在也还没有恢复。既然你都不珍重你的身体,我也就不再畏首畏尾了。
  后脑勺所有声音汇聚在一起,成为一个爽朗的男声,仔细想想就会发现这其实正是东方殇的声音。然而东方殇并没有闲心去理会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将所有注意力放在面前的敌人上。
  ——就让你们来看看神器的实力吧。
  就让你们来看看魔剑士的实力吧。
  东方殇直接将身上的所有魔力容器全部甩了出去,大部分魔力散落在空中和箭矢上,少部分直接洒在了黑袍人的上空。
  然后,光华操纵东方殇的身体,将光华放在了高浓度的魔力中。光华将自己体内的魔力注入在空气的魔力中,在空中制造出一条长长的魔力锁链,将所有魔力包围住暂时借过来。强行用别的方法勉强创造出了条件,光华稍微松开了对身体的控制,转为东方殇。
  万千散华。
  因为魔力量并不多,东方殇本以为效果会差得出奇,顶多就是撒一把灰挡住敌人的视线给春制造逃跑的机会。但是,就连东方殇也一直低估了他手上这把光华的实力,居然能在如此有限的空间中强行制造出一场万千散华,让无数魔力凝聚成光束对弓箭和黑袍人攻击。
  用光壁挡住几根箭矢,用光华刺穿冲上前来的黑袍人,又不断地使用魔力球和无限箭开辟道路。道路上已经没有人能够挡住东方殇,所有黑袍人都在万千散华的攻击中逃窜和自保。这样一来,虽然身体因为强行使用万千散华而相当虚弱,或许可以两个人一起逃离这场火焰。
  看到东方殇的眼神,春便知道现在是离开的最好时机。但她随即又看到东方殇步履蹒跚的样子,又跑到了他的身边。
  “一起走。”
  春并不打算解释什么,直接拉起东方殇的手,朝着他刚才开出的那条路狂奔。只要能够逃离这场火焰,只要从这里离开,春不知道接下来是什么,仅仅是想着要离开这里。
  虽然道路稍微打开了一些,攻击依然持续着。
  “仅仅是这样,我们就能继续被贵族打击,继续忍受贵族的压迫吗!战士们,继续前进,把那两个人抓住,死的都是活的都行,他们的生命正是我等勇气的证明,正是我们反抗贵族的一声号角!”
  不知从哪里又跑出了一团人,从另外一边迅速接近。
  弓箭、剑,渐渐又围了上来。春和东方殇身上满是伤口,当一支弓箭射中东方殇膝盖的时候,一直互相扶持的两人猛地摔在地上。
  因为光华对精神强大的压迫力以及刚才消耗的大量魔力体力,东方殇基本上已经没有了战斗能力,就连再度爬起来的力量都没了。他仅仅是扛着背后插着的无数箭矢,看着自己手中的光华,看着倒在地上的春。
  她好像睡着了吗?挺好的,真希望能够给她盖上被子。
  光华,虽然我的魔力已经不剩多少了,但还有一件事能够做吧。
  ——我可以消耗完我的所有魔力,我不会消失,但你会。
  无所谓了,执行吧。